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母校

歲月匆匆,花開花落。7年在學生宿舍的生活眼看就要過去了,在即將離別的時刻,我的心中充滿了留戀和感激之情。7年的中學生活歷歷在目,母校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是那樣的熟悉;老師的教誨、管束是那樣的刻骨銘心;同學彼此的情誼是那樣的親切。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落寞的步伐不其然來到了操場上,此時的操場,彷彿仍回蕩著熱鬧的呼聲。那激烈的足球比賽又浮現在了我的眼前;龍獅隊有板有眼的練習場景;舞蹈隊隨著音樂翩翩起舞不斷地在我腦海裡重播……

我走回了我們高三的課室,觸摸著我的課桌,觸摸著椅子,觸摸著墻上張掛的習作。我彷彿看到了老師正在看著我們複習作文。同學們都在埋頭地看寫作,而我卻伸手在台下看手機。當被老師發覺時,我卻辯稱說查資料,其實心裡很不是滋味。當時,老師和大家說了一番話:“如果你們能正確地利用手機作為學習的工具,我鼓勵!但相反的話,你們自己就要好好的想一想,你們已經是快要踏出學校門檻的高中畢業生,無論你們以後是否繼續升上大學還是工作,都意味著要面對五光十色的成人社會了。”聽了這番話,我們全班都愧疚地低下了頭。

在這所母校裡,我看到了許多,懂得了許多,也學了許多。初中4年期間,我像其他同學一樣的學習,參加活動。升上了高中,得到負責老師的信任,我擔當了龍獅隊的副隊長和舞蹈隊的隊長,挑起了責任,人也開始成長起來了,我懂得克制自己貪玩的心情,務求將老師責成的工作完成,為隊裡同學樹立榜樣。老師的諄諄教導我銘記在心,同學的友誼變成了永恆,永遠刻記在我心裡!說實話,母校裡的宿舍並不是那麼完善,但快要離開了又覺得它是多麼溫馨而又美好的。女生宿舍區主任也是我們畢業班班主任幸老師,她好像保姆一樣的照顧我們。如今要離開她了,我們更有雙重的難捨!還有我們學校中文部主任也是歌舞組導師徐老師,他帶我們走遍省內與周邊省市的大小舞台演出,留下了我們草根藝術的足印,為我們開拓了視聞,增廣見識,又帶來了給我們自己賺零用錢的機會,傳達給我們“自食其力”的概念。

現在這一切都將會遠離了,都會成為追憶了!但我會將這一切化為動力,向我的前途邁進。再見我的母校、再見我最敬愛的人◆

光正越華民立初高中學校 吳垂雲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遠離損友

跟熟人或陌生人接觸時,我們要細心觀察。如果友人對你做了以下這三件事,你就要警惕、提防了:

教育與輔業

與孩子一道安全使用移動設備

孩子使用互聯網與日俱增,但此舉潛伏影響健康、心理的危機。我國今年暑期受疫情肆虐,須實施社會隔離,孩子只能在家與移動設備“為伴”,導致不少家長擔憂。

線上學習是疫情中必要趨勢

疫情不知何時獲得控制?學校也不知何時才能完全復課?現在仍未能做出正確的答覆。因此,線上學習不只是必要,而且似乎是唯一的措施,強逼師生都要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適應,視為世界一件正常的事情。

為勞動者創造就業機會

〔本報消息〕越南勞動總聯團日前與職技教育總局舉行會議,以討論有關2021-2025年階段職技教育發展的計劃。目前,越南工會的職技教育單位有28個。據評價,2016-2020年階段,越南勞動總聯團所屬各職技教育學校大有起色,通過招生概算達34萬6042人(高等2156人、中專2萬8394人、初級及成年職技培訓29萬4270人),完成既定計劃的110%,比2011-2015年階段增48%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