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冰茶桶與鐵鏈

社交網友分享路邊的免費冰茶桶要用鎖鏈鎖住,以免不翼而飛的圖片後,便疑問:為什麼?難道好心也得“保護”?

逾20公升的免費冰茶桶被鎖住,以提防偷竊。

逾20公升的免費冰茶桶被鎖住,以提防偷竊。

3次被偷竊

近幾年來,因有熱心人士的贊助,本市的貧困勞動者覺得很溫馨。有免費冰茶、免費麵包或零元素飯等慈善助人活動,成為了西貢人民待人接物的特徵。

現年53歲的阮劉維是阮太學街上一間摩托車維修店主,看見路人在炎熱天氣中行走,非常口渴。因此,他近3、4年來在店前的路邊擺放冰茶桶,免費讓人來取水解渴,然後繼續上路謀生。但令路人感到愕然的是,他要用鎖鏈把冰茶桶與附近的電柱綁在一起。
阮劉維告知,從他開始擺放免費冰茶桶至今,前後被偷竊3個桶子,從不銹鋼桶到塑料桶。他表示:“我店晚上打烊,他人來破壞或偷走,沒人知道。他們是沒有意識的,免費冰茶桶也偷走,我真的束手無策。”

因水桶經常被偷,他要用鎖鏈把水桶扣在附近的電柱上,故水桶才能存在了逾一年。他告知:“這個桶子也用了很長時間,我正打算購買一個新的,因為這個水桶的壺嘴已壞了。但我把水桶鎖了之後,卻找不著鑰匙來開。”他還說:“此前,我經常買小冰塊放進水桶裡,但許多人來取水時,把手伸進桶裡以取冰塊。太骯髒了!如今,我要買大的冰塊放進裡面。”
樂於助人

在免費冰茶桶附近出售零食、現年45歲的阿笑告知,她偶爾也到阮劉維的冰茶桶喝水。她不滿地說:“我曾親眼看見有人前來喝水,但不小心把杯子掉落在地上,他拾起沒有拭抹就放回原處。也有些人來喝水,竟然把手放進茶桶裡面,杯子上有把手,持著把手就行了,何必要把整個手掌都放進去,因為這是共同的水桶。此做法是沒有意識的,猶如要故意弄壞他人的茶水。”

附近某“摩的”司機也告知,用鎖鏈鎖住水桶是逼不得已的事。他說:“好心人擺放免費水是為他人著想,但他們也要掙錢維生,哪裡有時間來看守著水桶。那些癮君子經過一看到就會偷走。儘管一個水桶的價值不高,但他們仍要  偷走。這個鎖頭無法對付奸詐的人。”

不管如何,很多熱心人士以及阮劉維仍繼續自己的慈善工作。對他而言,每個早上泡茶、倒水已成為他的習慣和興趣。他表示:“我每天早上泡咖啡,順便泡一瓶茶,成為了自己每天的習慣。有人把車子來維修時也出點心意,樂捐5000元或1萬元。儘管金錢不多,但能夠看見人們互相幫助,因此我覺得十分高興。”

他告知此前有一家公司曾與他聯繫,要輔助他擺放免費冰水桶,但那家公司在形象權利方面的要求太多,故他拒絕。他說:“我拒絕了。我做善事並非是經營,哪需要受到如此複雜的證件和金錢牽累。”◆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人人為大家

人人為大家

自2020年09月07至11日,本報社會工作組收到以下熱心讀者捐贈給各單位與個人的善款如下(恕不稱呼):

讀者意見

讓貧困者接近閱讀文化

4年多以來,本市一組年輕人已撥出時間來舉辦兩個慈善活動,那就是手傳書籍與免費書籍巴士。這是慈善活動中的一個新穎做法,旨在鼓勵閱讀文化,與缺乏書籍的貧困者分享書籍。

攜手合力輔助貧困者穩定生活

本市不少組織、個人近期繼續舉辦許多慈善活動,以攜手合力輔助因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貧困人士度過難關。

想恢復生活節奏,須樹立新社會秩序

學生停課逾90日後,於5月4日上午已返回學校復課。聯省客運與巴士服務也恢復運營。忙碌的生活節奏漸復正常,但亟需遵守紀律以樹立新的社會秩序。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求助地址

花甲病人無錢治病

單身長者張氏紅江(63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四坊阮志清街904/30A。她與兄弟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每天靠賣大約70張彩票,掙有7萬元養活自己。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供血不足等。今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多次待在家裡,無法外出謀生。大約1個月前,她的右腳不慎踩到尖銳物,腳底被刮傷,血流不止。進阮廌醫院包紮傷口,醫生吩咐說病人患有糖尿病,應注意清潔傷口,否則傷口越來越嚴重,甚至會潰爛。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末期腎衰竭病人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五坊羅庵街907/53E的黎福鴻(證件姓名羅文鴻)今年68歲,患有多種疾病,包括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病,而最嚴重的是末期腎衰竭。他沒有兒女,其妻於2014年因癌症醫治無效與世長辭,在醫院接受治療3年後,花盡所有積蓄,結果還是沒能挽救妻子的命。如今,輪到他自己多病纏身,每個星期必須進阮知方醫院洗腎2次,1個月的醫藥費由200至400萬元不定。他說,之前還得到侄兒資助醫藥費,近2個月來,也許因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導致生意冷淡,不見他繼續資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