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與自豪

編者按:適值越中建交70週年(1950年1月18日-2020年1月18日),同時為慶祝兩國關係日益發展,萬古長青,本報謹向讀者介紹市越中  友好協會主席陳抗戰所撰寫的文章:“緬懷與自豪”。

  2010年5月15日,越南時任副總理、現為黨中央政治局委員、 胡志明市市委書記阮善仁出席中國廣西師範大學“越南學校紀念館” 開館儀式。

  2010年5月15日,越南時任副總理、現為黨中央政治局委員、 胡志明市市委書記阮善仁出席中國廣西師範大學“越南學校紀念館” 開館儀式。

1950年夏天,根據胡主席與中共中央和毛主席達成的協定,時任雲南省人民政府主席、雲南軍區司令員兼西南軍區副司令員、第四兵團司令員的陳賡大將指示雲南軍區負責越南陸軍學校到雲南省紅河州辦學事宜,提供必要的辦學設施以確保該校在和平環境中為越南人民軍培養幹部。

那時,雲南剛剛獲得解放,儘管面臨重重困難,雲南省人民政府和軍區仍努力做好後勤保障工作,選派經歷革命戰爭具有豐富經驗的幹部隊伍到校為教師、學員傳授作戰和指揮作戰的經驗。

我的父親陳子平少將,被黨中央和部隊任命為政委,與校長黎鐵雄少將共同負責把越南陸軍學校轉移到雲南。

童年的回憶

那時的我還是一個不到4歲的孩子,被父親帶進越南陸軍學校的行軍隊伍之中,從越北戰區到了雲南。雖然還很小,但我由此有幸見證了在無比艱難卻無上光榮的抗法殖民者的戰爭中,中國人民對越南人民的無私幫助,而最直接體現則是越南陸軍學校在華辦學期間中方給予學校的各種幫助。

除安排越南陸軍學校在雲南辦學外,1950年邊界解放戰爭後,中國政府又接收並安排中央學社區(包括科學學校、師範學校、普通高中學生達5000人)到南寧辦學,將越南少年軍校安置到桂林辦學。1953年,中國政府還接收越南少兒學校1000多名師生,安排到廬山辦學,後來該校又轉移到廣西的桂林市。

奠邊府大捷後,1954年夏天,我進入了桂林市的越南少兒學校學習。我們所有的越南學生都在和平的環境下生活學習,獲得了最好的物質保障。在當時中國人民吃不飽、穿不暖的條件下,這樣的幫助顯得尤為珍貴。我們是中國人民在教育領域對越南人民提供幫助的直接受益者。2003年,我們紀念曾在桂林辦學的越南少兒學校成立50週年。大家自豪地看到學校1000多名學生為建設和保衛祖國做出了應有的貢獻。我們永遠銘記中國人民、桂林人民當年為照料、養育和保護全校學生的成長而付出的努力。
對出任第三任駐華大使的父親的回憶

1959年,越南黨和國家任命我父親出任越南駐華大使。他作為越南大使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毛澤東主席遞交國書。毛澤東主席打破了外交禮儀,如家人般親切接見了我的父親和越南大使館的幹部。毛主席表示,這將是他最後一次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的身份上接受外交國書,預祝我父親順利完成工作任務,為發展兩國兄弟友誼關係做出貢獻。在接受此新任務之前,我父親曾與中國大使何偉到西北軍區的軍隊農場進行工作考察,據此準備中國援建越南12個農場的協議。1959年年底,我父親與中國農墾部簽訂了此協定。

1959年至1967年,我父親擔任越南駐中國特命全權大使。他傾盡全力鞏固越中兩國之間的友好關係。當時越南人民在邊搞建設邊抗擊美軍空襲保衛北方的同時,還要投身反抗美帝的戰爭解放南方。作為越南大使,我的父親多次向毛主席直接報告越南戰事,讓毛主席瞭解所取得的勝利、面臨的困難和前線的需求。我父親直接參與制定了中國支援越南人民抗擊美帝、建設北方的各項雙邊協議。

1965年,美帝國主義將戰爭擴散到越南北方,企圖阻斷北方對南方革命的支援。如同其他許許多多的越南青年一樣,我入伍參加了抗美戰爭。也同許許多多的其他戰士一樣,在無比艱苦的戰爭中,從個人裝備到槍枝、彈藥、糧食等各方面,我們都得到了來自中國人民及時、寶貴的支援。這些我們都銘記在心。

今年,在紀念祖國統一40 週年之際(1975年4月30日至2015年4月30日),新華社駐胡志明市記者陶軍採訪了我。在接受採訪時,我說:“我們這一輩參加過抗美戰爭的老兵永遠不會忘記中國人民對我們的幫助和支援。中國人民為越南人民的勝利作出了寶貴貢獻。”

現在,我參與到胡志明市越中友好協會的工作中,懷著對中國人民的真摯感情,我希望能為協會的活動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我多次組織原桂林越南少兒學校和原南寧中央學社區的教職工、學生代表團重返母校,拜訪那些當我們在廣西這兩座城市生活、學習時給予我們照顧的教職工、醫護人員。每次聚會場面都那麼地令人感動、真情洋溢,體現出深厚的越中情誼。在桂林,廣西師範大學也成為1951年至1975 年期間駐邕各越南學校全體教職工、學生的母校。

廣西師範大學建立了越南學校紀念館,我們為這座“友誼之家”提供了大量的資料和實物。2010年5月14日,該項目落成時,越南政府副總理阮善仁率越南代表團參加了隆重而友好的揭牌儀式。

越南學校紀念館落成後,我隨原越南教職工、學生代表團重返桂林,廣西師範大學領導熱情接待了我們。中國友人向我們提起了阮善仁副總理的發言:“越南留學生遍及世界各地,而這是第一座紀念越南學校和各時期越南留學生的紀念館。它將傳承兩國人民無比珍視的越中友好關係這一寶貴財富。”我,一名抗美戰爭時期曾在桂林生活和學習過的越南學生,感謝廣西師範大學,感謝對我們在桂生活、學習期間給予幫助的桂林人民,感謝你們建立起“友誼之家”。

今年是越中建交70週年。回顧70年來越中關係的發展,我深感自豪,因為我的父親  --陳子平獲黨和國家派到中國工作13年多(1950-1955年在越南陸軍學校工作,1959-1967年擔任越南駐華大使),為發展越中關係做出了積極貢獻。我們今天的兒孫一輩,也正積極投身到發展越中兩國人民友好關係的事業之中◆

市越中友協副主席、原越南在華留學生 陳抗戰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人人為大家

人人為大家

自2020年09月07至11日,本報社會工作組收到以下熱心讀者捐贈給各單位與個人的善款如下(恕不稱呼):

讀者意見

讓貧困者接近閱讀文化

4年多以來,本市一組年輕人已撥出時間來舉辦兩個慈善活動,那就是手傳書籍與免費書籍巴士。這是慈善活動中的一個新穎做法,旨在鼓勵閱讀文化,與缺乏書籍的貧困者分享書籍。

攜手合力輔助貧困者穩定生活

本市不少組織、個人近期繼續舉辦許多慈善活動,以攜手合力輔助因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貧困人士度過難關。

想恢復生活節奏,須樹立新社會秩序

學生停課逾90日後,於5月4日上午已返回學校復課。聯省客運與巴士服務也恢復運營。忙碌的生活節奏漸復正常,但亟需遵守紀律以樹立新的社會秩序。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求助地址

花甲病人無錢治病

單身長者張氏紅江(63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四坊阮志清街904/30A。她與兄弟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每天靠賣大約70張彩票,掙有7萬元養活自己。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供血不足等。今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多次待在家裡,無法外出謀生。大約1個月前,她的右腳不慎踩到尖銳物,腳底被刮傷,血流不止。進阮廌醫院包紮傷口,醫生吩咐說病人患有糖尿病,應注意清潔傷口,否則傷口越來越嚴重,甚至會潰爛。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末期腎衰竭病人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五坊羅庵街907/53E的黎福鴻(證件姓名羅文鴻)今年68歲,患有多種疾病,包括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病,而最嚴重的是末期腎衰竭。他沒有兒女,其妻於2014年因癌症醫治無效與世長辭,在醫院接受治療3年後,花盡所有積蓄,結果還是沒能挽救妻子的命。如今,輪到他自己多病纏身,每個星期必須進阮知方醫院洗腎2次,1個月的醫藥費由200至400萬元不定。他說,之前還得到侄兒資助醫藥費,近2個月來,也許因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導致生意冷淡,不見他繼續資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