能否掃除“電柱廣告”?

從城市到農村,貼在電柱、牆壁、巴士站等自發性及非法的廣告 “百花齊放”。為何這些無章的弊端仍然存在?

第三郡電箱上的放貸廣告。

第三郡電箱上的放貸廣告。

河內、本市、海防、峴港、芽莊、芹苴等大城市的牆壁上都貼滿廣告,主要內容是“鑽孔切割混凝土”、“抽化糞池”、“搬家”、“倒爛磚瓦”等。這是延長了10年的事,但在牆壁、電柱上張貼廣告的情況不但沒有改善,而且還變本加厲。廣告傳單在電腦上設計及印刷,然後大量複印,接著在廣告傳單上過一層膠以防水,同時後面有貼定膠布以便深夜張貼。出售地皮、家庭式計程車服務等廣告內容貼在各條街道,甚至在公路上和居民區內的電柱或民房牆壁。

這是超便宜、超快的廣告方式,因為不用申請、繳稅、付費、租用場地等。社交網上廣告的主要產品是服裝、美容品、保健食品、家庭用品等,但“電柱”上的廣告卻是出售房地產、放貸等,一有空位就貼上,甚至連交通警示牌柱上也被張貼。有些地方,新和舊的上10張A4紙大小傳單貼在一起。

可以說,本市迄今的廣告方式十分普遍,並且已延長了許多年。各郡縣到處都被貼滿廣告。許多居民區過了一個晚上,將看到不少新的廣告。

“電柱廣告”現是社會大傷腦筋的問題,不僅把街道弄髒,而且還影響生活多方面。這是不良份子用以詐騙輕信者的廣告方式,使人購買他們的“影子”項目,高利率超快放貸的陷阱內。

能否掃除此種雜亂無章的廣告方式,如何能起到長久作用,本市曾數次發動刮掉、擦去、拆下此類廣告。有些地方還在空牆壁繪畫,但過了一段時間後,該些牆壁仍被貼滿廣告傳單。因為現行制裁對此類服務廣告者未起到警誡作用。

新平郡第二坊50號街坊組呼籲晨運者一發現此類廣告就立即撕下,若遇到有人在張貼廣告傳單時便勸喻、教育他。結果是這條巷子的“電柱廣告”無地容身和不可存在。不久前,新聞報導守德郡鈴西坊成立秩序安寧巡查組,擔任處理、擦掉此類廣告的任務。此外,該坊還使用Zalo 社交網以讓民眾報訊,逐漸減少亂派發和張貼廣告傳單的情況。

上述作法初步取得效益,但非是徹底掃除此廣告的措施。如何處理此類廣告,並取得切實和長久性的結果?須有更主動的措施,來代替用手工及被動拆下、收拾廣告垃圾,之後再出現新的廣告◆
 
等到何時?
該類廣告均有聯繫電話,職能機關欲處理,將容易找出相關者。他們要為無申請廣告行為負起責任,起碼要有收拾廣告垃圾的責任。為何放縱,讓他們以此類廣告弄髒城市到農村的公共場所?此類廣告的背後是“逃稅”的經營模式,最普遍的是高利貸的行徑令人不安。只要有處理決心,將能做得到,否則見證此情況日漸普遍。實際上,我們正在對此類雜亂無章的廣告束手無策,我們要等到何時?

阮文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拜託,請給予一根扶手!

在一些人的眼中,也許這只是一樁不疼不癢的小事,而在我心中,它卻不是這樣的。

求助地址

血液細菌感染

現年39歲的甯家富,暫居在第十一郡第十四坊翁益謙街32/126號他舅父的家。他的常住戶口在第十二郡泰安坊第三街區黎文康街672/5號,這裡是他前妻的娘家。他於2000年結婚,有了兩個女兒,2011年離婚,兩個女兒跟母親生活。他原先是在第五郡第十二坊傅基調街居住的,屋子是父親的祖屋,叔伯們分家把屋子賣出去了,他的母親無處居住就搬到舅父家,他也因為與妻子離婚了,無住處也搬來此處。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心肌梗塞沒錢醫治

現年72歲的陳國輝,妻子黃冬梅72歲,常住戶口在第十郡第四坊阮知方街230號,這間屋約在1980年賣了。他們育有3男1女,現在夫妻兒女各租屋住。陳國輝一向很少病痛,在一間廟做義工,食宿也在廟裡。數月前,陳國輝在廟裡跌倒不醒人事,廟裡的人通知他的家人,送他到大水鑊醫院急救。經過醫生診斷及一系列的檢驗,確定為心肌梗塞、高血壓、肺炎、胃炎等多病併發。原本醫生建議施心臟手術治療,因為沒買醫保,費用要8000萬元,他沒有這個能力,住院一週就由兒子接回在平新郡平治東坊戰略街193號的租住房養病,由失業的兒子照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