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手機應用程式借貸團夥被摧毀

不久前,市公安廳與第一郡公安配合檢查一家座落在第一郡、通過app提供借貸形式的公司,再次對通過app的“黑信貸”敲起警鐘。

社交網傳播某借方親人的資訊以討債。右圖為一受害者的欠款筆記。

社交網傳播某借方親人的資訊以討債。右圖為一受害者的欠款筆記。

新聞媒體曾多次反映和警報有關通過app借貸的風險問題,但也有很多人落入“黑信貸”的陷阱。本報僅摘錄若干人的意見。

某商業股份銀行的信貸專家范一英波表示:
越快越危險
由去年底至今,市公安廳摧毀多個通過app借貸團夥,而大多數頭目是外國人。可以說這是件喜訊。未來期間,民眾希望職能部門能鏟除通過app借貸的形式。

通過app借貸者往往達不到向合法信貸組織貸款的標準。當他們急需款項時,看見借貸手續簡化,故在線借貸是第一選擇。然而,這種形式借貸和實收的款項有一定的差距。比如要借貸100萬元,實收僅70萬元。借貸300萬元,實收逾200萬元。以這一小筆錢,借貸者能否解決問題。不僅如此,他們還面臨高利息還款和受精神恐怖等風險。

借貸審批手續越簡化越危險。對於一個合法的信貸組織,借貸風險將屬於貸方。至於通過app借貸的“黑信貸”,借方將受損。

本市一家諮詢公司經理陳文界認為:
以快速借貸手續引誘
據公安機關懲處若干案件的結果顯示,各個借貸app的管理人是外國人,而中國人佔多數。其實,該借貸方式在中國存在已久,但受政府嚴管,導致各家公司須開發新市場,當然越南市場也不例外。

憑藉借貸app審批手續簡化及快速,不少人落入“黑信貸”的陷阱,從此以後難以出走欠債的困境。因利息太高,他們沒錢還債,要再貸款以支付前筆欠賬。若不如期還債,借方將對貸方施壓,甚至是受誹謗、詆毀個人名譽和人品。民眾遇上財政困難的時候,一般心理是主觀,想快速籌款並認為只借貸小額,所以不顧一切後果貸款。無論如何,民眾要瞭解上述借貸形式往往對借方潛伏大風險。有意貸款者,請慎重考慮,最好是尋找法律公認的其它財政措施。

市律師團徐進達律師表示:
借貸app是非法
根據國家銀行的規定,任何信貸組織想提供銀行業務,一定要獲簽發執照。因此,各組織提供借貸、籌集資金等財政服務,但不獲簽發執照,都是非法活動。

值得一提的是,現行法律尚未規定和簽發通過app借貸(P2P網路借貸)的信貸形式執照,所以若干人,尤其是外國人靠“黑信貸”以牟利。

家住第七郡的阮煌信透露:
集成上十個借貸的程式
他於今年4月中旬需要錢應急,便通過VTMapp在線借貸。與其它若干借貸app相同,借方須允許貸方登入其手機聯繫人和提供人民證編號。借貸實收常被扣除20%管理費。他在6天內借貸300萬元,期滿須支付500萬元。類似的,借貸500萬元就要支付740萬元,借貸700萬元則支付逾1000萬元。

該借貸app的危險是,此前想借貸其它款項以還債的時候,可以聯繫其它app。目前,各借貸app聯盟,互相分享資料,借方想在此app借貸以向別的app還債,操作時間未到一分鐘。

從初期借貸小筆款項,他迄今要還債逾1億元,以致於沒有能力支付,所以他希望大家謹慎,千萬別落入上述陷阱◆

鄧 黎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求助地址

貧病家庭需要幫助

現年58歲的李燦明與妻子易鳳好(46歲)和兒女住在第五郡第十坊森指街29號二樓。這個住房單位是李燦明的父母遺留下來給他們三兄弟一起居住的。李燦明一向當摩的司機載客謀生,妻子替人家打理家務,夫婦倆的微博收入可以維持一家五口的生活及供女兒李美儀(15歲,高中一學生)及兒子李志仁(4歲,上幼兒園)讀書。他本身患有高血壓、前庭功能紊亂症,故此經常感到頭暈眼花。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老夫婦臥床不起

梁文能大叔今年76歲高齡,4年前再度中風,從此臥床不起。他的太太阮氏玉(74歲)是家庭主婦,一直無微不至地照顧。他們夫婦以前住在第八郡第十一坊從善王街,屋子於多年前被解散,問題是所得賠償金不夠在他地安居,所以一直在第十四坊懷清街26號屋對面的房子租屋與2個兒子生活,租金每個月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