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為大家

自2018年8月27日至8月31日,本報社會工作組收到以下熱心讀者捐贈給各單位與個人的善款如下(恕不稱呼):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捐給李嚴的有:海南涼茶200萬元;許福麟、黃家各150萬元;黃向前120萬元;張門鄭氏蓮開太婆、周宅、蘇家子孫、友誼慈善會各100萬元;先父黃德明-先公黃傳忠-先弟黃華興-先嫲范琪-狗仔楊來安-李文卿-DAVID MAI - QUYEN CHRIS 80萬元;崔竣發、黃家八善信、已故朱秀蘭、葉冠栓、顧瑜、黃美蘭、黃月美、張黃惠美、江玲、鋐鎰(越南)電線實業股份有限公司-陳永雄、MR HUANG CHENG TING、林克忠各50萬元;黎真榮-趙活甜-莫玉雪-黎碧嬋40萬元;全興隆、呂志強、176號各30萬元;李氏25萬元;一心、滴水、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梁立英、CTY TÂN VĨNH LỢI、黃佩珊、張淑貞、澳洲美玲闔家、澳洲ERIC DO、林建良-柯英姑各20萬元;福名氏(編號5260)、陳恆泗、聲電髮各15萬元;清淨心12萬元;謝宛珊、寶元何四少、陳家俊、許聰賢、禪娥、已故李嬌、點點心、朱榮利、洪永昭、尤少鳳、迴向一切眾生、福名氏(編號5291)、江美蓉、種福人、逸燊三兄妹、許榮龍、蔡英、黃庭梅、黃梅香、潘麗鶯-潘麗瑩、有心人、梁家、黎維漢-黎兆棠、周家姐弟、陳寶權、凌麗春、慈慧、鄺健玲、清姨、THỊ EM、鎮貴各10萬元;標哥、李麗冰、2015闔家開心人、阿愛、仲玲、惠心、福名氏(編號5276)、梁宅、杜娥喜、沈顏紅、黃秀瓊、朱慧鈺、鄧景偉、黃智榮-黃麒名、迴向十方法界眾生、一點心、福名氏(編號5338)、秀錦、江振笑、江振燕各5萬元;丁桂瓊4萬元;羅少梅3萬元,合共2529萬元。

捐給黃妹的有:許福麟、黃家各150萬元;黃向前120萬元;張門鄭氏蓮開太婆、周宅、蘇家子孫、友誼慈善會、曹門駱氏各100萬元;趙活嬋-黃志偉-黃敏嘉-楊木財-黃門各祖先-趙門各祖先-李門各祖先-楊門各祖先80萬元;崔竣發、黃家八善信、已故朱秀蘭、葉冠栓、葉俊言、蔡順治、黃美蘭、黃月美、張黃惠美、江玲、鋐鎰(越南)電線實業股份有限公司-陳永雄、MR HUANG CHENG TING、林克忠各50萬元;黃美嫦迴向-迴向中國玉林狗-楊木順-伍金容40萬元;全興隆、呂志強、176號各30萬元;李氏25萬元;一心、滴水、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梁立英、CTY TÂN VĨNH LỢI、福名氏(編號5350) 、黃佩珊、翁惠呤、澳洲美玲闔家、澳洲靜明闔家、林建良-柯英姑各20萬元;福名氏(編號5260)、陳恆泗、聲電髮各15萬元;清淨心12萬元;謝宛珊、寶元何四少、陳家俊、許聰賢、禪娥、已故李嬌、點點心、朱榮利、洪婉霞、楊麗萍、迴向前世-今世-累世-縮世一切冤親債主、福名氏(編號5291)、江美蓉、種福人、逸燊三兄妹、許榮龍、蔡英、黃庭梅、黃梅香、潘麗鶯-潘麗瑩、有心人、梁家、黎維漢-黎兆棠、周家姐弟、陳寶權、凌麗春、慈慧、鄺健玲、清姨、THỊ EM、鎮貴各10萬元;標哥、李麗冰、2015闔家開心人、阿愛、仲玲、惠心、福名氏(編號5276)、梁宅、杜娥喜、楊麗香、沈顏紅、黃秀瓊、朱慧鈺、鄧景偉、黃智榮-黃麒名、迴向十方法界眾生、一點心、福名氏(編號5338)、秀錦、江振笑、江振燕各5萬元;丁灑珍4萬元;羅少梅3萬元,合共2504萬元。

捐給本報慈善基金的有:福名氏(編號5252)1000萬元;曹門駱氏200萬元;蔡英、林建良-柯英姑各10萬元,合共1220萬元。

捐給趙月鳳的有:盧奕輝200萬元;陳蓮英迴向120萬元;梁紹廣、黃家八善信各100萬元;鄭文豪、何全雄、朱智新各50萬元;黃佩媚、莫女士各30萬元;韓勤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各20萬元;為善樂、蔡英各10萬元;迴向十方法界眾生、福名氏(編號5338)各5萬元;羅少梅3萬元,合共803萬元。

捐給平陽省故鄉人道中心的有:兄妹、鍾柳嬋-劉潔卿、陳強闔家各100萬元;聲電髮、葉俊言、顧瑜、葉豐誠、葉宣佑、范釋勻、葉庭愷各50萬元;林漢文、蔡家各30萬元;迴向水族飛行苦難一切眾生10萬元,合共720萬元。

捐給余英妹的有:陳蓮英迴向120萬元;梁紹廣100萬元;黃秀萍、何全雄、朱智新、黃家八善信各50萬元;莫女士30萬元;韓勤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鄭清婷各20萬元;為善樂、蔡英各10萬元;迴向十方法界眾生、福名氏(編號5338)各5萬元,合共540萬元。

捐給李秀英的有:朱智新、黃家八善信、黃志勇各50萬元;劉天海30萬元;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20萬元;蔡英10萬元,合共210萬元。

捐給危兒-冼阿堅金蘭姐妹的有:朱智新、黃家八善信、黃志勇各50萬元;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20萬元;蔡英10萬元,合共180萬元。

捐給第八郡玉光寺養老院的有:湯嘉齡-玲球粉麵檔60萬元;葉俊言50萬元;蔡家40萬元;楊淑惠5萬元,合共155萬元。

捐給第八郡林觀精舍養老院的有:葉庭愷50萬元;蔡家40萬元;盡虛空十方法界眾生20萬元,合共110萬元。

捐給第十一郡聚群居養老院的有:葉宣佑50萬元;陳桂梅30萬元;蔡家10萬元;楊貴添、鄺楚雯各5萬元,合共100萬元。

捐給平盛郡腫瘤醫院病人的有:顧瑜50萬元;徐愛蓮20萬元;楊登智5萬元;丁宅闔家4萬元,合共79萬元。

捐給林秀娟的有:劉天海30萬元;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 20萬元;蔡英10萬元,合共60萬元。

捐給第六郡東醫會免費慈善診所的有:張黃惠美50萬元;楊淳安-楊淳清10萬元,合共60萬元。

捐給第五郡將來殘疾學校的有:范釋勻50萬元。

捐給平順省潼毛護國觀音廟的有:葉豐誠50萬元。

捐給楊金豐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鄭娣各 20萬元,合共40萬元。

捐給朱鳳玲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徐愛蓮各 20萬元,合共40萬元。

捐給張蘇蝦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徐愛蓮各20萬元,合共40萬元。

捐給黃梅既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20萬元;蔡英10萬元,合共30萬元。

捐給黃才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20萬元;蔡英10萬元,合共30萬元。

捐給李文雄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20萬元。

捐給畢永倫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20萬元。

捐給陳雪虹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20萬元。

捐給蔡桂月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20萬元。

捐給第五郡東醫會免費慈善診所的有:楊麗芳-楊麗霞20萬元。

捐給陳美嬌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20萬元。

捐給許榮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20萬元。

捐給韋明梅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20萬元。

捐給蕭明的有:HUỲNH NGỌC THANH THỦY20萬元。

捐給孔濟河的有:蔡英10萬元。

捐給周金兒的有:蔡家10萬元。

備註:葉冠栓讀者給平陽省故鄉人道中心樂捐1箱蠟筆,2箱圓規◆ 

社會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人人為大家

人人為大家

自2019年10月07日至12日,本報社會工作組收到以下熱心讀者捐贈給各單位與個人的善款如下(恕不稱呼):

讀者意見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

求助地址

患腎衰竭病情嚴重

居住在古芝縣范文蓋鄉第一村第三組239號的黃玉燕(紙張姓名杜氏七),1960年出生。患心臟病、高血壓、糖尿等症已超過7年,由於家貧沒有連續治療,只在感覺到身體很不舒服時才買藥服。一直不敢休息,每天與丈夫杜福德(1962年出生)用手推車在古芝縣街市賣毛巾,一天約掙到10萬元。可是,最近由於身體不適,夫婦倆都不能去賣了。他們有兩兒子,大兒子被集中戒毒,小兒子杜貴山(22歲),在古芝縣某酒店工作,月薪有400萬元。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骨髓衰竭 沒錢輸血治療

現年62歲的趙美妹(紙張姓名周妹,隨母姓),單身;與哥嫂一家及一姐姐同住在第八郡第十二坊從善王街 647/21號。他們一家生活很困難,一家5口,其中4位老人都沒有正式工作,而且病弱,缺乏勞動力。戶主大哥趙從真82歲;大嫂鄭香惠66歲;姐姐周美金(單身)69歲;大哥的女兒趙香拖25歲。因此只能接一些手作回家替人加工,掙點錢。家裡只靠年輕的姪女一人工作維持家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