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小賣部難以與肩挑小販競爭

每日,本市各大醫院的病人和陪護者人次經常超負荷,故購物和飲食需求大。然而,大多數醫院小賣部不能滿足病人與陪護者的需求,他們明知醫院外的肩挑小販所售賣食物不確保衛生安全,但非買不可。

市熱帶病醫院的小賣部價格高昂。

市熱帶病醫院的小賣部價格高昂。

肩挑小販圍住醫院
上午7時左右,整頓人行道秩序的第五郡第一坊都市秩序力量剛離開,市熱帶病醫院大門前的買賣氣氛就十分熱鬧。許多人圍住麵包車,糯米小販也忙得不可開交,客人連續催促。醫院前的各飲料車須事先包裝好,避免客人久等。不管都市秩序力量屢次檢查和處罰,肩挑小販仍不撤離醫院並“門庭若市”。

市大水鑊醫院大門前雖有護欄,但肩挑小販仍霸佔馬路作為買賣地方,從順橋街到阮志清街延長段。路邊攤位經常超負荷,從早餐、午餐、晚餐至礦泉水、毛巾、肥皂等,陪護者都在醫院外購買。

類似情況,腫瘤醫院、第二兒童醫院、115人民醫院、心臟病醫院、雄王醫院等都被肩挑小販圍住。此舉是各郡及各坊向來大傷腦筋的問題,醫院外的攤位既髒又亂,也不確保衛生安全,但價格便宜、選擇多和方便,故成為陪護者的第一選擇。

寓居平定省、正在大水鑊醫院陪護妻子的陳文和說:“每天,我的膳食是由若干慈善廚房分發和醫院外購買的飯菜。明知路邊攤位不確保衛生安全,但價格便宜、方便和符合我們的經濟能力,所以我接受。”寓居永隆省、正在熱帶病醫院陪護兒子、常在醫院外購買膳食及飲料的范草蘭透露:“我很想在醫院小賣部裡購物,但價格昂貴。兒子住院的開支大,故飲食方面須節省,優先購買便宜商品,並不著重衛生安全問題。”

醫院小賣部不可滿足需求
中午,震傷矯形醫院的陪護者爭相到醫院外購買飯菜。其實,該醫院的小賣部在第三層及面積小,只能擺放幾套桌椅和食譜單調。值得一提的是,小賣部走廊窄小,兩旁都躺著病人及陪護者。由於空間小、往來不方便和食譜單調,每份僅2萬5000元至3萬元,但生意清淡。大水鑊醫院的小賣部雖寬大,但場地潮濕和食譜單調。午餐的食譜只有3道主菜。因此,每份午餐僅2萬2000元至2萬3000元,但只有約10名食客青睞。該醫院的小賣部之所以不吸引食客,是因為其位置難找,所以很多人決定到醫院外購物。

與此同時,第十郡第一兒童醫院沒有小賣部,只有1個售粥亭、兩家專賣若干必需品及一些速食的小超市,但售賣高昂,如:幾塊壽司2萬5000元至3萬元;小包子1萬6000元;雞飯4萬元等。

在若干醫院小賣部不著重食譜和位置不順利的同時,市熱帶病醫院的小賣部靠近大門,其食譜豐富多樣化,提供早餐、午餐及晚餐等。然而,該醫院的小賣部售價高昂,所以許多病人和陪護者選擇醫院外肩挑小販。市熱帶病醫院的小賣部旁邊是Y mart小超市,供應各種飲料、奶品、餅乾及個人用品等,但價格高昂,例如:每瓶500毫升Lavie 礦泉水的市價為5000元,但該小超市是8000元;“好好”方便麵的市價為3700元,小超市是6000元;170毫升Yomost 飲料的市價為7000元,小超市是9000元等。
 
可惡的是,小賣部的圍欄旁邊是3個臭氣沖天的垃圾桶,許多人認為:小賣部的衛生不確保。為何各醫院小賣部的價格常比市價高昂?若干人員表示:因小賣部投標價格高昂,所以要抬高售價。然而,病人的治病費用壓力重大,他們須選擇醫院外的肩挑小販以節省開支,忽視食品衛生安全的問題。

筆者認為:醫院不但要做好專業工作,而且還須提供可滿足住院病人與陪護者生活需求的服務。因此,各醫院須開發小賣部,確保質量並對小賣部中標單位、個人規定食譜及價格。此外,各醫院還要經常監察,讓病人和陪護人獲提供安全、價格合理的服務,限制醫院外的肩挑小販◆

芳 鴛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越南醫生隊伍全力以赴救治病人。

越南醫護人員努力可嘉

媒體最近對英國飛機師進行採訪的文章發表後,再次收到讀者充滿感觸的反饋,其中大部分是關於越南醫護人員隊伍的成果、關於越南人和越南精神的感觸。

求助地址

中年婦女請求幫助

楊玉鳳今年50歲,與丈夫盧錦成(57歲)和兩個女兒一同住在自己父母親的家 地址位於第八郡第十二坊阮維街690/17F2號。她的丈夫於4年前第二次中風,病情較為嚴重,當時她上午在家照顧患病的丈夫和年邁的雙親以及接送女兒上學,放學,下午4時就在某公寓打雜直落到晚上10時才回家,每個月掙有400萬元維持生活,後來轉行做點小買賣,在巷口賣點經濟早餐過日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交通事故導致骨折

現正在第五郡第一坊陳平仲街17號租個小房子住的錢裕玉(紙張姓名林氏玉,今年60歲),與剛滿10歲的兒子阮文福相依為命。她以前靠在第二坊街邊擺賣飲料,生意好的話,每天掙有20萬元足以維持生活。從年初至今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生意很冷清。上月25日,她騎著機動車去買東西時,不幸被某青年飛車絆倒,左腳小腿被自己的機動車壓著導致骨折。肇事者不顧後果一走了之,而她則倒在地上一動不動。路人見之把她送進震傷矯形醫院急救,醫生檢查後說必須動手術。由於經濟窘困,住院的她唯有委託親人去借錢周轉,3天後好不容易借來了1000萬元,手術才能順利進行,至本月2日才出院回家。目前正在家裡養傷,生活不能自理,一切需要兒子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