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廉價手機配件禍害無窮

售價只2萬元的多功能充電線,僅4萬元的藍牙耳機以及許多超廉價的手機配件現正充斥市場,但其來源不明,質量也尚未得到認證。

本市某地攤擺賣多種來源不明、廉價的手機配件。

本市某地攤擺賣多種來源不明、廉價的手機配件。

手機配件異常便宜
某日上午8時,放在第三郡奠邊府街人行道上,發售廉價手機充電線的揚聲器大聲響起:“多功能充電線減價,只有2萬元”,吸引許多路人的注意。據男售貨員告知,通常,一條充電線的售價為7萬至10萬元,但由於今天拋售庫存貨物,所以在一天內以廉價出售。然而,據記者所知,此人一週前就在這裡擺地攤售貨,也許因以低價售貨,而吸引眾人光顧。

最近,在第八郡武文傑與安陽王街的路口也出現超廉價的藍牙耳機售賣點。據賣者說,這裡的一對耳機的售價只有4萬元,可用於iOS和Android手機。 他說:“這種藍牙耳機是我直接從境外進口的,所以售價才那麼低廉。在網上,其售價高至三倍。”

記者把這兩種手機配件帶到本市一個電子設備零售系統所屬商店以查對。獲商店管理人告知,其商店沒有出售這兩種手機配件,因為不是正品。這也許是來源不明的商品,因此價格才比正品便宜得多。他說;“一米長的單端充電線售價通常已超過10萬元;三合一充電線的售價最低也要22萬元,不可能只2萬元。在市場上,一對藍牙耳機的售價也從幾十萬到幾百萬元。售價僅幾萬元是不正常的。”

在八月革命街黎氏蓮公園區域也擺賣很多手機配件,例如:流動充電器、自拍杆、保護套等。值得一提的是,這裡出售的流動充電器售價視不同容量只10萬至50萬元,即只相當正品商店出售的三分之一。據賣者說,這裡的配件價格之所以便宜,因為是來自中國的,而且款式豐富多樣,所以備受青睞。

家住第五郡的黃銀告知:“我未來也需要一個流動充動器。這種產品我偶爾才使用,若買正品太花錢,很浪費,所以決定購買廉價的,一旦損壞,就丟棄。”

容易發生危險事故
近來,市場管理力量發現大量源自中國的電話配件。例如,今年7月份,海防市市場管理力量已查獲一個裝有數千個來自中國的電話配件的集裝箱。問題在於,這些產品上卻有“越南製造”的字樣。本市一位市場管理幹部告知:“多年來在本市,來源不明的手機配件買賣情況複雜難測。市場管理力量已多次在被視為手機配件中心第三、第十郡八月革命街進行檢查,並沒收數千呈從境外走私進口的跡象的手機配件。”

近幾年來,市公安廳消防員警科已多次就這些配件的安全隱患作出警報。據職能單位稱,在本市第二郡一棟公寓曾發生由居民長時間使用充電器而沒有拔下電源所致的火警。據悉,各種劣質配件通常產生大量熱量,因此容易引起消防安全事故。

過去期間,衛生部門也記錄許多因手機充電器導致受傷的場合。其中,最近的受害者是37歲的梁成陽(化名),其左手被炸得血肉模糊,小指幾乎被割斷。事故原由梁成陽邊充電邊用手機所致。

電與電子技術技師、本市某單位技術人員莊俊靈告知:“通常,手機爆炸由充電器,而不是由電池所致。因為,充電器若不達標,將會導致電池膨脹,到某個程度將超出電池蓋的承受力,從而引起爆炸。”他還分析說:“手機充電器有將220伏電源轉換為5伏的設備。若這種設備達標,則5伏的輸出電源不會有危險。否則,將會引發事故,輸出電壓將會升高,從而損壞電池,引起爆炸或大電壓洩漏,導致接觸者被觸電,或燒傷的事故。手機輸出電壓的升高可能會導致電話起火、爆炸,若觸摸可被電擊。大多數手機事故是由此因素引起的。因此,應該選擇符合的充電器,即正品配件,以及最好切勿邊充電邊用手機,以確保個人安全。”◆

黃 林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若開發商不積極克服錯誤,Park Vista項目就要面對回收的危機。

慎防「掛羊頭賣狗肉」房地產項目

最近,市房地產交易市場出現欺騙客戶的多家開發商,他們蓄意出售法理不詳的住房、虛幻地皮,直接影響到民眾的正當權益,引發社會不滿。除了企業經營道德、職能機關檢查、監察責任之外,民眾也須警惕、提高法律認識以免上當受騙。

求助地址

家庭經濟支柱病倒

家住第五郡第一坊阮文琚街53/1D的周國勇(現年45歲)是某餐館的廚師,月薪有700萬元,這筆薪金僅夠他照顧年滿古稀的母親及今年升讀小學三年級的兒子周重義(8歲)。周國勇患上高血壓及糖尿病已經10多年,每個月都有進醫院複診及領藥服用。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骨折病人沒錢動手術

現年56歲的洪明盛住在第五郡第十三坊嘉富街2號,他以前靠幫熟人修理電器謀生,由於工作和收入不穩定,不久前他找到在平新郡某工廠打工,月薪有約700萬元,掙來的收入除了支付他個人及天生是個精神病患者的哥哥洪明華(58歲)的生活之外,還協助分居多年的妻子供2個兒女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