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無法辦理隨身證件

許多人從小住在本市,但因某種私人理由而他們在戶口簿裡的名字被刪除,後因房屋已出售或被拆遷,他們卻無法申請再登記戶口。

許松州因沒有戶口簿,故20年來無法辦理申請新簽發人民證。

許松州因沒有戶口簿,故20年來無法辦理申請新簽發人民證。

從而發生不少麻煩,尤其是不能申請簽發、更換人民證。
戶口簿與人民證問題

現年54歲、家住新富郡的許松州表示,小時候住在舊邑郡第四坊張永記街(現是阮文寶街)57號並靠祖母的關係獲登記戶口。1984年,19歲的阿州獲簽發人民證。然後,他參加青年突擊力量,不住在該地址,故他在戶口簿裡的名字被刪除。不久後,他退伍回鄉,但不能登記戶口,而只獲得簽發有期限的暫住簿(KT3)。

從此以後,他到處謀生。至2017年,他父親與祖母去世時,全家決定把房屋出售。到目前為止,他只有從1984年簽發的人民證,但至今已過期。當他到公安機關更換新人民證時,接受卷宗的幹部說無法為他辦理,因為他沒有常住戶口簿。

不僅是阿州,家住第五郡、現年35歲的阮氏黃莊也遇到類似情況。阿莊的父親是阮文貝,戶口簿上註明其住房地址是第五郡第五坊咸子街(現是武文傑街)414B號二樓。從1982年,阿莊一家住在此房屋,但阮文貝沒有給妻子和兩名子女辦理登記戶口手續。

1999年,阮文貝去世,本市於2000年拆遷此區域以拓寬東西大道,故她一家要搬到其他地方居住。因沒有常住戶口,故她一家沒有人民證。沒有隨身證件導致她遇到不少困難,沒有機會找到一份好工作,甚至不敢到遠處租房,因為她怕房東拒絕。她表示:“從長大後,我們屢次聯繫權力機關以申請簽發人民證,但因沒有足夠手續和條件,所以一直被拒絕。”

登記戶口要有擔保人

市公安廳所屬社會秩序行政管理警察科代表對上述場合告知,該單位於2016年頒行第916號《計劃》,旨在指引解決上述沒有隨身證件場合。具體是,民眾有合法的住處就可以登記暫住或常住。但上述場合都是戶口簿內的名字被刪除,房屋已出售或被清拆,無法再次登記戶口。無論如何,他們的卷宗仍在本市,故他們將獲得在本市登記常住,條件是要有合法的住處。

合法住處可以是個人住房或租房、借住房屋。任何機關、組織、個人出租、出借住房,則要確保人均居住面積(本市迄今仍採用人均居住面積為5平方米)。此外,出租房屋、讓他人借住的個人、組織與租用人或借用人要聯繫公證處簽署租住或借住合同並公證。那些場合因沒有人民證或人民證過期就不能公證,民眾可以聯繫人委會以確實借住和確保人均居住面積符合規定,才能辦理登記居住手續。

對於想獲簽發戶口簿或暫住簿的場合,就要證明合法的住處(借住或是屋主)。然而,幾乎遇到此情況是家境貧困的勞工,沒有房屋,房東就要保證給他們借住。若房東同意讓他們借住和給他們辦理登記暫住,則後者就獲得簽發暫住簿。類似情況,若房東同意讓他們借住,並同意給他們登記常住,則他們得到簽發戶口簿。

社會秩序行政管理警察科代表強調:“登記居住一事十分簡單。問題是哪位房東同意讓他們借住,並給登記暫住或常住。若沒有房東的同意,他們得不到簽發戶口簿。想辦理人民證、公民身份證,一定要有戶口簿。”

市律師團裴成律律師就上述問題告知,人民證是公民的隨身證件,獲公安機關證實,旨在確保落實公民在越南領土上往來和交易的權利和義務。因此,人民證與常住沒有強制的關係。

然而,當公民要申請新簽發、更換、再簽發就要出示常住戶口簿。每當辦理人民證就得到要求出示戶口簿, 故若干場合遇到戶口簿與人民證問題。裴成律律師提    出疑問並認為:“那項規定是否有必要?因為人民證簽 發流程是讓國家權力機關可以監察、管理行政、社會治安秩序。”◆
無人民證仍可以登記暫住

市公安廳所屬社會秩序行政管理警察科幹部告知:“有關執法原則方面,公民到任何地方居住就要在當地公安機關登記暫住。民眾不登記暫住是違反法律規定。”
當登記暫住須出示人民證。若無人民證或民證過期,民眾可以出示過期的人民證,或說明無人民證的理由,遞交陳述書以證明自己的身份和向公安機關保證。當地公安機關和政府常輔助民眾登記居住證件。

雪 梅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丁文成董事長(右)將善款轉交隆安省人委會代表。

SCB 捐建 20 間情義屋

〔本報消息〕值“七‧二七”榮軍烈士節即將來臨,為了發揚團結、互助與報恩答義的精神,西貢商業銀行(SCB)昨(30)日已贊助12億元給隆安省人委會,以為越南英雄母親的家屬、政策優撫對象建設20間情義屋,這些對象也是當地的貧困家庭。

讀者意見

讓貧困者接近閱讀文化

4年多以來,本市一組年輕人已撥出時間來舉辦兩個慈善活動,那就是手傳書籍與免費書籍巴士。這是慈善活動中的一個新穎做法,旨在鼓勵閱讀文化,與缺乏書籍的貧困者分享書籍。

攜手合力輔助貧困者穩定生活

本市不少組織、個人近期繼續舉辦許多慈善活動,以攜手合力輔助因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貧困人士度過難關。

想恢復生活節奏,須樹立新社會秩序

學生停課逾90日後,於5月4日上午已返回學校復課。聯省客運與巴士服務也恢復運營。忙碌的生活節奏漸復正常,但亟需遵守紀律以樹立新的社會秩序。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求助地址

古稀老人請求幫助

現年76歲的黃創興與太太陳月清(68歲)住在第八郡第十二坊豐富街100/23A號。他年輕時靠打散工、當苦力掙錢養家餬口。6年前年滿古稀的他,體力變差再也幹不了重活,於是每天騎著自行車到處去撿破爛,夫婦倆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那時候,陳月清身患多種疾病,包括有高血壓、心臟病、肺炎等,花了不少錢醫治,如今病情也相當穩定,每個月都要進醫院複診和領藥服用。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中風老翁求助醫藥費

家住新富郡富忠坊框越街236號的梁寶鴻(現年67歲)與妻子農四嬌(62歲)和2個兒女、1個外孫女住在一起。4年前他曾經中風,但病情並不嚴重,醫治後就很快恢復健康。沒想到去年他再度中風,導致左邊身力氣衰弱,左眼視力也開始模糊不清。除了患有高血壓、白內障之外,醫生還查出他患有血脂異常症,每個月都得進新富郡醫院複診,醫藥費每次需要數十萬元。自從病倒,他之前給人家出租桌椅的生意已經做不了了,如今僅靠妻子在門前擺賣飲料,每天掙約10萬元來維持生活。如果病發需要留醫的話,醫藥費也要數百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