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的擺渡人

中午11時,放學的鐘聲響起了,鄭清廉老師戴起布帽,急忙走下小船,準備爭取水漲時刻送學生們回家和上學。

每天鄭老師都要 來回四次接送孩子 們上、放學。

每天鄭老師都要 來回四次接送孩子 們上、放學。

這是金甌省蝙蝠潭縣新進鄉新和A村隆和初中學校校長鄭清廉老師30年如一日默默去做的善舉。每天,上學和放學時間來回四次開著小船接送貧困學生上、放學,目的是讓孩子們有書可讀和有刻苦的毅力。

默默工作的擺渡人
新涌的水退了,露出很多稀泥。鄭老師的小船在渡頭擱淺,10多名學生全部坐在後面,7C班學生黃如意在船頭用竹竿大力一撐,鄭老師在後面打開船的發動機,讓渡船脫離岸邊,駛出涌中央。

鄭清廉老師開始述說他30年來用船接送學生上、放學的志願工作:“學生們很主動。送他們放學之後,我回家吃飯,只花5分至7分鐘就吃完,因為要爭取時間再接讀下午班的學生,讓他們能夠趕上上課時間。”
30年的擺渡人 ảnh 1 鄭老師接送學生上學後又站在講台上講課。
 
他說,1990年他在薄寮師範高等學校畢業,然後回到蝙蝠潭縣任教。一年後,他轉到設在鹹水林內的隆和初中學校教物理科。

鄭清廉老師回憶當年沒有機動船的日子,他說:“我在自家附近教書,騎車到學校很方便。但住在阮勳鄉的學生上學就要走路或乘船。然而渡艇都不能準時到達。走路的話,孩子們走得滿身泥濘,很可憐。於是我成了擺渡人。”

學生住在哪兒,老師的船就開到那裡。每天鄭清廉老師來回四次撐著船載學生,每次要花一小時。因此,除了上課和週日休息,鄭老師幾乎把所有朋友的約會都推卻,把全部時間給了偏僻地區渴望上學的孩子們。

後來,鄭老師有條件購買了一艘裝有發機動的複合膠製造的船,這樣能夠迅速接送孩子。去年,鄭老師接送約10名從初一到初四的學生。清早5時,鄭老師就準備小船去接送學生了。中午11時,送孩子回家和接下午班的學生上學。晚上7時至8時,鄭老師才回到家休息。這就是他日常的工作表。

在潮水降低的日子裡,當天晚上,鄭老師就無法入睡。凌晨2時至3時,他就起床,把發動機搬到船上,等潮水上漲。鄭老師還準備著一塊  大帆布,在下雨天或大太陽下可以  用來遮擋,他說:“下雨天,小孩  們有得遮擋,不會著涼,書本也不被淋濕。”

給學生豎立克服困難榜樣
在新進鄉和阮勳鄉,人民的生活尚很困難,主要是以近海捕魚或在海上設網捕魚為生。經濟稍為富裕的就開闢魚塘、蝦塘,周圍種些瓜菜或果樹,所以有條件讓孩子上學是非常高興的。當擺渡人的30年來,鄭老師就像孩子們的父親、兄長、朋友一般,把毅力都傳給學生及其家長。

7C班學生陳明魁表示:“鄭老師在學校給我們傳授知識。有空的時候,他還給我們講述生活的趣事和為人處世。我們從鄭老師那裡學到很多東西。”

陳明魁乘坐鄭老師的船上學已兩年多,他告知,每次小船因為水降被擱淺無法走動時,老師會爭取時間在等待水漲時,給學生上短暫的有趣課堂。沒有粉筆和黑板的課堂裡,老師說出自己的實際體驗,講講人生知識等。

鄭老師會問學生們:“上個月,我們的船是在哪一天擱淺?”或“依你們所看,今天的潮水比昨天遲漲多少個小時?”這樣的實際問題有助孩子們學會潮漲潮退的規律。隨後,老師就教孩子們懂得管理時間,善用於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中。
30年的擺渡人 ảnh 2 鄭老師努力把小船靠岸,方便學生上岸。
 
對於貧困學生,鄭老師會接近和動員他們有堅強的意志。黃如意透露,她家屬於貧困戶,房屋都是靠街坊借出的一塊小地皮來搭建。黃如意的父母沒有田地,也沒有穩定的工作,他們只靠在海上設網捕魚為生,所以沒有條件送孩子上學。鄭老師瞭解她的家境,不嫌5公里多的路程,每天接如意上學。

黃如意一邊用手抹著眼淚一邊激動地說:“不管晴天或雨天,鄭老師都會接送我們上、放學,沒有老師,我就無法上學。”

在隆和初中學校教書逾10年的工藝科老師范明妙告知,很少人能夠做到像鄭老師這樣。30年如一日用小船接送學生上、放學,鄭老師的小船不知換了多少部發動機,而他的愛心依然不改。現時有些家長有條件就送點汽油錢給鄭老師,而沒有的就算了。范明妙老師認為,鄭老師憑著慈善為懷的仁愛之心,才能堅持接送學生這一善舉。

范明妙老師又說:“鄭老師是一位平易近人的校長。他的衣食簡樸,態度和藹可親。同事和學生們對他很好,因為鄭老師不只做好管理方面的職責,還把很多靈感傳給學生,就連我也感受到。”◆
 
鄭清廉老師的8個
“勞動勳章”
跟著鄭老師接送學生的船,我感受到鄭老師對學生的一片心意。潮水退時,鄭老師握緊機動舵槳,開大油門把小船開到靠近碼頭,讓孩子們直接上岸,雙腳不會沾到泥濘。鄭老師每日掌舵的雙手現出8個乾硬的手繭,學校裡的老師們都稱這8個手繭為“勞動勳章”。

鄭老師解釋:“小船不靠岸,孩子們上岸時要步行到泥濘裡。我把緊船槳的時間很久,所以手掌生繭是正常的事,不要緊的,只需要孩子能穿上整潔的校服上學我就高興了。”
 
鄭老師擔心
日後無人接送學生上學
鄭老師從教物理科的教員,至今他成為了隆和初中學校兩任的校長。聽聞今年鄭老師將要轉到另一間學校工作,看來他當擺渡人的時間會大大減少。

鄭老師沉悶地說:“我走了,至少有3名學生沒有條件繼續上學。而陸路又未做好,所以他們無法走路上學。希望今後有人代替我撐船接送孩子或職能部門早日完成鋪路工作,讓孩子的學業不被間斷。”

志 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平盛郡清多公寓區居民使用鐵網圍住,導致消防工作遇到困難。

公寓存在消防安全隱患

第八郡Carina Plaza公寓於2018年發生火警後,各座公寓爭相檢查消防工作質量。然而,本市多座新舊公寓迄今仍忽視消防工作。旱季的炎熱高峰期來臨,若消防意識得不到提高,也不經常和連續採取防範措施,火警危機會更高。

求助地址

貧病者需要幫助

家住第六郡第十一坊阮文倫街240/13/32/3號的陳光(證件姓名跟母親姓文)今年70歲,以前做啤膠工作,退休至今已有8年,這段時間他曾多次去求職,但因為年紀大身體瘦弱而一一被拒絕。其妻陳氏雪(69歲)患有白內障、胃炎、腰酸背痛、肝脂肪等,此前靠賣炒粉麵,後來幫人家打理家務,近年來幹不了活,只在家做家務而已。陳光夫婦育有3個兒女,2個兒子幫人家載貨、送貨,女兒在某個螺絲釘生產單位打工,他們月薪每個約有600萬元,其中一部份用來幫補家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窮困家庭伸出援手

李金蓉(今年30歲)與外婆、父母及小女兒現正在平政縣永祿B鄉武文雲街B8/20A租個小房子居住至今逾1年,租金每個月約200萬元,比之前在附近的租屋區的租金低約100萬元。她原是家庭的經濟支柱,然而在3年前突然暴瘦又嘔吐,還以為像父親那樣患上糖尿病或胃臟不好,進醫院做檢查都查不出結果來,第三次做總體體檢,才驚悉患上末期腎衰竭,從此喪失勞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