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所在政黨支持率居榜首

綜合報導,距離德國聯邦大選還有不到一週時間,根據當地時間17日的最新民意調查顯示,現任總理默克爾所代表的基民盟支持率為36%,大幅領先於老對手社民黨的22%,將繼續扮演國會第一大黨的角色。排斥移民的右翼選項黨遙遙領先於其他“小黨”,穩居第3位置。
默克爾耐心聆聽兒童提出的各式各樣問題。(圖源:AP)
默克爾耐心聆聽兒童提出的各式各樣問題。(圖源:AP)
調查結果顯示,德國選項黨的支持率為11%,這意味著他們在大選後將成為傳統兩大黨-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黨之後的議會第3大力量。如果該黨能夠維持目前兩位數的支持率,就可能成為半個世紀以來首個進入聯邦議院的右翼政黨。據報導,左翼黨的支持率為10%,自民黨9%,綠黨8%。當被問到德國選項黨為何能夠崛起,58%的受訪者認為部分與默克爾的政策有關,而34%的人不同意這一說法。

自民黨和綠黨17日表示,圍繞“第3名”的爭奪還沒有結束。綠黨誓言成為議會第3大黨。該黨17日在柏林召開代表大會,首席候選人之一戈林-埃卡特向選民承諾,綠黨在一週後的大選中將驚人逆轉。而同樣在柏林進行的自民黨特別黨代會上,該黨主席林德內爾則呼籲選民讓自民黨成為國會最為重要的反對力量,以遏制可能再次出現的大聯合政府(基民盟/基社盟與社民黨聯合組閣)。他強調稱,最重要的反對黨角色不能由帶有"民族主義威權色彩"的德國選項黨扮演。

分析人士認為,此次德國大選很難出現“黑天鵝”事件,默克爾有望追平前總理科爾,成為德國歷史上第2位連續執政16年的總理。實際上,默克爾目前這種“坐等當選”的局面在一年前還難以想像。當默克爾去年11月宣佈競選連任時,幾乎所有分析人士都認為這將是她執政以來最艱難的選戰。

2015年和2016年,德國相繼接收難民110萬人和32萬人。“難民危機”把德國政治變成了一場情感鬥爭,不少德國民眾把任由成千上萬的難民進入德國的決定作為默克爾個人的失敗。一方面,湧入德國的不止是百萬難民,隨之而來的還有德國人產生的文化焦慮和安全擔憂。另一方面,在日益萎縮的公共支出和緊縮政策的財政背景下,政府財政壓力巨大。

然而,隨著去年3月歐盟與土耳其就難民問題達成協議,進入德國的難民大幅減少;與此同時,難民安置和避難申請的審批也逐漸步入正軌。這場難民問題引發的政治風暴似乎就這樣被平息了。分析人士指出,難民湧入帶給德國社會的不安情緒反倒成為有助於默克爾連任的關鍵因素。在被不安情緒所籠罩的德國社會,人心求穩而不求變。因此大多數德國人認為,在當前局面下,選擇12年來帶領國家穩步前進的默克爾應是“最不會出錯的選擇”。

如果說難民問題曾給默克爾連任帶來一些不確定性,那麼默克爾掌舵德國經濟的出色表現無疑是她的加分項。在默克爾執政的十餘年間,德國經濟蒸蒸日上,平穩渡過了歐債危機,德國也成為了歐盟真正的領袖。2016年德國財政盈餘高達237億歐元,為1990年兩德統一以來的最高水平。
有觀點認為,德國經濟正處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好時期。此外,默克爾在政壇長期保持不倒的秘訣還在於她懂得靜觀其變,順勢而為。大多數時候,默克爾總是避免採取明確的立場,只有當全國達成共識之後才下決定。面臨多重危機,德國的“鐵娘子”能否一如既往地發揮鎮定劑作用,帶領德國繼續向前呢?   

默克爾同日在一個由兒童發問的特別記者會上,給出以上有關個人問題的答案。這次活動在柏林舉行,默克爾耐心聆聽各式各樣的問題,包括她如何對付氣候變化,什麼是她一生中最好的時刻等等,她對後者的答案是:她遇見第二任丈夫量子化學家紹爾的那天。
超過150名兒童接受默克爾的保守派基民盟的公開邀請,在柏林一間已改建成競選大樓的前百貨公司內,會見總理默克爾。雖然不少兒童緊張地看著筆記本讀出有關畜牧業、燃煤發電廠和海洋塑膠污染等問題,但較年幼的兒童大多對默克爾的個人感到好奇◆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