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與沙特王儲討論能源供應

綜合報導,剛剛從非洲訪問返回的法國總統馬克龍28日在巴黎會見沙特阿拉伯王儲
穆罕默德‧本‧薩勒曼,二人當晚在愛麗舍宮共進晚餐。外界預計能源問題是雙方的重要議程。
法總統馬克龍在巴黎愛麗舍宮會見沙特王儲穆罕默德。
法總統馬克龍在巴黎愛麗舍宮會見沙特王儲穆罕默德。
這是自2018年沙特記者卡舒吉遇害案以來,穆罕默德首次到訪歐盟國家。據報導,穆罕默德王儲於27日下午抵達巴黎奧利機場,法國經濟和財政部長勒梅爾在機場迎接。此前一天,穆罕默德已在希臘與米佐塔基斯總理簽署了鋪設海底數據電纜、能源及軍事合作等方面的協議。
法國國際和戰略關係研究所(IRIS)合作研究員David Rigoulet-Roze指出,繼與拜登會面後,穆罕默德王儲借此次歐洲之旅進一步為其“恢復名聲”,讓沙特在能源危機中強勢回歸國際舞台。2018年10月,為《華盛頓郵報》工作的沙特籍記者卡舒吉在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遇害,美國情報機構的調查報告稱沙特王儲批准了這一行動,但後者予以否認。由於卡舒吉案和也門問題,美國總統拜登曾在競選期間將沙特稱作國際舞台上應受排斥的對象;沙特與西方關係進入低潮。然而,在俄烏戰爭導致歐美能源價格飆升的背景下,拜登於7月15日訪問了此前其口中的“被排斥對象”,與沙特國王薩勒曼和王儲穆罕默德就雙邊關係、能源安全等問題舉行會談。儘管美方未能獲得增產石油承諾,但這足以體現美國領導人對沙特的態度發生重大轉變。
在歐洲,穆罕默德王儲的到訪也引發了人權組織的強烈反應。一些人權活動人士批評說,在卡舒吉案發生後,西方國家領導人紛紛表示憤慨,並承諾不會讓沙特王儲重回國際舞台,但4年後,西方各國態度卻發生180度轉彎,積極與穆罕默德會面、簽協議。事實上,由於能源價格在俄烏戰爭爆發後持續飆升,迫切需要尋求俄羅斯能源替代品的西方國家寄希望於全球最大原油出口國沙特增產,以緩解市場壓力、限制通脹。David Rigoulet-Roze指出,兩三個月前,沙特石油的最大買家還是中國,而現在歐洲的需求正在迅速增加。然而,面對西方的一再要求,利雅得方面堅決遵守“歐佩克+”指定增產計劃(8月的月度產量日均上調64.8萬桶),這遠遠達不到西方的期望。法國地中海與中東研究學院副院長Agnès Levallois認為,這是因為沙特“不願與歐佩克+重要合作夥伴俄羅斯發生衝突”。
愛麗舍宮28日表示,馬克龍總統與穆罕默德王儲共進晚餐是“很有必要的”,尤其是在能源價格飆升、中東糧食危機、伊朗核問題引發擔憂之際。“若想解決這些危機帶來的後果,讓法國在該地區發揮積極作用,唯一的辦法就是與各方進行對話。”
總理博爾內也強調,總統在愛麗舍宮會見沙特王儲並不意味著“動搖法國在人權問題上的態度”。“我想,法國人應該無法理解,在俄羅斯威脅要切斷輸歐天然氣的前提下,法國為何不與其他能源大國坐下來談談。”
法國與沙特的經濟聯繫緊密。資料顯示,過去五年沙特與法國的貿易額為434億美元;2021年沙特對法國的非石油出口額為4.53億美元,比2020年增長105%。進一步促進沙特與法國的經貿合作預計也將是穆罕默德訪法所要推動的重要事項◆

最多點擊

去年在华盛顿拍摄的IMF《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新闻发佈会。(图:互联网)

IMF调升今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

综合报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月30日发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WEO)中预计,全球经济增速将从2022年的3.4%降至2023年的2.9%,然后在2024年反弹至3.1%。这是IMF在连续调低或者维持对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后,在数个季度首次调升了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虽然如此,这一预期增速仍低于歷史(2000至2019年) 3.8%的平均水平,因为各国为对抗通胀而提高利率以及俄乌衝突将继续对经济活动造成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