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化街道乃當務之急

在灰塵彌漫和車輛排氣污染的空氣下,筆者希望能在一條種滿綠樹的街道上行走,旨在吸收其清新的空氣。但如此簡單的事竟然無法實現,因為現今人類毫不重視種植綠樹。

從杭青四岔路口至山橋路段的乂靖蘇維埃街沒有綠樹。

從杭青四岔路口至山橋路段的乂靖蘇維埃街沒有綠樹。

出街時,路人很容易感受到一條綠蔭處處的街道與一條連一棵樹都沒有的街道,那種蔭涼跟炎熱的區別。筆者很喜歡在各條綠樹蔭涼的街道上行走,如第三郡阮氏明開與武文秦街。

缺乏綠樹的街道

本市還有多少條街道種植綠樹?市民見證多少棵大樹被遷移,種植綠樹的面積逐漸減少,原因是拓寬街道、興建大廈工程。此事可以理解是城市發展的需要,但拔去老樹又如何重新去綠化?我們試從新種植的綠樹來看本市的綠化情況。幾乎所有是矮小的綠樹,有綠化但不夠蔭涼,有些地方新樹剛種下,不久後就枯萎或無法茁壯成長。

特別是,有些路段不曾種一棵樹。如從杭青四岔路口至山橋路段的乂靖蘇維埃街。類似情況,從乂靖蘇維埃街和阮企街岔口前往清多半島的綠樹也寥寥無幾(只有小樹)。或是在東區車站前面的路段、從守德郡直往第十二郡路段的1號國道,綠樹都已枯萎、稀少,是否有足夠能力過濾空氣,因為這些街道的車輛流通量十分多,故灰塵彌漫。

最明顯是范文同大道,這是繁鬧的大道,兩旁的住房、公寓、超市陸續冒起。然而,此區域嚴重缺乏綠化。投資商準備在該大道上開展項目時,炫耀這是綠化、潔淨和美觀的工程,但竣工後只見幾棵盆景或不夠高大的樹木,不足以提供樹蔭、擋風和限制灰塵。

上述路段經常堵車,沒有綠樹導致空氣十分窒悶。每次在此區域遇到堵車情況,筆者希望自己能在武文秦街上堵車,因為每當抬起頭就會看見高高的大樹,可以吸一口清新的空氣。不少大公園的面積因不同理由也逐漸被縮小,為存車場、舞台、咖啡廳等。也有許多公園項目仍是“紙上談兵”。居民區裡的一些小公園也變成了售貨處,草坪上和樹下丟滿垃圾,日久草木也枯萎了。
我們能做什麼?

本市和河內市是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兩大城市,綠樹缺乏是原因之一。我們須種植更多綠樹,保持樹木的茁壯成長,以過濾清空氣,這是必須進行的措施。而我們已經做到什麼?筆者未曾聽過或看到為了都市居民的氣息而拓寬綠化面積,而只看到多棵大大小小的樹木被逼死或是生長但不茂盛。

筆者曾住在守德郡鈴西坊,有一棵很高大和翠綠的欖仁樹。最近那棵樹已枯萎,因為在樹根的樹皮已被他人剝光,這是人們慢慢毀滅一棵樹的方法。許多樹木是被人們設法破壞、逼死的。目前都市綠樹的生存並不簡單。若沒有保護樹木的方法,將會有更多綠樹要給售貨亭、貨攤和各項工程讓位。

在城市的每條街道,很容易看到隨便種植的樹木,但不久便枯萎、東倒西歪的景象,不少綠樹被混凝土埋到樹根,因此沒有吸水的空間,試問綠樹如何生存。人們在樹幹上打入釘子,用以掛廣告牌。筆者自問:我們種植綠樹以吸收樹木排放的清新氣息,為何我們卻不讓樹木繁茂成長呢?◆
對自己綠肺漠不關心

欲有清潔、市容美觀的城市,首先要綠化。當目前城市被污染空氣籠罩,才發現缺乏和很需要許多綠樹。而綠化並非是在一兩天內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城市綠樹的生存不簡單,那麼市民將在污染空氣下生活,死亡機率也會來得更快。限制出街只是在一兩天的急迫方法。空氣那麼污染,回家和關上門也不能擺脫吸入污染空氣的危機。

目睹這般實際的情況,可以說:若我們不重視綠樹,還未決心為設法優先種植綠樹而尋求解決措施以濾清空氣,即是我們仍對自己的綠肺和生活漠不關心。

德 祿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丁文成董事長(右)將善款轉交隆安省人委會代表。

SCB 捐建 20 間情義屋

〔本報消息〕值“七‧二七”榮軍烈士節即將來臨,為了發揚團結、互助與報恩答義的精神,西貢商業銀行(SCB)昨(30)日已贊助12億元給隆安省人委會,以為越南英雄母親的家屬、政策優撫對象建設20間情義屋,這些對象也是當地的貧困家庭。

讀者意見

讓貧困者接近閱讀文化

4年多以來,本市一組年輕人已撥出時間來舉辦兩個慈善活動,那就是手傳書籍與免費書籍巴士。這是慈善活動中的一個新穎做法,旨在鼓勵閱讀文化,與缺乏書籍的貧困者分享書籍。

攜手合力輔助貧困者穩定生活

本市不少組織、個人近期繼續舉辦許多慈善活動,以攜手合力輔助因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貧困人士度過難關。

想恢復生活節奏,須樹立新社會秩序

學生停課逾90日後,於5月4日上午已返回學校復課。聯省客運與巴士服務也恢復運營。忙碌的生活節奏漸復正常,但亟需遵守紀律以樹立新的社會秩序。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求助地址

古稀老人請求幫助

現年76歲的黃創興與太太陳月清(68歲)住在第八郡第十二坊豐富街100/23A號。他年輕時靠打散工、當苦力掙錢養家餬口。6年前年滿古稀的他,體力變差再也幹不了重活,於是每天騎著自行車到處去撿破爛,夫婦倆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那時候,陳月清身患多種疾病,包括有高血壓、心臟病、肺炎等,花了不少錢醫治,如今病情也相當穩定,每個月都要進醫院複診和領藥服用。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中風老翁求助醫藥費

家住新富郡富忠坊框越街236號的梁寶鴻(現年67歲)與妻子農四嬌(62歲)和2個兒女、1個外孫女住在一起。4年前他曾經中風,但病情並不嚴重,醫治後就很快恢復健康。沒想到去年他再度中風,導致左邊身力氣衰弱,左眼視力也開始模糊不清。除了患有高血壓、白內障之外,醫生還查出他患有血脂異常症,每個月都得進新富郡醫院複診,醫藥費每次需要數十萬元。自從病倒,他之前給人家出租桌椅的生意已經做不了了,如今僅靠妻子在門前擺賣飲料,每天掙約10萬元來維持生活。如果病發需要留醫的話,醫藥費也要數百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