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醫生仍醉心事業

潘氏湖海這位86 歲高齡醫生仍醉心於麻醉甦醒科的專業知識,因為這是她終生追隨的專業。

潘氏湖海博士、醫生正在為一名病人做前麻醉診病。

潘氏湖海博士、醫生正在為一名病人做前麻醉診病。

週一至週六上午7時在平新郡的明英國際醫院辦事處的一隅,一位白髮蒼蒼的長者正在全神貫注地閱讀著病歷的每一行字,殷勤地問病人的病歷。她就是博士、醫生潘氏湖海,也是醫院的醫科顧問。她是各例手術的“把關人” ──直接為病人在麻醉前做檢查並為病人簽施手術決定。

學醫路途的浮沉
這位老醫生向我們分享她每日的歡樂:“不幹活就很悶,每日來見見病人,幫幫他們減少懼怕感,詳細解答大家的疑問,我感到分分秒秒都活得有意義。”

潘氏湖海醫生興奮地表示,最近參加市醫藥大學校友聚會,許多校友擁抱著她,很高興看到老師仍很壯健,更意料不到的是還能工作。她的一生歷經很多浮沉,她對自己晚年仍能與病人相處和能做好麻醉甦醒專科醫生的工作感到很幸福。

年事已高,很多事已經淡忘,但在她的心坎中對范玉石、宗室松、孫德郎等老師記憶猶新。她說宗室松和孫德郎老師是一對手術醫生和麻醉甦醒醫生的好拍檔,經常在國內外進行各例棘手的手術。

回憶自己學醫科的歲月,就像一部電影。她在柬埔寨的洞裡薩湖出生,當時父母在柬國工作,因此她獲取名為湖海以紀念出生之地。兩歲那年,她的母親病重,父親決定帶全家回河內以便為她的母親治病,但當時其母的病已藥石無靈。她在河內居住至15歲才來到西貢,於1954年參加大中學生反對偽政權捉人民當兵的運動,所以被列入通緝名單。為免被通緝,她到河內,後來參加醫療部40名牙科護士培訓班,後來在越德醫院工作。

當她的牙醫護士畢業後,她又面對麻醉甦醒醫生培訓的考驗,當年她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丈夫從1964年就從軍,一去就杳無音訊。她銘記著孫德郎老師的教導:“只學一科也只可幫助該科的病人,而一名麻醉甦醒醫生就可以參加所有科的工作,因為任何一科都有病人。”

在越德醫院工作一段時間,政府欲給接管南方幹部培訓的主張,所以於1969年她獲派到蘇聯學習,兩名不到10歲的孩子獲交給軍隊學校撫養。4年後她返國,繼續在越德醫院工作。至1975年,她獲派到大水鑊醫院任職,並兼任市醫藥大學講師職務。

從1976年開始,她擔任大水鑊醫院麻醉甦醒科科長,兼任市醫藥大學麻醉甦醒學系主任,直至1993年退休。從1994年到2000年,她繼續獲得邀請擔任市醫藥大學醫院第一分院麻醉甦醒科科長職務。目前除了由2010年至今在明英國際醫院工作之外,她仍然負責給市醫藥大學學員的論文、博士論文評分。

手術幕後把關人
據潘醫生說,由於在各科工作,麻醉甦醒科醫生要在多方面有認識,要顧及病人的生命,以找出降低病變的措施,為病人的安全著想。1980年代,國家尚缺乏醫療儀器、藥品,對於腦血管瘤、耳鼻喉瘤的手術會使手術員感到膽怯,因為手術時間太長,流血不止的危機很大。與此同時,正在使用的降血壓藥Arfonade很容易發生病變和難以掌握情況。很多病人掙扎、微微動彈都可能使手術員碰到血管。

在這段日子裡,全靠日本政府投資,大水鑊醫院迎來很多個越僑醫護團來參觀。有一次,一個法國越僑醫護團進入手術室見證一例30多歲女患者的先天性心臟手術,當團隊正在檢查病理的動脈段,動脈突然裂開,血如泉湧。此時潘醫生指引同事集中泵血、輸生理鹽水、維持血壓,讓手術員夾血管止血。

面臨患者“千鈞一發”極其危急的狀況下,團隊內很多人都為此而緊張得臉色蒼白。後來,團內的一位醫生與潘醫生交談,在法國正使用一種降血壓藥,並許諾將寄給她。當收到數十瓶這種藥時,她大膽在醫院使用。後來這種nitroprussiate藥在腦部神經、心臟手術中大起作用,讓麻醉醫生和手術員安心度過難關。

“雙劍合璧”救得很多個病例,但麻醉甦醒科醫生與手術員有時也會發生爭論。潘醫生打趣地說自己的行業要有“爭論”才能有“醉心”,在爭論完之後,雙方達到一致就可以進行工作。她說,麻醉復甦醫生是手術成功的幕後把關人。病人通常只知道手術員,很少人知道或會想到麻醉復甦醫生,有時聽到麻醉就害怕。然而,潘醫生未曾為此而愁悶,這也是她在學生選擇麻醉甦醒科學習時常的囑咐◆
 
學而不止的模範
市麻醉甦醒協會副主席阮氏清副教授與博士告知,我有機會學習一年多麻醉甦醒初步班,當時潘老師正是大水鑊醫院麻醉甦醒科科長,她很沉醉和自豪於此項工作,還時常吩咐學生要明白麻醉甦醒對一例手術成功的作用。她經常提醒醫生要在手術前、手術時和之後要照顧好病人,而不只單是在手術室裡。

潘醫生是在學習中堅持與求進的光輝榜樣,當知道有連續更新新知識培訓班,她由始至終都報名參加。曾是麻醉甦醒學系多代大學生的培訓導師,現在她很耐心聽我和年輕講師陳述專業的新進步知識,令我很敬佩。

黃 蘭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小商販在舊邑郡阮文功街上出售活家禽。

務必制止路邊出售活家禽

不久前,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 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就俄羅斯某養雞場的員工感染甲型H5N8禽流感病毒,從而呼籲我國對人們感染此類病毒的可能性提高警惕。我國雖規定在將家禽推出市場銷售前,須經獸醫機關檢疫並在獲得簽發許可證的單位屠宰,但未經檢疫的活家禽買賣情況甚為普遍。

求助地址

貧病者需要幫助

家住第六郡第十一坊阮文倫街240/13/32/3號的陳光(證件姓名跟母親姓文)今年70歲,以前做啤膠工作,退休至今已有8年,這段時間他曾多次去求職,但因為年紀大身體瘦弱而一一被拒絕。其妻陳氏雪(69歲)患有白內障、胃炎、腰酸背痛、肝脂肪等,此前靠賣炒粉麵,後來幫人家打理家務,近年來幹不了活,只在家做家務而已。陳光夫婦育有3個兒女,2個兒子幫人家載貨、送貨,女兒在某個螺絲釘生產單位打工,他們月薪每個約有600萬元,其中一部份用來幫補家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窮困家庭伸出援手

李金蓉(今年30歲)與外婆、父母及小女兒現正在平政縣永祿B鄉武文雲街B8/20A租個小房子居住至今逾1年,租金每個月約200萬元,比之前在附近的租屋區的租金低約100萬元。她原是家庭的經濟支柱,然而在3年前突然暴瘦又嘔吐,還以為像父親那樣患上糖尿病或胃臟不好,進醫院做檢查都查不出結果來,第三次做總體體檢,才驚悉患上末期腎衰竭,從此喪失勞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