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情不悔 隨意讀書

自小養成愛書、讀書、藏書的習慣,剛認識幾個字就鍾情上小人書,後來又捧起大人的書,雖然是囫圇吞棗,卻也讀的有滋有味,愛不釋手。現在方意識到,那時看小人書,或看大人的書,充其量只能是一種天真的好奇心所使然,壓根沒有求知和探秘的慾望,至於理解與吸收,或受什麼重要的啟發及為自身學習與創作服務更是無從談起了。但這種迷書與癡書的“嗜好”一直陪伴我走上社會,參加工作,成了文學與新聞的“兩棲”工作者,還零零散散地出了30餘本自己寫的小書。對於這種被我喻為隨意讀書的方法,到現在我還鍾情不悔,樂此不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對於書,“讀的進去,方能百事可做。”應該說這種隨意讀書的方法還是很實際的,一個人無論做什麼事,包括讀書首先要從主觀上努力盡心,勉強敷衍是做不成任何事情的。讀書同做學問一樣,心境有沉浮之別。心之沉者,就能一事一物,潛心鑽研,不為世俗、風氣、雜念、金錢、利慾所動;心之浮者,往往見異思遷,三心二意,遊浮不定,常常還會為社會的時尚或金錢利慾所心動往之。
凡心之沉者皆成大學問,或大思想,反之,凡心之浮者,則貌似忙碌實則一事無成。所以,我在讀書上提倡海闊天空,我行我素,隨心所欲,為我所需,只要感到有興趣什麼時候都可以“拿過來”,讀多少頁並不重要,喜歡怎樣讀就怎樣讀,願意讀哪就讀哪,不給自己硬性地制定計劃和定時定量。若遇有情味相投的章節篇幅時,讀它個徹夜不眠通宵達旦一氣呵成也屬情理之中。我尤喜歡從後面往前看,比較注重結局而後再去探究其原由,有的書看看序言和後記也算入目入腦了。
本來嘛,讀書就是各有所用不同。同樣讀先秦子《昭明文選》,杜甫是為詩歌創作服務,朱嘉是為其哲學體系服務;同樣是唐詩宋詞,有人是為了消遣,有人是為了愉悅,更有人是為了學詩煉嘴皮上的功夫,也有人是為了尋找感懷寄託,對應調節情緒;又有人是為了研究歷史,推敲語言等等不一而論。但對我來說,讀書的目的最為簡單明確,一是愛好,二是益處,但這些需建立在理解或為己所用的基礎上。

我讀書還有一個毛病,睡前和起床後不翻翻身邊的書,總進入不了睡眠的狀態,起床也精神發蔫。這種隨意而無規律的讀書法,後來我在林語堂先生那裏找到了感覺和境界。他老先生云:“自由的讀書,開茅塞,除鄙見,得新知,增學問,廣識見,養性靈。”

確實如此,讀哲學家的書,它能給你博大的知識,精緻的思辨;讀文學家的書,它能讓你感受到情感的豐滿,文辭的動人,所受到的教育和獲得的啟發都是別人享受不到的快樂。

由此可見,為書所感,別有情趣,心中有書,不讀亦樂。

日前見媒體報導,有很多國家已經確定了“讀書節”,還設立了“讀書月”,這真是大好的消息,讀書有節,可喜可賀。

生活在市場經濟商品競爭中的我們,實際是最需要書籍的陽光和知識的力量,儘管有人認為書中已無“黃金屋”,書中更無“顏如玉”,但是,“三日不讀書,語言無味,面目可憎”(蘇東坡);“讀書足以怡情,足以長才”(培根),還是有其執迷不悟與鍾情不悔者。如我輩等就忠貞不渝地信奉書是人類文化的載體,傳承文化的階梯。多讀點書,隨意讀點書,做一個讀書人,總是於己於國於民族有利的,對人類文明一代一代地進步發展有其促進推動的積極作用。
換言之,讀書習慣的養成與風氣的如何?更是檢驗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有沒有作為,有沒有發展和能否立足於世界民族之林的重要砝碼。在這方面法國人曾首開先河設立過“讀者獎”,而評委全部是從千千萬萬個讀者當中篩選出來的,它的主要條件就是每年讀書必須要達到30本。

這個做法真好,既能提高社會公民的文化水準和閱讀欣賞的水準,又能提高全民族的素質。從“讀書節”和“讀書月”起,我們是否也能儘快養成隨意地多讀點書(如能讀上30本書更好)的習慣,把“書少非君子,無讀不丈夫”的至高境界兌現於“天天讀”的實踐之道中◆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