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鳳凰‧白玉蘭

清風拂來,清香撲鼻,我疲累的心為之一振,不由得將視線從冗雜的事務中拔出來,投向  窗外。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南窗外是兩棵梧桐樹,有五層樓那麼高。樹幹筆直,直插雲霄。樹冠廣闊,亭亭如蓋。
據說,這兩棵梧桐樹所生長的地方,是本市最好的風水寶地。於是,每年高考前,總有許多家長帶孩子來參拜這兩棵梧桐樹。他們在梧桐樹下燒香作揖,許下虔誠的心願。

我是不大相信這些的,栽下梧桐樹,不一定能引來金鳳凰。很多事物,一旦抹上功利的色彩,就失去了它本身的可愛。我還是鍾情於那唐風宋雨裏的的梧桐樹,獨憐那憔悴的葉子上掛著的濕漉漉的離情和別苦。

北窗外是一排玉蘭樹。迎風招展、英姿颯爽。我喜歡玉蘭的姿態,遠勝過它的芬芳。

玉蘭花潔白、舒展,外形極像蓮花。它綴在綠葉叢中,一朵就是一座觀音,一片就是一條銀河。即使枯萎,也是坐化枝頭,不會零落成泥。

在沸騰的校園,到處是朝氣蓬勃的氣息。只有玉蘭,亭亭於紅塵之上,那麼嫺靜,那麼聖潔。望著它,雖處喧囂也如置荒野,我甚至能聽到自己內心露水滴落的聲音。

玉蘭在五月初開,六月盛放。五月,正是高三學子化蝶前最黑暗的時期。玉蘭靜坐蓮台,為孩子們點起祈福的燈盞。而到了六月,玉蘭就會撕開自己的內心,以白色的閃電,為孩子們吹起衝鋒的號角。

一年一年的學生,像一群一群的鳳凰鳥,從開滿玉蘭花的枝椏上飛走。他們留下的空巢,很快又會住滿新的小鳥。只有樹的守護者,一年一年,蒼老了容顏。

如今,玉蘭盛放,我的又一屆學生又要高考了。我知道不久,校園裏的玉蘭花,會在雪片般飛來的喜報中,悄悄退場。然後,孩子們又將羽毛一般飛散。

而我,願意一生將自己的心供奉在這寂寞的蓮台,將自己素白的年華,演繹成一樹純美的花開,給所有遇見的人以美和清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