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堅決不讓沒駕照學生騎車上學

一名友人最近騎摩托車載我路經第十一郡某三岔路口時,突然被一個穿著校服、似乎正讀高中且也是騎著大容積的摩托車飛馳地從橫街衝出的學生。因為後者超速駕駛,令到友人難以閃避及刹掣不及而將之碰倒,慶倖友人騎車的速度不快而傷得不嚴重,但跌地時手足部分被擦傷,那騎車的學生身體與車頭也有損傷。至於我乘坐後面能及時跳離而無甚大礙。

目前,未有駕照學生騎摩托車上學(甚至不戴上安全帽)情況甚為普遍,但未見交警加以嚴懲。

目前,未有駕照學生騎摩托車上學(甚至不戴上安全帽)情況甚為普遍,但未見交警加以嚴懲。

事件發生後,惹來不少人圍觀,更“嚴重”的,竟是3、4名自稱為學生的兄姐怒氣沖沖地走上前大罵友人為何不小心駕駛而撞傷其弟弟,更要索取“醫藥費”與“維修費”,甚至還作出要毆打友人的樣子。
 
雖然有不少圍觀者,其中有目擊發生時情況且停在街角人行道上的“摩的”司機確認是學生超速駕駛衝出三岔路口才會發生意外,但該夥人卻野蠻無理,一定要友人賠償,因為 “大人須避讓孩子”!我們正處於 “有理說不清”和 “欲哭無淚”的境況時,一名身穿民兵服飾的青年騎車經過,他走入人群瞭解事故來由後問該學生是否有駕照,若沒有就是違反交規,而其親屬也須負上責任……該名學生搖頭表示沒有,那民兵對其兄姐說:如果這名學生沒有駕照便是違反交規,我會向公安派出所報案,屆時將有交警到來,你們就會很麻煩,除了罰款,車子被暫時扣押,我們還會通知校方對學生作出處分,家庭更要對被他撞倒的傷者予以賠償……”聽到民兵這麼說,這夥人才很不願意地與其弟弟推著車子離去,至於友人因足部已擦傷而騎車不便,就由我載他回家,我們都大歎倒楣!

目前,學生騎摩托車(包括大容積摩托車)上學情況十分普遍(在我家附近有一所中學,很多學生都是騎摩托車),但絕大部分是沒有駕照(因為未到考取駕照年齡),這實在是一種違法行徑,但學生仍明知故犯。雖然曾有過一段時間,交警力量在學生上、下課時段在路上加以檢查,可是很多場合都是 “從輕發落”,未能對違規學生與其家庭起到威懾作用。由於未考取駕照,所以學生在駕車時不懂得遵守交規以確保本身與他人的安全,往往是 “想怎樣走就走”,令到其他騎車者在毫無警示的情況下而互相碰撞。特別是,有部分學生還愛超速駕駛,從而很易導致交通事故發生的高危。

因此,為能限制、進而終止學生騎摩托車上學情況,我認為,地方政府與校方須加緊配合,經常向學生進行宣傳有關交通安全法律及規定工作,並且組織學生家長簽署不給未有駕照學生騎摩托車上學的擔保書,同時也向家長們通報有關當學生騎摩托車上學時導致車禍後家長所受連帶關係與須承擔的責任。此外,對於未有駕照的學生,校方須堅決不讓其存車,而地方政府也應要求學校附近各民戶不給未有駕照的學生存車,如果有關部門在檢查照發現有違規場合,就作出懲處決定(罰重款或吊銷存車許可證)◆ 

符志明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第八郡范世顯街某地下工程豎立圍蔽。

嚴格處理並整頓工程圍蔽

本市工程圍蔽霸佔各條街道路面,導致路人往來困難,潛伏交通意外的危機和有損市容等情況還沒有結局。許多工程遷移後,路面就出現不少路坑,很多街道降雨後就受淹,並成為隨時造成交通事故的陷阱。

求助地址

花甲病人無錢治病

單身長者張氏紅江(63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四坊阮志清街904/30A。她與兄弟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每天靠賣大約70張彩票,掙有7萬元養活自己。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供血不足等。今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多次待在家裡,無法外出謀生。大約1個月前,她的右腳不慎踩到尖銳物,腳底被刮傷,血流不止。進阮廌醫院包紮傷口,醫生吩咐說病人患有糖尿病,應注意清潔傷口,否則傷口越來越嚴重,甚至會潰爛。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末期腎衰竭病人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五坊羅庵街907/53E的黎福鴻(證件姓名羅文鴻)今年68歲,患有多種疾病,包括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病,而最嚴重的是末期腎衰竭。他沒有兒女,其妻於2014年因癌症醫治無效與世長辭,在醫院接受治療3年後,花盡所有積蓄,結果還是沒能挽救妻子的命。如今,輪到他自己多病纏身,每個星期必須進阮知方醫院洗腎2次,1個月的醫藥費由200至400萬元不定。他說,之前還得到侄兒資助醫藥費,近2個月來,也許因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導致生意冷淡,不見他繼續資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