酗酒陋習有害無益

本月17日,華文《西貢解放日報》第二版刊登了“越南人每年飲酒花50億美元”的文章,讀後不禁令人咋舌,50億美元並非小數目。筆者某朋友曾懷疑上述數字是否屬實,但筆者個人覺得並非誇張,因為根據“實況”來看,不單在本市,甚至在國內各地,喝酒者數量正日益“激增”。

不少酒肆都座無虛席。

不少酒肆都座無虛席。

的確,近年來,在很多大街小巷,酒肆如雨後春筍般林立,而不少幾乎“座無虛席”,每當經過時,“乾杯”之聲響個不停,難怪有人說,現在開酒肆,虧本風險較少而盈利高。放眼觀望,只見大部分都是青少年與中年人,而其中竟不乏女性。目前,從城市到農村,很多人都是“以酒為伍”。昔日,也許是經濟關係,我們相約朋友敘舊,主要都是在一些飲料店或咖啡店談天說地,聊個不停。現在,人們相聚,很多時候都是在各酒肆,而欲洽商時,就非要“摸酒杯底”,更需名牌洋酒,否則便難以“溝通”,商務會告吹。
 
不久前,筆者與數友人於深夜到機場接一名從加拿大回越的老朋友。取了行李後已是凌晨一時多,當時他覺得肚子有點餓,同時又“懷念”越南的啤酒,但筆者說餐廳都已關門,很難找地方來“治五臟”。怎料當中有朋友表示有酒肆是通宵營業,於是便帶我們前往新平郡某街道。抵達後,真令我大吃一驚,的確是仍有不少酒肆還在營業,我們就進入其中一間,看見不少人已喝得面紅耳赤。至兩時多,仍陸續有酒客進來,主要是青年男女。而令筆者驚訝的是,女的喝啤酒毫不比男的遜色,所謂“巾幗不讓鬚眉”。
 
加拿大的友人不解地問:“明天又不是週末或假日,喝酒的人難道不需要上班或休息?”他當時已提出一個問題:“照這樣看,越南人現在喝酒的數量比數十年前多了好幾倍,一晚就不知道消耗了多少公升啤酒!”正當我們準備結帳時,突然離我們不遠處的一夥青年突然大吵大鬧,接著便大動干戈,碗、碟、杯子橫飛,嚇得人們驚惶失措,慌張地找地方躲藏。約10多分鐘後,在酒肆員工的“極力”勸阻下,有數名鬧事青年才倖倖然離去,一場干戈才告平息。據悉:原來鬧事者都是朋友,但因喝酒後在語言上發生“衝突”,以致“反目成仇”,追根究底也是酒精累事。

酗酒,真是害人不淺。酒精,會令人喪失理智,在家庭虐待及暴打妻兒,在街上失控而造成交通事故,危害本身與他人的性命。過度酗酒,將造成各種疾病的衍生,須讓社會及其本人負擔沉重的醫藥費用……。雖明知酗酒害處多,但酒徒們仍“不喝不快”,而數量更有加無減,現在竟已突破每年消費50億美元的大關。試想一下,如果我們將花費喝酒的一半金錢用於建設教育、醫療或其它公益事業,那將會有多少人受惠,同時也可減輕國家的部分負擔,更能改善酗酒者本身與家庭的生活。
 
公司一名喜愛“杯中物”的同事,自從3年前因醉駕而發生車禍令他幾乎命喪之後,他決心戒了酒。他對我們說:“現在,我將喝酒所花的錢用於帶妻兒旅遊,給他們吃喝玩樂。目睹妻兒們開心的樣子,我覺得非常幸福,我很後悔以前花那麼多錢在飲酒方面!”

既然酗酒有害無益,那麼我們必須摒除這個陋習,儘量減少在這方面的消費,從而為帶來健康、文明的生活作最大的努力◆ 

張嘉誠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HQC35號公寓居民進出電梯時都戴上口罩。

各公寓積極防疫

新冠肺炎疫情複雜多變,本市許多公寓採取謹慎及合理的防疫措施。

求助地址

患病不能工作 生活陷困境

1967年出生的張妹(單身),常住戶口在第八郡第十三坊高春育街60/23號,這間屋子在兩年前已經賣出,均分給兄弟們。賣屋後,她和母親租住在第八郡第十一坊平東街125/1B/1號。不久後,母親病故,現在只剩她一人居住。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兩老姐妹相依為命

現年81歲的謝章(隨母親姓氏)與74歲的妹妹胡蝦(隨父姓氏)同住在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 號。這是政府屋,每月向政府交租,從解放前住到現在,這屋子由5戶人合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