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賣字”為生不易

“Content writer”、“copy writer”(內容作家)職業近期在年輕人群體中興起。在社交網上到處可見該職業招聘通報。
為了適應content職業或廣告、傳媒領域其他各工作崗位,年輕人須求實、自信、勤勉、按時、能夠承受精神壓力,以及不斷創新。(示意圖源:互聯網)
為了適應content職業或廣告、傳媒領域其他各工作崗位,年輕人須求實、自信、勤勉、按時、能夠承受精神壓力,以及不斷創新。(示意圖源:互聯網)
吸引力和創新不可缺
今年21歲的市人文社會科學大學文學與語言系大學生阮雪明在介紹自己時說:“我是content writer”。她解釋,其工作是編寫推介產品的文章。她幾個月來靠此業餘工作增加收入。阿明說:“我儘管就讀文學,但從事此工作的初期仍感到不知所措,因為寫content與寫作、寫詩不同,須滿足搜尋引擎最佳化(SEO)的要求,須確保寫出的內容具吸引力,不得重複。遇上一系列從未見過的專業術語也給我帶來困難。”

今年24歲的廣播電台-電視2高等院校大學生阮嘉美告知,她現在是醫療、美容品、旅遊等領域文友。她說:“此工作不受時間限制,可在家做”,同時透露,她從事此工作不久,所以工作效率尚低,一篇約600字的文稿花3、4小時,甚至多篇文稿因不達SEO要求,缺乏吸引力和創新性而被退回,要求修改。阿美告知,時間就是此工作的最大壓力,一旦承受不了,將被淘汰。與此同時,報酬太低也是多人不能長期從事此工作的原因之一。

據外貿大學本市分校對外經濟系畢業生、在越南一家韓國食品集團傳媒負責人阮范垂陽(23歲)告知,為了適應content職業或廣告、傳媒領域其他各工作崗位,年輕人須求實、自信、勤勉、按時、能夠承受精神壓力,以及不斷創新。一旦有創意被拒絕,須立刻提出別的創意,千萬不得跟老闆說“我的創意沒了”。
1000字=4萬元
阮嘉美告知,其每篇500至600字的文稿取得的報酬曾經只2萬至4萬元。她說:“每篇文稿的收入在西貢甚至還買不到一杯咖啡。儘管報酬那麼低,但僱主的要求卻很高,例如是文稿的質量須高,內容不得重複等。希望各家公司更詳細地瞭解寫作工作,無人對價格2萬至4萬元的文稿付出太大功夫,除非是在等候求職中暫時從事的大學生。”

阮雪明的每篇300字以下,附帶照片的文章獲付5萬元。據她而言,這是比較可觀的報酬。她說:“一些單位對1000字的文稿只支付3萬元,即每字的收入只有30元,與所付出的功勞是不相稱的。多家公司對content writer工作的價值未有適當的評價。對於一個題材,須以創新和具吸引力的方式編寫一系列不同的文章是不簡單的。”
能幹者收入仍低
據下龍IMI傳媒與品牌投資股份公司生產協調員杜玉碧告知,content writer乃至廣告、傳媒領域各工作崗位目前都是短缺人力資源的熱門工作。

然而,現正存在供求之間不合理情況。在各家大、小企業對content崗位的招聘需求很高的時候,各家學校的培訓能力卻未能滿足需求。實際上,公關(PR)、廣告等專業人力資源不多。現正從事此工作的年輕人大部分是新聞、出版、文化、文學師範等專業畢業生。

與市場的高需求不同,該職業工作者的收入被視為不相稱。多家企業總是認為content收入總是須低於廣告、市調的薪資。不管獲贊揚為“content is king”(內容為王),內容作家仍被輕視。為了降低開支,企業本來應削減廣告,或某環節最佳化開支,但卻削減內容環節開支。由此,目前的content工作實況可以體現於“人力隊伍既缺乏,又不達標”和“能幹者仍不好賺”的兩句。

杜玉碧認為,content職業能幹者只在熟練辦公室人員的各基本技能、具備可滿足要求的英語水平、會守紀律、會制定每季、月、週計劃等的時候,才取得相稱的報酬◆

最多點擊

年轻人参加就业盛会以寻找机会。

应否等待有足够能力才就业?

不少年轻人承认,他们对于各种尝试或新工作,因无数的理由而犹豫不决。那么何时才适合体验新工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