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心話

“老師,您好!我是鄭惠燕。”這是剛開學時,我跟班主任陳思藝老師說的第一句話。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回想起來至今已有兩年了。現在快要高中畢業了,自己的願望快能實現了。我本來該開心的,但為什麼一點都不開心呢?可能因為我捨不得這個學校。雖然平常到學校都要做作業、唸書很累,但現在我一點也不願離開!我捨不得離開老師們,其中最捨不得是我的班主任。

回想剛上高一時,我還不了解他,但經過兩年的陪伴,我終於瞭解他了。上課他講書之後,經常叫我們抄寫,因此有時我覺得有點不喜歡,習慣不了他的教學方法,但慢慢我懂了;他叫我們多抄寫不是討厭或是故意為難我們,而是他很愛我們,他想我們在考試時取得最好的成績。

我捨不得離開同學。當初我也不習慣他們的性格。平常他們說話很多,我總覺得很難受,影響我的學習……但在一起兩年了,一起讀書,一起生活,也習慣了,不覺得難受了,甚至如果哪天他們安靜下來,不講話了,我倒覺得缺了點什麼的,不太習慣了,哈哈,真奇怪啊!但現在快要分手了,我覺得捨不得!比如班內的國君和登科,雖然每天都在“吵架”,也常常惹我生氣,甚至有時我要“打”他們呢!如果以後不見面了,我還能跟誰“吵架”呢?!一想到這就覺得愁悶極了。。。現在我只能盡心盡力地學習,好好真心的對待老師和同學,留下個美好的印象,畢業後不覺得遺憾!

最近老師給的作文題是:《內心話》、《畢業感言》。讓我意識到,我真的快要畢業了,真的快要離開學校、教師和同學們了!

我能在這間培青學校上學,能遇見老師和同學是我青春時期最幸福的事了。教師教我什麼是做人道理,如何待人接物等等;同學們讓我懂得什麼是友誼,什麼是集體團結的精神,我們經歷了很多事,有悲傷的,有歡樂的,有痛苦的,又嫉妒的……

最後我只想說的一句話是:“老師,今後即使畢業了,我都會經常回學校探望您的,有什麼不懂我也會立即請教您的!”。同學們,希望你們今後誰都有個光明的前途◆

珠洋培青中學 鄭惠燕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教育與輔業

與孩子一道安全使用移動設備

孩子使用互聯網與日俱增,但此舉潛伏影響健康、心理的危機。我國今年暑期受疫情肆虐,須實施社會隔離,孩子只能在家與移動設備“為伴”,導致不少家長擔憂。

線上學習是疫情中必要趨勢

疫情不知何時獲得控制?學校也不知何時才能完全復課?現在仍未能做出正確的答覆。因此,線上學習不只是必要,而且似乎是唯一的措施,強逼師生都要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適應,視為世界一件正常的事情。

為勞動者創造就業機會

〔本報消息〕越南勞動總聯團日前與職技教育總局舉行會議,以討論有關2021-2025年階段職技教育發展的計劃。目前,越南工會的職技教育單位有28個。據評價,2016-2020年階段,越南勞動總聯團所屬各職技教育學校大有起色,通過招生概算達34萬6042人(高等2156人、中專2萬8394人、初級及成年職技培訓29萬4270人),完成既定計劃的110%,比2011-2015年階段增48%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