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街放風箏潛伏的隱患

過去期間,本市接連發生騎摩托車者在路上突然被風箏線割傷而造成可怕的傷痕。此事給不少路人帶來不安,尤其是途經放風箏區域的臨街、國道。

毗鄰多條大道的守德市守添坊守添橋腳旁的一片荒地經常聚集多人玩耍和放風箏。

毗鄰多條大道的守德市守添坊守添橋腳旁的一片荒地經常聚集多人玩耍和放風箏。

路上的“陷阱”
不久前,位於守德市守添坊守添橋腳附近的一片荒地,每天下午都有上百人前往放風箏。距離此地不遠處是每天有大量車輛流通的阮基石街和梅志壽街。

於3月21日下午,騎著摩托車從守添橋駛至阮基石街與梁定古街交路的阮國直(21歲,家住平盛郡)突然被一段風箏線(使用布料製成的那種)割傷了頸部。所幸的是,事發時他已放慢速度駕駛,所以不被摔倒,然而風箏線已經割傷他的頸部和手臂。

此前,周大伯(61歲,家住平盛郡)駕車在奠邊府街(所屬平盛郡第二十一坊的路段)突然被一段線纏繞頸部,造成皮外傷;另一個場合是發生於3月14日,阿銀在回家的路上途經守德市弧形大道時被一段風箏線纏繞頸部。因事情突發,阿銀被那條線纏繞至2米,從人行道至路面中間,所幸的是當時街上無人往來,沒有汽車途經。結果阿銀頸部被那條線割傷12釐米長、流血、疼痛、呼吸困難。跌到路面的她還被扭傷、手腳多處被刮傷。

市統一醫院創傷外科裴孟雄醫生告知,現在風箏線主要使用布料或耐拉耐磨的線製成。許多風箏獲設計飛得很高,其所使用的線外殼是金屬很難斷掉。因此,如果行人不幸被這種線纏繞就容易造成傷害。被風箏線割傷頸部帶來很多不良後果,輕者是刮傷、灼傷,重者可割斷喉部,甚至讓頸動脈破裂導致身亡。   對於頸部的傷痕,皮膚痊癒早或晚是要視每個人的體質但是都會留下傷疤,甚至有人留著傷疤一輩子。

難以禁止的娛樂形式
守德市守添坊人委會主席阮文堅告知,坊人委會已收到被風箏線纏繞、割傷頸部的路人的反映。那些事故發生在守添橋腳旁的放風箏區域以及在正在施工項目未移交給當地政府管理的多條路段。目前,尚未制定禁止在各條街道附近放風箏的規定,而主要是禁止在電網安全走廊範圍放風箏而已。因此,此事的解決措施主要是呼籲民眾提高意識,尤其是放風箏的人,每當風箏線斷掉就要尋回,避免給路人造成“陷阱”,不應該在各條交岔路、電線附近區域放風箏。守添坊代表也稱,放風箏是民眾的一種娛樂形式,所以不可禁止。然而,為了當地的秩序治安,最近該坊發動恢復路面秩序計劃。對於霸佔人行道的流動商販或放風箏者,本坊將沒收或割斷風箏線。目前,坊將加強檢察,提醒民眾為主◆
 
不得在電線下放風箏
市電力總公司告知,該單位經常在眾人聚集放風箏區域、高壓電線安全走廊等處向民眾宣傳和豎起警告牌內容是“注意!上面是致人死亡的高壓線,禁止放風箏的區域。”

除了警報之外,電力部門還建議民眾不可擅自攀爬電柱,不得使用金屬棒挑走被纏在電柱的風箏。此舉可能造成觸電或電網事故。這事應該由電力專業人員來操作。

據政府總理有關水壩安全、有效節約用電、電力領域行政處罰的第134號《議定》規定,對放風箏或使用異物造成電網事故者處罰100萬至500萬元。此外,根據現行的《民事法》規定,違規者還要賠償自己所造成的損失。

記者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阮國寶與珀西‧史密斯準備去向窮人派發飯菜。

越英年輕人攜手幫助窮人

感動於胡志明市一名越南青年免費派發飯菜給窮人、流浪者的善舉,英國青年珀西‧史密斯刊登了一篇呼籲在越南和全球生活的外國人募捐善款的文章,讓他及其朋友可以幫助更多窮困人。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