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 教師補習班

西貢農業總公司所屬BiO  Pharmachemie聯營公司工人黃仲慶剛下班,還來不及填飽肚子就連忙跑回租房,他趕時間給“學生們”上課。天天如此,他晚上9時後才能吃飯,但每當給小朋友上課,他都充滿熱情。

位於第九郡的 BiO 教師補習班。

位於第九郡的 BiO 教師補習班。

免費補習班
我們抵達座落在第九郡福隆B坊第22號路、田黃仲慶開辦的補習班。剛到租房小巷巷頭,雜貨店女店主熱情指路:“阿慶在這裡教學誰都知道,大家都稱為BiO叔叔的補習班。走到小巷尾就是。”多年來,窮困學生免費上課的地方是一間面積約20平方米的小租房。現有43名學生上學,主要是第九、守德郡的貧困勞工子弟。大部分是工人的子兒。

黃仲慶只是一名月薪不高的工人,仍付款租用房子,購買桌椅、粉筆、黑板以開辦補習班。底層教室的黑板是牆磚。有時上課,黃仲慶還穿著工人制服,熱情地傳授有關液體熱膨脹、能量守恆定律、各化學方程式、文學作品等知識,講台下面是一群專心聽課、吸收新知識的學生。他還出錢給成績好的學生頒發獎品。

他原籍順化省,現年38歲。2010年,他辭去在峴港市的工作,來到本市BiO  Pharmachemie 聯營公司工作。2010年某個下午,他來到第九郡鵝馬區看朋友,眼見簡陋的帳篷裡有4、5個小朋友聚在一起做練習,但他們被練習內容難倒了,他便前來給他們講解。黃仲慶憶述:“小朋友們聽講得很入迷,只是沒有人給他們講解,所以不知對或錯。告別時,他們還囑咐我明天一定再來吧。就這樣,每日下午,我下班後就趕來當小朋友的‘教師’。初期,在簡陋的帳篷上課,然後搬到木製廠、租房走廊、直至現在的租房。從4、5名學生日漸增加20名,現在是43名。我覺得這個區域的居民很窮困,因沒人教導,許多小孩子不能上學,甚至上了學,但會隨時被迫輟學。”

心愛窮困學生
補習班開辦了近9年,BiO叔叔的學生已上大學,許多學生獲列入學校優秀生選隊,成績不好的學生也進步了,患有自閉症的學生入學一段時間到現在也主動舉手發表。在周邊生活的窮困勞工得知BiO叔叔免費補習班之後,也把自己的孩子送來上學。

他透露:“許多熟人得知我開辦補習班的事後非常驚訝,因為我只學到高中,問我怎麼有能力上課。為了給學生們授課,每天我都要自學。幸好,我的基礎知識也不錯。但為了給學生們上課,我必須購買教科書回家自學,也上網學習。”

他童年也是非常辛苦,見證了家庭瓦解。長大也飽受了委屈,沒條件就讀大學。現在的他也是一人生活,親戚全無。這也是他想給那些弱勢小朋友彌補情感的理由之一。他說:“那些小朋友的家境很可憐,有的是孤兒,有的父母是收入不穩定的外地勞工。因此,能幫他們什麼我很樂意。”◆
 
就讀BiO教師補習班了3年的阮玉芳學生(鄧進財初中學校八年級)說:“我爸爸是工人,媽媽賣雜貨。小學5年級時,我聽爸爸提起BiO叔叔的免費補習班,並送我來上課。在這裡,我學了多門學科,而不用上其他補習班。不少課程內容相當難懂,但BiO叔叔講解後就簡單了。”

鄧玉心如(13歲,福平初中學校的學生)說:“不僅給我們講解課程內容,叔叔還教我們生活技能。學習成績好時,叔叔帶我們去吃飯,還贈送禮物。”

小 新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家長在平政縣阮文琚書店選購新學年教科書。

教科書售價縱橫談

學生已進入新學年,新普通教育計劃的小學一年級教科書售價上升3倍,引起家長議論紛紛。其它年級的教科書也漲價,各校的教科書通報差價達數十萬元,因為除了每年級使用目錄的教科書之外,還需要輔助書、指引書和深造書等。

求助地址

花甲病人無錢治病

單身長者張氏紅江(63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四坊阮志清街904/30A。她與兄弟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每天靠賣大約70張彩票,掙有7萬元養活自己。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供血不足等。今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多次待在家裡,無法外出謀生。大約1個月前,她的右腳不慎踩到尖銳物,腳底被刮傷,血流不止。進阮廌醫院包紮傷口,醫生吩咐說病人患有糖尿病,應注意清潔傷口,否則傷口越來越嚴重,甚至會潰爛。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末期腎衰竭病人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五坊羅庵街907/53E的黎福鴻(證件姓名羅文鴻)今年68歲,患有多種疾病,包括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病,而最嚴重的是末期腎衰竭。他沒有兒女,其妻於2014年因癌症醫治無效與世長辭,在醫院接受治療3年後,花盡所有積蓄,結果還是沒能挽救妻子的命。如今,輪到他自己多病纏身,每個星期必須進阮知方醫院洗腎2次,1個月的醫藥費由200至400萬元不定。他說,之前還得到侄兒資助醫藥費,近2個月來,也許因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導致生意冷淡,不見他繼續資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