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購藥品後患無窮

網購藥品的情況越來越普遍,從“自家生產”、國產至進口貨、手貨等。職能部門表示:那是違法行徑,因為藥品是特殊商品,擅自買賣活動將對人體健康造成不良的影響,甚至是威脅人命。

網上購藥越來越方便。

網上購藥越來越方便。

網上診斷及售賣特效藥
只在互聯網上完成若干搜尋操作,使用者將找到多家供應各種各類藥品的網上藥房,從治療抗炎、止痛、解熱、止咳的普通病到癌症、心臟病、內分泌代謝、肌肉骨骼等複雜的疾病,售價僅上萬元至數百萬元。各網站隨時滿足客戶的需求。特別是,網上隨便售賣抗生素,而這是我國規定要有醫生開藥方的藥品。

撥電訂購一盒主治下呼吸道感染的Amoxicillin抗生素,一小時後,位於新富郡阮山街的一家網上藥房就上門送貨。類似情況,隨便售賣Augmentin抗生素並上門送貨的速度極快。然而,賣者毫不詢問醫生藥方,也不諮詢及指引買者服藥。

瀏覽trungtamthuoc.com網站時,我們實在眼花了,藥品種類及數量數不勝數。我們試訂購一盒主治2型糖尿病、務必有醫生指定服用的100毫克Zlotko特效藥,只要完成若干操作,我們已成功訂貨。再試訂購一盒主治肺癌的Osicent80藥品,售價為600萬元,賣方告訴我們:將上門送貨。

除了組織、個人自行建立網站以售賣藥品並上門送貨之外,Shopee、Lazada和Sendo等在線零售平台也視藥品為一般商品售賣,甚至網上經營力量還售賣“進口藥”。
“賠了夫人又折兵”

市衛生廳藥品業務科科長杜文勇藥劑師表示:經營藥品是有條件、須獲醫療機關審定及檢查、要達優良藥房工作規範(GPP)的經營模式。其中,每家藥房要有獲簽發執業許可證的藥劑師負責、售藥員、物質設施、裝設備和售藥規程等,可確保藥房的業務。須在藥房買賣藥品和符合法律規定,藥房營業時,藥劑師要在場以負責專業工作及諮詢。目前,2016年《藥品法》及法令細則的文件未規定網上售賣藥品的模式,所以在網上推銷及經營藥品的行徑是違反法律規定。

然而,杜文勇藥劑師承認:職能部門未能檢查網上售賣藥品的事情,因為網上的經營地址及相關資訊都不真實。想接近網上售賣藥品的組織和個人並不簡單,須要網絡安全機關、新聞與傳播機關、衛生廳配合才可如願。首先民眾別網購藥品,將對本身及親人危險,因為網購全部藥品不獲得任何職能部門簽發認證和執照,所以原產地不明和不確保質量。杜文勇藥劑師勸喻:民眾須服藥和按醫院指定藥方買藥,以及聯繫各家取得GPP認證的藥房,確保藥定已獲檢定及簽發流通許可證,同時得到藥劑師諮詢服藥安全及合理。”◆
2016年《藥品法》規定,藥品是特殊商品,只能以如下4個方式售賣:藥房,藥櫃,鄉坊醫療站的藥箱,專營藥材、藥品及古傳藥的單位。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勞動者正在守德市社保機關等待辦理享一次性社保手續。

解決一次性社保制度面臨不少羈絆

社保機關為外籍勞工、勞動能力衰退者等對象解決一次性社保制度事宜正面臨不少羈絆問題與不足之處,現有待各部、職能部門作出指引。

讀者意見

春節臨時工多樣化

勞工可選擇按月、按小時或按件計酬,但收入比平日高2至3倍。

在疫情期間無私相助

在疫情肆虐本市的背景下,許多相互輔助的義舉已讓民眾克服困難,生活更有溫暖及更有人情味。

增加受疫情影響者輔助計劃對象

守德市和21個郡、縣正緊急核查、統計從事水泥匠、網約“摩的”司機、保姆、家傭、擦鞋、街頭賣報等工作的自由勞工人數。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現正綜合,並提交市人委會審議,儘快以簡化手續作出輔助。

決心擊退疫情

本市由7月9日凌晨零時起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15天,這是本市進行全市社交隔離的第二次,決心及時遏止疫情傳播。明知困難重重,但本市民眾、各級政府和團體表示大決心並期待職能力量擊退疫情。

求助地址

中年病人懇求幫助

家住第一郡阮居貞坊陳廷樞街135/55/39號的江法(Giang Pháp)今年54歲,患有肺癆、雙眼視力模糊。他此前已經成家,與妻子育有1個兒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病人等錢做腎臟移植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興和A坊6號路門牌38號租住區租個小房子生活的黃永雄(Vòng Vĩnh Hùng)今年50歲,於4年前開始患上慢性腎衰竭的他,定期洗腎及定時服藥多年後病情不會好起來,反而加重了,如今他的兩個腎臟都嚴重損壞,醫生告知,以他的病情(腎衰竭已進入第五階段),必須早日進行腎臟移植手術方能救他的命,日前他與妻子及兒子商量,並得到家人的同意捐獻1個腎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