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佔用街道停泊車輛

本市多條街道豎立了禁止停泊的警示牌,但很多車輛蓄意停泊的情況仍不時發生,導致交通堵塞情況越來越嚴重。

嘉定公園路段的白騰街兩旁停滿汽車。

嘉定公園路段的白騰街兩旁停滿汽車。

街道被佔用
第一、三、十、新平、平盛和舊邑等郡的多條街道上,均被汽車司機、車主悍然佔用作為存車場。新平郡白騰街經常有上十輛汽車在街道和人行道上接連著停泊,儘管此地是不允許車輛停泊的。距離此地不遠是紅河與長山街,從人行道到馬路,全部都停泊著汽車。沿著舊邑郡潘文治與范文同街,許多餐館、酒肆讓人員、保安員站在街道上兜客,示意食客把車停泊在摩托車道上。停泊的車輛排長上百米,導致此區域的交通情況十分混亂和堵塞。行經新平、第十、第三郡的八月革命街路段也有許多車輛在街道上停泊,儘管這條街十分狹窄和車流量大。

市中心區的第一郡也發生汽車隨便停泊的情況。上午,李自仲街有10輛汽車、計程車停泊排長龍,使街道面積收窄。由於被汽車佔用街道,在崛起街與李自仲街交岔路口形成交通瓶頸,導致行經此區域的車輛要逐步行駛。在黎利街與南圻起義街交岔附近,有許多司機不按照停泊規定,在街道兩側停滿車輛,有些車輛停泊整個小時。阮文詹街禁止停泊車輛和有廣闊的收費存汽車場,但不少人仍坦然佔用街道來停車,以在附近的咖啡廳喝咖啡,到飯館吃飯。

孫室協街與巴斯德街交岔路區域經常發生交通堵塞,因車流量太多,尤其是在西貢商業中心(Saigon Center)前的路段。此路段有豎立禁止停泊車警示牌,但很多計程車、汽車,甚至卡車仍悍然停泊以接送客和卸貨。有些車輛在有豎立禁止停泊警示牌處停泊,有些就在步行者過馬路路段上停泊。西貢商場中心的車輛出入、卸貨導致此處交通情況更添混亂。

須重組街道秩序
街道是用來流通,按理須禁止停泊佔用街道的事,按照規定獲得安排、允許車輛停泊地方的場合除外。在高峰時期,不少汽車主、司機仍佔用街道停泊,甚至他們只坐在車裡睡覺或玩電話,卻無視街上正在發生堵塞情況。

根據有關交通領域行政處分的第46號《議定》,不按照規定把車輛、停泊行徑,視程度而定,可能被罰款10萬元至120萬元,若干嚴重行徑將被罰款600萬元。具體的制裁規定已出台,但悍然在街道上停車的情況仍不獲改善,並且還在各條大街上發生。此情況證明法律執行意識低和職能機關的管理不嚴。職能機關必須堅決處理、重組交通秩序,把街道還給路人。

佔用街道來停車的原因在於,都市建設方面於過去期間缺乏規劃。市中心的李自仲、黎聖宗、黎氏蓮、陳興道等街興建一系列辦公室大廈,但有興建地下層存汽車場的大廈確實很少。與此同時,第一郡迄今的存汽車場也很少。因此,街道成為汽車停放的地方,導致市中心交通堵塞情況更嚴重。建設廳表示,在市中心的79座大廈工程中,只有14項工程有足夠存車位置,59項工程沒有足夠面積和6座工程無設存車場。現行規定是各座大廈工程須設有存放汽車的地下層,這是簽發建築許可證的規定之一。須嚴格落實該規定,不能完全把解決交通基礎設施和存車地方的責任推給政府◆

德忠 - 英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第八郡范世顯街某地下工程豎立圍蔽。

嚴格處理並整頓工程圍蔽

本市工程圍蔽霸佔各條街道路面,導致路人往來困難,潛伏交通意外的危機和有損市容等情況還沒有結局。許多工程遷移後,路面就出現不少路坑,很多街道降雨後就受淹,並成為隨時造成交通事故的陷阱。

求助地址

花甲病人無錢治病

單身長者張氏紅江(63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四坊阮志清街904/30A。她與兄弟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每天靠賣大約70張彩票,掙有7萬元養活自己。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供血不足等。今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多次待在家裡,無法外出謀生。大約1個月前,她的右腳不慎踩到尖銳物,腳底被刮傷,血流不止。進阮廌醫院包紮傷口,醫生吩咐說病人患有糖尿病,應注意清潔傷口,否則傷口越來越嚴重,甚至會潰爛。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末期腎衰竭病人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五坊羅庵街907/53E的黎福鴻(證件姓名羅文鴻)今年68歲,患有多種疾病,包括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病,而最嚴重的是末期腎衰竭。他沒有兒女,其妻於2014年因癌症醫治無效與世長辭,在醫院接受治療3年後,花盡所有積蓄,結果還是沒能挽救妻子的命。如今,輪到他自己多病纏身,每個星期必須進阮知方醫院洗腎2次,1個月的醫藥費由200至400萬元不定。他說,之前還得到侄兒資助醫藥費,近2個月來,也許因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導致生意冷淡,不見他繼續資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