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同志治丧委员会名单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跌碎 一地的陽光

夏日炎炎,午後的陽光特別燦爛,我坐在一室的寧靜中,一杯清茶,一摞詩冊伴我,書香正濃。我隨手拉開暗紫色的窗簾,推開窗扉,一股耀眼的光亮跌跌撞撞的倒進我的室內,跌碎了一地的陽光。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凝視著;這些帶著窗框縷花暗影的碎片;一塊塊晶亮的、多種棱形的陽光,就像萬花筒中那些五彩繽紛的花辮,令人感受到光彩奪目的魅力!我就如此地繼續定睛注視著,這些暗亮分明、奇異眩惑的圖形。腦海頓然泛起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波濤開始翻騰,在搜索那些曾經的、熟稔的、沉落了的記憶……

啊!是了!那是1974年的夏天,同一的天氣,同一的時光,只是地點在海心的“月影樓”。“月影樓”是當年我暗自起的,因池振媛的筆名叫“海心”,寓意“碧海青天夜夜心”,自許為孤寂的嫦娥,所以我認為她的樓閣稱為“月影樓”也很恰當。想當年我們一班相熟的青年文友中,有3大“孟嘗君”,兩男一女;兩男是藥河和秋夢,一女是海心。
他(她)們都非常熱情好客,他(她)們家的大門永遠是為我們敞開的,抱著“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那種寬廣的胸襟,熱誠歡迎朋友們到訪、談心。所以上述3地常是高朋滿坐,談天說地的好去處。但3地間卻還是有一個小小的差異,除了大家同是文藝愛好者外,就是每地聚合的文友在性情和風格上都各有不同,是否與“物以類聚,志同道合”的因素有關?

藥河的“不悔樓”是他自己取名的,因他為了一個“伊”,常在口中唸著:'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所以把愁困的樓房題名“不悔樓”。樓是樓了,是不准登樓入室的,大家只是圍坐在樓下的客廳中,飲茶、喝咖啡、有時品點酒,然後高談闊論中外文學,古今詩畫。來這裡的多是較為前衛的詩友如《存在詩社》和一些畫家們。而秋夢的“菠蘿蜜樓”取名是因他屋前種有一棵碩大的菠蘿蜜樹。
每晚我們坐在露台前喝菊花茶、乘涼、談詩,正好面對高大的菠蘿蜜樹,茂盛的枝葉隨風婆娑起舞,發出沙沙悅耳的囈語,給我們帶來了多麼清幽的景緻、詩情、以及奔湧的靈泉!秋夢與我都認為:“菠蘿蜜”與佛學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似乎有點共通的意象、佛理,所以就起樓名為帶點禪意的“菠蘿蜜”樓。也因此樓曾留下許多佳話(不便在此贅述,略過),引來藍兮就地取材,寫下了著名的“就把臂彎交給伊”、“禪給DM”等詩作,秋夢也跟著寫下膾炙人口的“菊花茶”,而我也有感寫下了一篇“菠蘿蜜樹”的散文。
喜歡到來此樓的青年朋友,大多為喜愛新古典詩的文友如“風笛詩社”及萬幸大學所組成的“雨蕭詩社”中的4朵金花。而海心的“月影樓”多是“向日癸文社”和一群愛好文學的摯友及筆友們聚集之地。當然以上3大雅樓也有部分文友通常川流各處的,而我就是其中之一,每一樓閣都常看見我的蹤影。

3大雅樓中,“不悔樓”處於熙攘的大巷中,屋外人聲嘈雜,屋內的前衛詩人性情也較為直率、不羈,緦愛大聲研討各派詩家長短,面紅耳赤的爭辯不休。說不好聽的是阻礙了藥河母親的清休,說得好聽的是經過多番討論後,大家都增長了許多見解和智識。而秋夢的“菠蘿蜜”樓卻如一泓清涼的秋月,正淡淡的照亮著露臺,文友們在輕談淺論中也各自獲得互補良多。
若說“不悔樓”是陽剛之地,亢奮振作的一面,則“菠蘿蜜”樓是祥和之處,帶有點“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文雅氛圍。而海心的“月影樓”又是另一番光景,海心的“月影樓”處在深巷裡一個寥靜的地點,樓不很大,我們聚會的客廳更小,約12平方米左右,3面環窗,佈置簡潔幽雅,說話不會影響別人,別人也不會影響我們說話。兼且主人海心以及她的家人每次都茶、餅、糖的誠意拳拳接待,所以常來“月影樓”聚集的朋友是三地之冠。而我也是常客之一◆(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