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缺氧”就不對病人進行急救?

今年1月19日(即臘月廿五),我大姊(75歲)有點咳嗽和呼吸困難,於是便前往其登記醫保單位(第六郡某私人全科診所)檢查。經醫生指定照X光之後,發現右肺有嚴重的積水,醫生立即寫轉院紙以前往本市某市級公立專科醫院急救。抵達急救室,值班醫護員在量血壓與氧氣後表示:病人的情況未算嚴重,可等待翌日(星期一)再來登記診治以讓醫生作進一步的檢查。聽後,雖然呼吸仍困難,但我大姊仍 “強忍”著以於第二天前往醫院的社保門診部登記。兩小時後才輪到我大姊。醫生看了X光片後,馬上建議她入院以將肺內積水抽出和化驗是什麼原因引致此病。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辦好入院手續後,醫生並未抽液,表示須化驗向後才可進行。直至第二天下午才抽出500亳升的液體,之後說要等待化驗報告才可 “對症下藥”,同時表示,報告也須等至2月1日(即年初八)才有,所以 “提議”我們先辦理出院手續,因為若在春節期間 “呆”在醫院也 “無濟於事”,若病人覺得辛苦時才到醫院接受診治。因此,在醫生的 “提議”下,我大姊只好回家以過年。怎料到了25日晚(即大年初一凌晨3時半),大姊的呼吸越來越困難,因此我們又送她到該醫院急救,但檢查後,醫護員表示病人非缺氧,不屬急救場合,只是呼吸困難,而肺積水就會這樣,只要 “坐著不動”就自然呼吸會暢順。
 
同時,該醫護員也說,就算將病人送回當日入院治療的 “非傳染病科”也沒有醫生治病,因為正放年假。最後,我大姊又再只好回家,但當時步行也覺得困難。怎料到了下午3時,大姊越來越辛苦,呼吸時氣管也發出聲音,腹部又覺得十分難受,我們只能送她到市醫藥大學醫院急救。經急救科進行檢查、抽血化驗和輸氧候,立即送往病房讓醫生馬上從肺部抽液(不像此前的醫院等待第二天才進行)。獲抽液後,大姊已覺得舒服。

我們雖不懂得哪一個才屬急救場合,又或者如該市級專科醫院急救室的醫護員所說 “缺氧”才獲急救,但我大姊當時正呼吸困難,院方至少限度也應為病人輸氧以 “解除”當時的痛苦。另一方面,對於嚴重肺積水場合,也可能會令病人難以呼吸而窒息,但急救室在完全不進行檢查的情況下而叫病人離去,並肯定地說須等待至2月1日有了化驗報告後才可診治,那麼病人在這段期間呼吸困難時應怎麼辦?真正所謂 “有醫院也去不得”,難道在春節期間醫生休假就不顧病人的病情是否嚴重?是否該院沒部署醫生值勤?至於須 “缺氧”才獲急救這 “條件”很 “模糊”(也值得質疑),如果說呼吸困難並非 “缺氧”而讓病人回去,那麼回家後仍然一樣難以呼吸時應怎麼辦?但為何市醫藥大學醫院卻馬上進行急救和抽液?◆

范盛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HQC35號公寓居民進出電梯時都戴上口罩。

各公寓積極防疫

新冠肺炎疫情複雜多變,本市許多公寓採取謹慎及合理的防疫措施。

求助地址

患病不能工作 生活陷困境

1967年出生的張妹(單身),常住戶口在第八郡第十三坊高春育街60/23號,這間屋子在兩年前已經賣出,均分給兄弟們。賣屋後,她和母親租住在第八郡第十一坊平東街125/1B/1號。不久後,母親病故,現在只剩她一人居住。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兩老姐妹相依為命

現年81歲的謝章(隨母親姓氏)與74歲的妹妹胡蝦(隨父姓氏)同住在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 號。這是政府屋,每月向政府交租,從解放前住到現在,這屋子由5戶人合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