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地圍欄為難民眾

為了維護裴友義河涌的道路項目開展後剩餘公地面積,平盛郡第一坊人委會築起B40鐵網的圍欄。然而,此舉無形中給民眾的日常生活帶來不少困難,又影響市容。

平盛郡第一坊人委會築起圍欄以維護公地。

平盛郡第一坊人委會築起圍欄以維護公地。

突然被擋路

家住平盛郡第一坊黎文悅街82/78/3號的張明幸告知,他的住房正面與黎文悅街一條小巷毗連,背面是裴友義河涌。此前這條河涌很潔淨,他便建設後門以便使用河涌的水源,又作為緊急逃生通道。後來,裴友義河涌嚴重污染,臭氣熏天,所以他只好關上後門。2019年,國家在裴友義河涌施工方型沙井,之後平整修建道路,到2020年竣工並正式通車。屆時,張明幸大叔重新打開後門,作為往來新路的主要通道。然而,他於8月3日中午驚訝地看見住房前被坊人委會使用兩層B40鐵網圍起來。經瞭解原因後,他才知道坊政府築起圍欄的目的是為了維護河涌平整後的剩餘地方、即位於他住房與新道路之間的土地(面積約2平方米)。出門通道被擋住,他被迫朝黎文悅街一條狹窄的小巷往來。

類似情況,家住裴友義街49號的吳德忠住房正面是裴友義街,背面是裴友義河涌。建築房屋時,他將正門通往裴友義街,朝向河涌的後門作為緊急逃生出口。裴友義河涌被平整建成一條寬敞的新道路後,他有時會打開後門以讓房屋裡充滿陽光及通風。然而,因為被B40鐵網圍起來(也因為吳德忠住房與新街毗連,河涌平整後剩餘約2平方米的公地),所以他擔心緊急逃生通道被擋住後,萬一發生火警就很難脫險。

據悉,位於裴友義河涌道路上的其他數十間房屋也被類似的圍欄擋住,圍欄下有不少垃圾堆。

維護公地的圍欄

平盛郡第一坊人委會副主席阮圓靜表示,因裴友義河涌污染嚴重,故坊政府建議平盛郡開展施工方型沙井和平整以建新街道的項目,旨在處理污染並開闢道路方便車輛行駛。該項目於2020年竣工,但未獲驗收和移交給權力機關管理。在開展上述項目的過程中,民房與新建道路毗連的地方剩餘幾平方米到數十平方米土地。這是平整河涌且屬於平盛郡管理權力的公地。 

上述道路正式通車後,若干民戶自擅將大門面向新道路以方便往來,有些民眾還在公地上擺放盆景和非法佔用。面對這種情況,平盛郡人委會已指導第一坊人委會審查並採取管理措施。檢查後,第一坊人委會要求民眾搬走全部盆景,之後使用B40鐵網圍起來。因為這是公地,第一坊人委會就把土地圍起來,並不舉行會議或提前通知民眾。

阮圓靜副主席也承認,上述圍欄真的對市容造成影響,也使民眾的生活遇到困難。“未來期間,第一坊人委會將與相關民戶開會,會通知政府的處理方向,同時為民眾創造有利條件。”阮圓靜副主席又說。具體是,第一坊人委會只對大面積進行圍起來,而在幾平方米的小範圍內已拆除圍欄並用畫線代替,但要求民眾承諾絕不可侵佔及非法使用。從長遠來看,對於小面積的公地,若民眾有使用需要,坊政府將按法律規定建議上級處理◆

進 明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勞動者正在守德市社保機關等待辦理享一次性社保手續。

解決一次性社保制度面臨不少羈絆

社保機關為外籍勞工、勞動能力衰退者等對象解決一次性社保制度事宜正面臨不少羈絆問題與不足之處,現有待各部、職能部門作出指引。

讀者意見

春節臨時工多樣化

勞工可選擇按月、按小時或按件計酬,但收入比平日高2至3倍。

在疫情期間無私相助

在疫情肆虐本市的背景下,許多相互輔助的義舉已讓民眾克服困難,生活更有溫暖及更有人情味。

增加受疫情影響者輔助計劃對象

守德市和21個郡、縣正緊急核查、統計從事水泥匠、網約“摩的”司機、保姆、家傭、擦鞋、街頭賣報等工作的自由勞工人數。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現正綜合,並提交市人委會審議,儘快以簡化手續作出輔助。

決心擊退疫情

本市由7月9日凌晨零時起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15天,這是本市進行全市社交隔離的第二次,決心及時遏止疫情傳播。明知困難重重,但本市民眾、各級政府和團體表示大決心並期待職能力量擊退疫情。

求助地址

中年病人懇求幫助

家住第一郡阮居貞坊陳廷樞街135/55/39號的江法(Giang Pháp)今年54歲,患有肺癆、雙眼視力模糊。他此前已經成家,與妻子育有1個兒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病人等錢做腎臟移植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興和A坊6號路門牌38號租住區租個小房子生活的黃永雄(Vòng Vĩnh Hùng)今年50歲,於4年前開始患上慢性腎衰竭的他,定期洗腎及定時服藥多年後病情不會好起來,反而加重了,如今他的兩個腎臟都嚴重損壞,醫生告知,以他的病情(腎衰竭已進入第五階段),必須早日進行腎臟移植手術方能救他的命,日前他與妻子及兒子商量,並得到家人的同意捐獻1個腎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