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二三事

近期,我的街區(位於守德郡11號街)來了新鄰居。也因此,整個區域因新鄰居的住房散發出各種異味和傳出吵鬧聲而不再平靜了。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他們是一對男女,出門前衣冠整齊,可在家卻……。他們養了兩隻狗,關在籠子裡,但偶爾才打掃衛生和給寵物洗澡。租用整間房子的他們只住在後面,前面是存車和養兩隻狗的空間。

每天早上,臨行前,他們把籠子放在門前讓狗曬太陽。房間屋簷放各種毛巾、擦布、枕胎等,許多東西殘舊發霉,地面到處都是垃圾。各種臭味混合在一起散發到鄰居家。

兩人深夜歸宿,因大門被卡住,每次開門都發出很大的聲響。旁邊的租房有很多工人居住,他們習慣早睡早起,多次因此感到不滿,但只好忍氣吞聲。這對男女屢次發生爭吵,甚至夜間毆打,有時到了凌晨1時仍吵鬧不停,也不知道原因何在,到了深夜就開始吵鬧、毆打,然後有人加大油門離開,過了幾天又舊劇重演。每每這樣,工人們及孩子都被吵醒。誰也受不了兩位鄰居帶來的麻煩。

西貢有很多外地人來謀生,購買房子對他們來說確實很不容易。他們大部分都是租客,所以鄰居也是有好有不好的。有的地方都是“英雄豪傑”,每到週末就對酒當歌,十分吵鬧。但仍有地方非常有規矩,如我之前的租房區,房東嚴格規定,絕不可養寵物。她解釋:“不是所有人都喜愛寵物,而且牠們可能是病毒的載體,甚至會咬人,所以不准養寵物。”我贊同她這個做法。

每個人的需求、愛好都要他人尊重,但如果這種愛好影響到社群、周邊人群就要三思。例如,養狗養貓的事。在鄉下,此事很正常,不影響到鄰居。但在人口密集的城市裡卻完全不同。悲哀的是,有不少人生活在城市,從租房區到富豪生活區養了狗、貓,讓牠們亂跑或帶到路邊便便就離開,從不善後。家裡發生爭吵也是每家的私事!還有唱歌唱得鄰居震耳欲聾。上述事情在本市可說是屢見不鮮,哪裡都可出現不可理喻的鄰居。那些不良的生活習慣如果出現在你的街區,你會怎麼辦呢?

辛辛苦苦攢錢,我們夫妻離開租房搬到公寓居住。生活開始翻到新一頁,仍在沉醉於有了房子的快樂,我們就因鄰居養寵物的事而煩惱。公寓尚未制定在公寓裡禁止養寵物的規定,所以我們經常與狗同上電梯。抱在手上的小寵物狗還可以接受,有的養了巨型狗種(10公斤多)而且養了幾隻。走廊、電梯、娛樂場、草坪、共用場所、存車場到處都可以看見狗的影子。

許多小孩看了大狗怕得無法提步,有的就天真地衝來抱著尚未戴上嘴套的狗,讓家長一番驚慌。有一天早晨,到了存車場就發現很多誰家寵物的便便而氣得滿臉通紅!有人說:誰也不可禁止他人養寵物,但在公寓的公用空間裡讓寵物到處便便就難以接受的◆

進 魁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第十郡二月三日街出現便宜的摩托車保險代售處。

摩托車廉價保險縱橫談

政府最近頒行有關摩托車車主的民事責任強制保險的第3號《議定》(由3月1日起生效),其中規定摩托車保險期限為最少1年和最多3年。然而,許多人認為購買摩托車保險只是應對方式。

求助地址

肺炎病患者期盼早日痊癒

今年48歲的余偉幸(證件跟母親姓武)的戶口原在第五郡,但許多年來他與妻子龐夢珍(47歲)同7個兒女住在第八郡第十四坊吳士蓮街6A/H號。他一向當泥水匠,日薪有20至30萬元,加上妻子幫人家賣粉麵,才能維持一家9口的生活。由於家境困苦,兒女多,故此他們沒有條件好好讀書,如今幾個較大的兒女已經出社會謀生掙錢幫補家計,最大的24歲,打工已有7年時間,最小的剛12歲,還在讀書。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病人多病纏身

今年73歲的王桂英(證件姓名為賴華美)患上高血壓、糖尿病、心供血不足、血脂紊亂症及關節炎已經多年,由於經濟窘困,加上年紀大體力差,導致去年底中風後的她體力不支,站立困難,行動需要幼子扶。大年初二,她舊病復發,從此不良於行,說話極其困難,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整天坐在靠椅上,一切由兒子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