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轉向阿聯酋就進口石油談判

綜合報導,法國經濟部長布魯諾‧勒梅爾近日表示,法國已開始與阿聯酋談判,並明確表示,巴黎正尋找“俄羅斯天然氣或柴油供應的替代品”。
巴黎正尋找俄天然氣或柴油供應替代品。
巴黎正尋找俄天然氣或柴油供應替代品。
法國《論壇報》(La Tribune)報導,歐盟日前對莫斯科實施了第六輪制裁,包括減少石油採購,以免為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軍事干預提供資金。漸進式禁運將影響歐洲三份之二的採購。德國和波蘭自願在今年年底前停止通過德魯日巴管道輸送石油,90%以上俄羅斯的進口將受到影響。

勒梅爾5日表示,在這種情況下,阿聯酋石油可能“至少是俄羅斯石油和柴油的臨時替代品”。歐佩克成員國將在7月和8月每日增加64.8萬桶的供應量,而最初預計為43.2萬桶。雖然這一增長不能彌補俄羅斯石油的缺口,但應該有助於滿足美國和歐洲的需求。
5日早些時候,歐盟內部市場專員蒂埃里‧布雷頓表示,希望增加美國和卡塔爾液化天然氣的進口量。戰爭導致能源和食品價格飆升,嚴重影響了法國的經濟增長前景。根據法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截至5月底,二季度經濟增長已萎縮了0.2%,這意味著法國面臨著技術衰退的威脅,即GDP連續兩個季度收縮。

勒梅爾補充說,法國政府將修改目前4%的增長預期,他認為“很明顯,隨著烏克蘭戰爭和通貨膨脹,所有這些都將危及前景”。不過,勒梅爾仍保持樂觀態度,“2022年的增長將是積極的”。

必須指出的是,一些經濟學家認為,歐洲正面臨著與20世紀70年代類似規模的石油危機的威脅。法德獨立金融機構ODDO BHF的經濟學家布魯諾‧卡瓦利爾曾在3日表示:“歐洲經濟體進口能源產品的額外成本估計在國內生產總值的2到3個百份點之間,與1973-1974年相同。”這種衝擊可能會導致企業生產成本上升,家庭購買力下降。布魯諾表示:“不同模型對石油衝擊的估計可能略有不同,歐洲各國也是如此,但數量級是,石油每上漲10美元將在兩年內壓低GDP 0.2-0.3個百份點。”

因此,如果從新冠大流行之前的情況出發,“當前的衝擊意味著與2015-2019年的平均水平相比,每桶增加了60美元,這將使歐洲GDP下降約1.2至1.8個百份點。”換言之,因2022年歐元區的增長率估計為4%,如果油價居高不下,增長率可能放緩至2%,如果緊張局勢加劇,可能會再次陷入衰退。歐盟對俄羅斯的第六套制裁措施包括在今年年底之前將從俄羅斯進口的石油減少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