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電話鈴聲不再響了

不是人人都能走到90歲,您已經很堅強、很努力走到了這一天,也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您走完了您的人生旅程;縱然您對這個世界多麼的熱愛、留戀,縱然兒孫們多麼的不捨,你還是必須要離開,兒孫們還是要無奈的放手,讓你到另一個國度!
那個電話鈴聲不再響了
您離去了,您的音容卻永遠留在我的心坎中。在您九十年的坎坷人生中,我有幸是您的兒子,在您的關愛養育中成長,在艱苦歲月中陪伴您披荊斬棘,開拓新的人生里程,越過饑寒交迫的日子,迎向溫飽生活。生活是安定了,以為苦也挨過去了,可是您卻要承受疾病之苦。在你60多歲那年,以為心室擴張會把您帶走,在兒女的驚慌失措中,您頑強的求生意志,把死神擊退了。可是卻無法回復往日的健康,每天都要服一大堆的藥物。在此後的歲月,雖然多次進急救室,每次你都是帶著勝利的笑容回家。

當我離開家鄉來到這座城市工作,當貧窮落後的家鄉有了電話線開始,每一天我們都至少要通一次電話,多半是您打給我的,就在那個近黃昏的時段,您知道那是我下班回家的時候,那個從不失約的電話鈴聲響起,我就知道是您打來的。即使我到各省出差,那個電話鈴聲也從不缺席,那個不變時刻的電話鈴聲,甚至連我的同事也知道是誰打來的。陌生人也許不會相信我已是50歲人了,還每天接到媽媽的電話。其實電話的內容只不過是:你吃飯了沒?和告訴我她一天的生活瑣事。
坦白說,有時候工作正忙著,真的覺得很煩,可是又不敢掛斷怕她生氣,只能溫婉的告訴她我在忙著,稍後再打回給她。媽媽也是通情達理的人,從沒因此責怪過我,這個鈴聲一直陪伴著我每一天。約在一年前就逐漸減小了,打來的時間也不一定了,媽媽的體康日漸差了。當她感覺氣力充足的時候才打過來,或者只講幾句報平安就掛斷了。我也不敢打回去,怕她正在睡覺打擾她,如今媽媽走了,這個定時電話鈴聲永遠不會再響了!

當我們完成每一項任務時,心裡覺得很輕鬆,很快慰。但有些責任完成了,心裡卻是撕心裂肺。爸爸在11年前走了,今天媽媽也走了,我已完成了做兒子的責任。可是我一點也不輕鬆,一點也不快樂,換來卻是無聲的痛!從年幼到成長到今天近耳順之年, 親身感受到媽媽的忙碌、刻苦、勇敢、堅強、不屈服命運的個性。小時候家貧,媽媽在家趕著做完家務就替人糊紙袋增加收入來幫補家用。在買不起被褥的日子,媽媽買麵粉袋縫成被子。在農村初期,每天步行來回6公里到“山車”除草、播種、收割。
這段饑貧歲月,媽媽採摘野菜、蕃薯、木薯、粟米讓一家人充饑。自製麵豉(黃豆醬)佐膳,後來還銷售成為當地最受歡迎的產品。用蕃薯做餡包粽子過端午節。DIY糯米製成餅乾過中秋節。媽媽的雜貨店是從30年前賣出5毛錢的醬油、魚水、食鹽做起來的。媽媽的一生除了生病的日子,都是忙碌著的。她總要找工作來做,總是閒不下來。60多歲時,醫生就吩咐不要操勞,可是媽媽卻說,“我什麼都不做就會發病。”之後,繼續做飯做菜。
媽媽一次又一次帶著勝利的笑容走出醫院,我們都說那是奇跡!除此之外,還有那堅持做運動鍛煉的習慣。媽媽常說,我不想拖累你們,只要能站著我就要做運動,鍛煉好自己的身體。就這樣,雖然有心臟病仍能存活了近30年。這一份堅持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如果不是熱愛生活、熱愛兒孫,早就垮了。

在最後的日子,因為年事已高,各種病齊發,媽媽知道自己大限已到,本不願進醫院的,除了怕花錢外,本意是要在家中終老,無奈各種痛楚齊襲,不能忍受,只好順兒孫意進醫院。看著那一根根管子幾乎插滿媽媽全身,我們是多麼的痛。這一次奇跡不再出現了,趁著媽媽還存最後一口氣,我們把媽媽接了回家,達成了媽媽最後的  心願。別了,我的媽媽,一個堅強、克苦、省吃儉用的中國傳統婦女。我們母子早約定了,來生再  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