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短信、社交網恐嚇及侮辱他人何時了?

半夜,突然收到一條恐嚇的短信,粗俗的話語像是當頭劈下。有一天,忽然發現自己的照片夾著各種污辱人格的話語在網上流傳開來,而自己卻不明原因。在這種情況下,會感到十分惶恐和焦慮,深怕這些遲早會傳到親人那裡。

“恐嚇”短信給人們帶來很多麻煩。

“恐嚇”短信給人們帶來很多麻煩。

局內人不知道該向哪兒求救,而不露面的壞人仍涎皮賴臉,咄咄逼人。以下是讀者講述關於自己的遭遇。
深夜遭受到“恐嚇”

8月18日晚上10時半,某讀者收到一條短信,語氣很粗俗。內容清楚地寫明了讀者的姓名、人民證號碼、工作地點,並威脅說他和其親人的生活會受到讀者行為的影響。他們要求回撥他們提供的電話號碼以解決問題。

該讀者已經閱讀了許多警告資訊,認為這是威脅或詐騙短信。讀者本人並沒有與任何人有瓜葛,也沒有向任何人貸款以牽連到發這種短信的流氓對象。然而,讀完短信之後,讀者感到無比震驚,感覺像有人在其面前當頭劈下,在不知情下被人用粗言穢語辱罵,而且發生在深夜,使讀者感到無比惶恐。

讀者很擔心,因為讀者不知道自己的個人資訊是從哪裡被洩露的,為什麼會落到這些人的手中?他們竟有這樣大的本事掌握了關於讀者和親人的信息?讀者通知親戚,如果接到任何不尋常的來電,就讓讀者知道,但除了攔截他們的電話號碼,讀者不知道還能做什麼。哪個職能機關肯受理這種情況?這意味著像讀者這樣的人可能會多次遇到這種情況。

在這個有多種以恐嚇性追債形式的時代,很多人都擔心自己的熟人之中是否有人借債,而影響到整個家庭,丈夫和孩子,整個大家庭、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等,到後來才弄清楚原因何在,為什麼他們被恐嚇!

明目張膽侮辱他人

當讀者收到一張她公司一名員工被討債資訊的照片時,她感到很震驚,因為其中有她和一群裸體女子合照的照片,圖片說明是:“當娼妓還債”。

照片中的資訊還註明,讀者是與被追債人員合作、串謀貸款後不還債,而她從來沒有借貸過,也沒有託任何人貸款,也不知道其員工向誰貸款、在做什麼。而現在讀者突然被他人扣上了“勾結同謀包庇行為”、“詐騙、利用個人信任侵佔財產”、“賣淫還債”的帽子。

當這些資訊在臉書上轉發給她的許多朋友時,她更加震驚。幕後者公然侮辱了她的尊嚴,但除了感到沮喪之外,她和其他人似乎對這些不良分子無能為力。

這件事使讀者非常震驚,長期影響了她的工作和生活。讀者希望職能機關能盡快採取有力和徹底的措施,處理這種違法攻擊他人的行為。

感到惶恐,不知該向誰求救

雖然讀者沒有向任何人或任何金融公司借錢,但當她收到一條來自陌生電話號碼的恐嚇短訊時,她仍然感到困惑和惶恐。她經常看報紙和看新聞,所以知道這些短信技巧。雖然保持著平靜的心態,並自我安慰“身正不怕影子斜”後,她開始懷疑是不是親戚、熟人或某人用了其名字去借貸,現在債主根據貸款合同中的數據找債務人討債。可知這是一種恐嚇,讓她主動聯繫並落入騙子圈套,還是他們是真正“討債”。然後也許有一天,他們來找她或其親人攻擊並討債呢?在社交網上,有很多打殺場面、行兇討債、混戰、無端打架的視頻等。而且很有可能一不小心“砸到”自己或親人的頭上。不光是讀者,許多人在收到那些恐嚇性的短信時,肯定也有類似的想法。

任何人在她這種情況下都很擔心,好像有人在默默地“監視”她的一舉一動,讓她更加惶恐和憂慮。但是,現在可以將這短信報給地方政府嗎?應該向誰報告?收到帶有恐嚇語氣的不實際短信時,她問心不怕,因為她沒有欠任何人,也沒有跟任何人有瓜葛。向電訊供應商通報這是垃圾短信,最多只是處理發送短信的電話號碼。而真正的人是帶著真正的威脅者,他們仍然從容不迫地繼續使用其他電話號碼來“恐嚇”許多人。

希望職能機關嚴厲懲處類似案件,以震懾那些通過短信與社交網不擇手段挑戰輿論和法律的人◆

玉簪-清多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勞動者正在守德市社保機關等待辦理享一次性社保手續。

解決一次性社保制度面臨不少羈絆

社保機關為外籍勞工、勞動能力衰退者等對象解決一次性社保制度事宜正面臨不少羈絆問題與不足之處,現有待各部、職能部門作出指引。

讀者意見

春節臨時工多樣化

勞工可選擇按月、按小時或按件計酬,但收入比平日高2至3倍。

在疫情期間無私相助

在疫情肆虐本市的背景下,許多相互輔助的義舉已讓民眾克服困難,生活更有溫暖及更有人情味。

增加受疫情影響者輔助計劃對象

守德市和21個郡、縣正緊急核查、統計從事水泥匠、網約“摩的”司機、保姆、家傭、擦鞋、街頭賣報等工作的自由勞工人數。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現正綜合,並提交市人委會審議,儘快以簡化手續作出輔助。

決心擊退疫情

本市由7月9日凌晨零時起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15天,這是本市進行全市社交隔離的第二次,決心及時遏止疫情傳播。明知困難重重,但本市民眾、各級政府和團體表示大決心並期待職能力量擊退疫情。

求助地址

中年病人懇求幫助

家住第一郡阮居貞坊陳廷樞街135/55/39號的江法(Giang Pháp)今年54歲,患有肺癆、雙眼視力模糊。他此前已經成家,與妻子育有1個兒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病人等錢做腎臟移植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興和A坊6號路門牌38號租住區租個小房子生活的黃永雄(Vòng Vĩnh Hùng)今年50歲,於4年前開始患上慢性腎衰竭的他,定期洗腎及定時服藥多年後病情不會好起來,反而加重了,如今他的兩個腎臟都嚴重損壞,醫生告知,以他的病情(腎衰竭已進入第五階段),必須早日進行腎臟移植手術方能救他的命,日前他與妻子及兒子商量,並得到家人的同意捐獻1個腎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