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谁是你的独一无二

课堂上,孩子们在学习词语,很多词语专指某一种情感,某一种事物,更专指某一类人,例如“豆蔻”就专指芳龄13、14岁的少女。

(示意图:互联网)
(示意图:互联网)

唐代诗人杜牧有一句:“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这个“豆蔻”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孩子们听得很认真,清澈的双眸闪烁着春天般的阳光,看着她们,忽然就有一种春水般的柔情激荡在胸口。

试想,这世间万物每一种事物,都有属于它们的专有词汇。豌豆,扁豆,红豆,植物的每一个专有词汇都对应了它们生命的特点,赋予了专属于它们的独特生命力。

下过雨的院子,阳光刚好,穿过母亲搭好的黄瓜架,不顾鞋上的泥泞,去探望几株豌豆,叫一声“豌豆”,那些缀着水珠的藤蔓就会调皮地带着可爱模样,向你投来懵懂的目光。而篱笆旁的一棵柳树,你若喊它的名字金丝柳那是你对它的恩宠。那它在阳光下的金灿模样,是不是会如缕缕金丝随风摇曳呢?

当你给某一类事物中的某一个起了新的名字,那么这个事物,就被赋予了一种独一无二的宠爱。在茫茫宇宙中,它曾是庞大群体的一员,没有很特别,也没有独一无二的特别属性,但是,当你独独把它从群体里拎出来,命了名字,有了它的专属词汇,那它的生命就与你的生命紧紧相连。

母亲就曾站在院子里,对着一些植物闲谈。“‘荷包’你开花了啊?……”母亲轻呼的“荷包”,是一大丛“荷包牡丹”花,那是独属于母亲与花之间的心照不宣。母亲呼唤它的时候,是否想起她儿时的玩伴?不仅母亲如此,女儿也总是欢天喜地喃喃“小竹子”“小竹笋”那是两只仓鼠的名字。我实在不明白“竹子”“竹笋”和“仓鼠”有什么必然的联繫。我也曾给我家先生起过“小猪佩奇”的名字,是何种原因让我觉得,我家先生是动画片里的小猪佩奇呢?我自己也忘记了,但是,我知道,这是专属于我们的情话。

曾经见过两个小孩子给彼此起专属外号,被对方知道后,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最后女孩子撅嘴跑开,只留下男孩子怔在原地。多年后,他们到了大学,或者成家立业,提起当时年少,一定会忍俊不禁,开怀大笑。

因这专有的独特爱称,很多伟人也留下了一段又一段的佳话。鲁迅就有专属于许广平的名字“白象”,而鲁迅又亲昵地专称许广平为“小刺猬”。周恩来也曾以“小超”称呼妻子,而以“翔”自称。这专属的称呼,让我们感受到一代伟人纸短情长的绵绵深情。这种在名字上的专属称呼,是一种心与心的心心相通,是心灵的契合。它诠释了生命与生命相融汇的美好境界,纯粹,高尚,绵绵深情,令人回味。

她喜欢梧桐树,你就种了一城的梧桐,那是专属于一个女人的爱。深情若不辜负,该是一种多么美的境界啊!对某一种事物深情,对某一个人深情,都是对爱的诠释。它们是美好心灵的折射,是心灵的徜徉之所,是对这个世界的温柔回响。

想一想,在茫茫宇宙中,我们是否也曾有过属于自己的专属事物呢?是一棵树,一朵花,一条河,还是一个人,它(他)们在我们忙忙碌碌的人生中,一闪而过,却成了我们一生中无可替代的专属。无论何时,只要我们一有闲暇,想起后,就会莞尔一笑,让这漫长的岁月,因这份专宠而缀满星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