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在晚間加強人行道整頓工作

河內市人委會主席阮德鍾最近在貫徹加強檢查、懲處違犯交通與都市秩序計劃會議上,發表了令人吃驚的一個數據:87%在人行道經營的酒肆是有公安力量在後面“撐腰”!阮德鍾主席同時指出:如果無人“撐腰”,上述違規經營者是不敢公開違犯。

小販在地方政府劃定的界線內擺賣。

小販在地方政府劃定的界線內擺賣。

此外,也有若干廳、郡、坊領導的親屬霸佔人行道來擺賣或存車,所以雖然多次開展人行道秩序整頓工作,但在工作團離開後,混亂秩序恢復原狀,整頓工作都告失敗。還有另一個主觀原因,便是各機關、單位首長對上述整頓工作並未關心。

阮德鍾主席所指出的上述情況,對於本市民眾來說,似乎“似曾相識”,因為本市此前的確是有眾多街道、人行道被長時間地被經營者、商販公然霸佔,明顯地阻礙交通,造成人行道秩序雜亂無章,但一直以來都未見地方政府各職能部門加以整頓,從而令經營者、商販更有持無恐地將人行道越霸越廣,並成為了其私有地方。很多時候,行人、騎摩托車者需要駐足、停車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或等朋友時,都會被經營者、商販“趕走”,理由是阻礙了其“做生意”,真令人哭笑不得,明明是公共地方,卻變成他們的“無形法界”!

對街道、人行道被霸佔擺賣的混亂情況,本市領導雖未像河內市人委會主席阮德鍾所作出肯定的發表,但很多民眾都“心知肚明”,因為如果沒有誰在後面“撐腰”,經營者、商販是不會肆無忌憚地公然霸佔。然而,從本月初開始,本市若干郡的街道、人行道秩序已有可喜的轉變,多條人行道已比前暢通,易走,不像此前路人在人行道上走兩步便要在馬路旁行3步那樣危險(具體如:第五郡周文廉街、海上懶翁街,第八郡從善王街,第十郡阮知方街等等),廣大路人深表歡迎,但也有人建議各地方政府,在整頓街道、人行道秩序之同時,應規劃一些合適的地方讓小販繼續經營謀生,而對於已有店舖可是仍蓄意霸佔人行道擺賣場合就須嚴加處罰(此場合在本市甚多,特別是各酒肆)。此外,檢查力量還須加強晚間巡查工作,因為在晚上的街道、人行道被霸佔得最多,比日間加倍混亂◆

司徒瑞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從事網約客運活動的多人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陷入困境。

26萬億元輔助計劃的對象、輔助額、手續

在政府總理最近頒佈關於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企業、勞工輔助政策,經費總額為26萬億元的第68號《決議》之後,勞動與榮軍社會部已要求各地方立刻開展,以最快、最簡單地將輔助金送到民眾手中。那麼輔助對象是誰,輔助額和手續如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