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的性知識淺薄

學校的性知識專題研討會不受學生歡迎,因為其內容偏重於理論,似懂非懂。學生的性知識則多是“自學”的。

今年16歲的母親正在同奈省梅進臨時避難收容處所暫住。

今年16歲的母親正在同奈省梅進臨時避難收容處所暫住。

在本市守德大學村周圍的民宿,筆者聽到許多胎兒被父母親剝奪出生權的悲痛故事。
 
為了前途隨時人工流產
小雄和小菊都是市國立大學所屬某大學的三年級學生,他們已同居3年,小菊今年僅20歲,但已人工流產兩次。她說:“第一次,胎兒第四週時,小雄建議我人工流產,因為我們還很年輕、沒有事業和收入不穩定。此外,父母親也不知道我們同居的事情。於是,我們到平盛郡某小巷裡的診療室,辦理手續和人工流產過程僅花幾個小時。

結束自己肚中胎兒的性命時,小菊會有什麼感想呢,她表示:曾自責那是罪過,但很多人說胎兒還很小,所以她後來不再憂慮了。

兩個月後,小菊發現自己再懷孕並決定人工流產。對於為何不使用避孕措施的問題,小菊天真地回答:“大一時,我毫不懂預防意外懷孕的措施,同時聽說剛人工流產時是不會立即懷孕的。人工流產兩次後,我才深入瞭解避孕措施,決定服用避孕藥,到現在還‘安全’。”

與若干中大學生談起婚前性行為和人工流產的問題時,他們認為同居不是罕見的事情,須懂得預防意外懷孕的措施。有些女生承認:正在與男朋友同居,為了前途隨時人工流產。男生也會勸喻女朋友人工流產,這是不使兩人和家庭壓力加重的最好做法。與此同時,各所高中學校的若干男生對上述題材表示尷尬,甚至是從未瞭解安全的性行為措施,因為他們還是學生。

充分裝備知識
市自然科學大學的三年級學生N.H.H表示:幾乎所有中大學生的性知識淺薄,甚至是有誤差和造成嚴重的後果。高中時,學校也組織有關性知識、生育健康的課外活動,但偏重於理論和有欠實用性,教師不敢提及問題深處,故似懂非懂。因此,學生對那些活動漠不關心。遇到問題時才自學,有的正確,也有錯誤,所以後果是難免的。

今年23歲、家住平盛郡、Sinokor輸運公司人員阮氏心施認為:家長須與子女共同探討正確的性知識,讓子女的性行為表現恰當。她上初中時,父母已教導性知識,包括:經期衛生、性行為中可能發生的情況、感染性病的風險、預防意外懷孕的措施等,甚至準備避孕套以應付不可抗力的事故。由於瞭解相關知識,故她懂得保護自己,並完全不贊成婚前性行為。

市人文社會科學大學的學生廖立志贊同上述觀點並表示:“為減少青年人工流產和遺棄孩子的情況,問題關鍵是衛生、教育部門須對中大學生和工人加強宣傳、教育、諮詢避孕、生育保健等知識,同時免費分發避孕套,減少因不安全性行為而造成嚴重後果的事情。”◆

意玲-玉欣-晉德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少年(坐在中間)在舊邑郡某商業中心女廁偷拍,被保安力量抓獲。

變態男潛入公廁偷拍視頻

不久前,位於舊邑郡第十坊的阮淦商業中心保安力量當場抓獲一名躲在女廁的少男。檢查他的手機時,保安力量發現不少“敏感”的視頻。

求助地址

花甲病人無錢治病

單身長者張氏紅江(63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四坊阮志清街904/30A。她與兄弟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每天靠賣大約70張彩票,掙有7萬元養活自己。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供血不足等。今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多次待在家裡,無法外出謀生。大約1個月前,她的右腳不慎踩到尖銳物,腳底被刮傷,血流不止。進阮廌醫院包紮傷口,醫生吩咐說病人患有糖尿病,應注意清潔傷口,否則傷口越來越嚴重,甚至會潰爛。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末期腎衰竭病人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五坊羅庵街907/53E的黎福鴻(證件姓名羅文鴻)今年68歲,患有多種疾病,包括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病,而最嚴重的是末期腎衰竭。他沒有兒女,其妻於2014年因癌症醫治無效與世長辭,在醫院接受治療3年後,花盡所有積蓄,結果還是沒能挽救妻子的命。如今,輪到他自己多病纏身,每個星期必須進阮知方醫院洗腎2次,1個月的醫藥費由200至400萬元不定。他說,之前還得到侄兒資助醫藥費,近2個月來,也許因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導致生意冷淡,不見他繼續資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