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否禁止開車時使用電話?

在最近公佈擬定《陸路交通秩序和安全法》的新法律的提議書中,公安部提議在駕駛汽車時禁止使用電話。

實際證明在駕駛時使用手持電話會增加交通事故。

實際證明在駕駛時使用手持電話會增加交通事故。

公安部指出,2008年《陸路交通法》僅規定兩輪機動車、三輪機動車和摩托車駕駛者在駕駛時不得使用手機,未指定汽車。但1968 年《維也納公約》強制國家法律必須規定駕駛者在行駛車輛時不可使用手機。因此,公安部在《陸路交通秩序和安全法》新法律規定中提議,務必將禁止使用手機的範圍擴大,包括汽車駕駛者。許多專家對此發表了意見。
二七七運輸服務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范決戰:
禁止即“扼殺”谷歌地圖

在如今的新型手機上都裝有導航軟件。谷歌地圖(Google Maps) 軟件還指出各個彎道、坡道、三岔路口、十字路口、各個標誌、行駛速度。此應用程式有助於提高駕駛者的實用性和安全性。

與此同時,計程車公司現在已使用用於網約車、導航、計算車費等服務的智能軟件,以取代20多年前的手動對講機。在計程車、運輸商務車上使用這些智能應用程式,駕駛者不再需要動手。因此,不需再擔心駕駛時受到手機的牽絆。要是禁止在開車時使用手機,恐怕會“扼殺”谷歌地圖以及現代化、智能的通信和運輸方式。

皇家駕駛考核中心主任阮黃龍:
只應勸喻限制

在美國、德國、日本等發達國家都允許在汽車上使用連接藍牙技術的免提手機。然而,邊開車邊使用手機(儘管不用動手)會分散駕駛者的注意力。駕駛者沒有處於隨時處理路上意外情況的狀態。因此,在駕駛時連續及長時間使用手機會潛伏事故和風險。

如今,人們幾乎隨時隨地使用手機來解決日常工作。因此,不建議禁止使用電話或智能手機(雖然只是接聽或通話),而只應勸喻在開車時限制使用。

當前,在各個駕駛培訓中心、單位都有指引在方向盤後使用手機的技能部分。我們一向都建議駕駛者簡短地對待每個通話。對於需要解決工作,長時間的通話,最好將車子停靠路邊和規定的位置,然後再使用手機。

某高級檢測專家:
將阻礙汽車生產業發展

若新法律規定禁止在開車時使用手機,將導致國內汽車製造商不再在汽車上安裝通信連接設備(有線或無線)。這將是國內汽車生產業的一大退步。與此同時,進口商、外國汽車廠在向越南進口汽車時,他們不會引進具有現代通信連接的車子。因為進口但卻禁止使用,而成本仍然很高,那為何還需要進口?

值得注意的是,1968年《維也納公約》是在信息技術尚未興盛,並不是在現今的免提手機時代出台。

市公安廳陸路鐵路交警科原副科長陳文商上校:
務須對手機使用行為具體化

第46號《議定》僅對用手使用手機的行為進行懲處。公安部的提議是去掉“用手”行為這兩個字,並規定是“使用手機”,其中的含義更廣,包括看、聽和說的行為。

實際上,多年來,汽車上已經出現了將手機連接到聽者的技術措施,例如有線或無線耳機、藍牙免提技術。如今,技術的發展已製造出有助用者不需用手,只要語音來讀取電話號碼、聯係人名字便可以通話,而兩手仍然握住方向盤、換檔桿的手機。

因此,在《陸路交通秩序和安全法》(或《議定》和《通知》)的提議中,有必要對用手或看、聽,說、發短信的禁止行為具體化。而且也需要指定被禁止的設備是手提電話還是具有連接收聽、觀看和講話功能的智能手機◆
駕駛時使用手持電話會增加交通事故

越德交通運輸研究中心主任武英俊博士指出,2018年,在本市和平陽省的9個地點對駕駛時使用手機的21萬名駕駛者進行觀察,結果顯示:每天開車時使用手機的人數最多是卡車司機(50%),其次是汽車(39%),客車或巴士司機佔37%,最低的是摩托車駕駛者(8%)。
普遍的使用形式是手持手機來接聽和發送短信,很少人使用免提功能(藍牙或耳機)。

劉德-黃宣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丁文成董事長(右)將善款轉交隆安省人委會代表。

SCB 捐建 20 間情義屋

〔本報消息〕值“七‧二七”榮軍烈士節即將來臨,為了發揚團結、互助與報恩答義的精神,西貢商業銀行(SCB)昨(30)日已贊助12億元給隆安省人委會,以為越南英雄母親的家屬、政策優撫對象建設20間情義屋,這些對象也是當地的貧困家庭。

讀者意見

讓貧困者接近閱讀文化

4年多以來,本市一組年輕人已撥出時間來舉辦兩個慈善活動,那就是手傳書籍與免費書籍巴士。這是慈善活動中的一個新穎做法,旨在鼓勵閱讀文化,與缺乏書籍的貧困者分享書籍。

攜手合力輔助貧困者穩定生活

本市不少組織、個人近期繼續舉辦許多慈善活動,以攜手合力輔助因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貧困人士度過難關。

想恢復生活節奏,須樹立新社會秩序

學生停課逾90日後,於5月4日上午已返回學校復課。聯省客運與巴士服務也恢復運營。忙碌的生活節奏漸復正常,但亟需遵守紀律以樹立新的社會秩序。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求助地址

古稀老人請求幫助

現年76歲的黃創興與太太陳月清(68歲)住在第八郡第十二坊豐富街100/23A號。他年輕時靠打散工、當苦力掙錢養家餬口。6年前年滿古稀的他,體力變差再也幹不了重活,於是每天騎著自行車到處去撿破爛,夫婦倆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那時候,陳月清身患多種疾病,包括有高血壓、心臟病、肺炎等,花了不少錢醫治,如今病情也相當穩定,每個月都要進醫院複診和領藥服用。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中風老翁求助醫藥費

家住新富郡富忠坊框越街236號的梁寶鴻(現年67歲)與妻子農四嬌(62歲)和2個兒女、1個外孫女住在一起。4年前他曾經中風,但病情並不嚴重,醫治後就很快恢復健康。沒想到去年他再度中風,導致左邊身力氣衰弱,左眼視力也開始模糊不清。除了患有高血壓、白內障之外,醫生還查出他患有血脂異常症,每個月都得進新富郡醫院複診,醫藥費每次需要數十萬元。自從病倒,他之前給人家出租桌椅的生意已經做不了了,如今僅靠妻子在門前擺賣飲料,每天掙約10萬元來維持生活。如果病發需要留醫的話,醫藥費也要數百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