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對第三代落葉劑受害者落實優惠政策

國會常務委員會最近對《對革命有功者優惠法令》修訂草案提意見。除了按現行法令獲享優惠制度的對象之外,還提及對第三代落葉劑受害者的政策。

須對第三代落葉劑受害者落實優惠政策

我國戰爭結束已45年,但落葉劑對受害者的遺禍無窮。嬰兒自出生身有缺陷,智慧和體質無法像一般兒童健全發育。然而,他們迄今尚未享有國家的補助制度。

越南落葉劑受害者協會(VAVA)表示,全國約有480萬人感染落葉劑,逾300萬人是落葉劑受害者,其中有很多第二代及第三代受害者。數十萬人每日每小時承受疾病的折磨。許多兒童先天殘疾、身體畸形和處在植物人狀態等。據VAVA的統計顯示,現有約10萬人曾參加抗戰,但尚未獲享有關感染落葉劑的政策,因為他們遺失了相關證件和未獲進行醫學鑑定。特別是第三代受害者,大多數患有落葉劑後遺症,身體畸形、先天殘疾和處在植物人狀態,但他們只享有社會輔助制度,得不到健康照顧和撫養的條件。

具體是,根據巴地-頭頓省落葉劑受害者與社會輔助協會不齊全的統計數據顯示,該省有逾3800名落葉劑受害者。其中,近1400人直接受影響,2400多人間接受影響,但只有952個場合享有國家的優惠政策。至於第三代受害者,約有50名兒童,但未有哪個場合獲享有關落葉劑受害者的國家優惠政策。他們患上有關落葉劑的病疾,如智障、全身癱瘓、身體畸形、唐氏綜合症和精神分裂症等。他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重重困難,需要親人的幫助,並成為了家人的重擔。各級協會、機關、團體、地方政府與熱心人士每年都關照、慰問、贈送禮物和補助落葉劑受害者,但感染落葉劑的父母一代與數百名退伍軍人、青年突擊隊隊員的經濟生活還遇到不少困難。幾乎所有落葉劑受害者承受病魔的折磨,身體虛弱和長期住院醫治或患上罕見疾病、絕症等。

根據現行法律規定,只有第一代和第二代落葉劑受害者享有優惠政策。下一代(抗戰參加者的孫子)未獲列入享有落葉劑受害者補助制度的名冊。目前,衛生部、勞動與榮軍社會部2016年頒行的第20號聯席《通知》也只指引對抗戰參加者及其兒女進行鑑定有關感染落葉劑造成的病疾、身體畸形。至於第三代落葉劑受害者,衛生部尚未頒行任何指引文本以對這些場合進行醫學鑑定。因此,國會、政府和各有關部門須深入透徹的審議,旨在對第三代落葉劑受害者的政策有法律依據◆

光輝-江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求助地址

老病人需要幫助

現年78歲高齡的李梅妹大娘現與女兒張美蓉(50歲)和9歲的外孫男住在第八郡第十一坊阮權街54/2B。李大娘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已經10多年,一直有服藥以控制病情。大約2個月前,她在家時不慎滑倒,獲女兒送進安平醫院急救,醫生給老人家照了X光、磁力共振成像等檢查後表示病人頭部、四肢沒有任何損傷,留醫大約10天就出院回家,醫藥費花了近800萬元。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父親患病 女兒求援

楊達(今年79歲)與妻兒住在第五郡第十五坊新城街217號,他一向患有高血壓和哮喘症,每個月都到第五郡醫院診治病和領藥服用。上月初,他感到呼吸困難,便入院接受醫治,住了5天病情有些好轉就出院回家。本月8日他舊病復發,再次進醫院求診,醫生查出病人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建議轉到阮知方醫院急救,於是當天他就入院了,並一直在該院心臟科C1.24號病房19號病床接受醫治至今。醫生說,由於病人的狹心症(又稱心絞痛)和肺炎嚴重,建議進行心臟支架植入,醫藥費需要從數千萬到1億元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