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地皮轉讓給多人

被告的犯罪行是不言而喻的,但初審判決有很多嚴重錯誤,所以被撤銷。
一塊地皮轉讓給多人
市人民法院最近開複審庭,決定撤銷平政縣人民法院對“黎仲煌詐騙侵吞財產”案的判決,因為有很多嚴重的錯誤。
用土地作為詐騙工具
據案件卷宗,阮清玉(化名)在平政縣平興鄉有一塊面積為56平方米的地皮。2009 年9月,她僱請黎仲煌在這塊地皮上建設一間4級住房,同時把有關證件交給對方以辦理建築許可證手續。

2010年初,黎仲煌跟林氏萩莊說本身以2億元的價格購買這塊地皮,並想將其賣給她。為了博取對方的信任,黎仲煌出示關於阮清玉已把這塊地皮轉讓給他的假合同及阮清玉之前已交給他的所有證件。

林氏萩莊同意買地,並向黎仲煌支付2億5000萬元。在收到土地後,她建房,辦理申請供電的手續並獲安裝電錶。然後,黎仲煌跟阮清玉說住房已建竣,並要求給他結算7300萬元,包括按合同的6000萬元和他要求支付的額外開支1300萬元。

為了掩蓋欺詐行為,黎仲煌假裝以7億7000萬元的價格購買阮清玉的住房。他抵押1000萬元,接著再提交6000萬元,然後切斷聯繫。直到阮清玉到這間房屋時,看到有人居住,才知道自己被騙,並將阮仲煌向平政縣人民法院提告。平政縣人民法院在受理此案過程中,發現有犯罪跡象,因此建議平政縣公安對黎仲煌作出起訴。

之後,平政縣人民檢察院認定黎仲煌涉及詐騙侵吞財產(林氏秋莊的錢)的罪名,並作出追訴。平政縣人民法院確定林氏萩莊是受害者,至於阮清玉是有關人。在初審庭上,法院宣判黎仲煌犯下“詐騙侵吞財產”罪,並對其判決9年有期徒刑,同時強迫給林氏萩莊退還2億5000萬元。然而,此判決在複審庭上已被市人民法院撤銷。
撤銷判決,重新調查
複審庭已指出初審級在調查、審判過程中犯下的一系列錯誤,而且這些錯誤是嚴重的,因此須撤銷判決以重新調查、審判。

第一,黎仲煌正執行市人民法院於2017 年2月21日對他犯下的3個罪名判處的30年有期徒刑。但在審判過程中,初審庭卻沒有加入此判決的刑罰,以強制被告服從綜合刑罰,是違反法律規定的。初審庭確定執行徒刑的時限是自2013年2月7日起計算是不合理,與據市人民法院的2017年2月21日判決的徒刑執行時限重複。

第二,被告用作犯罪工具的地皮已多次轉讓給多人。 在被告欺詐賣給林氏萩莊後,此人已違法建屋,並轉讓給他人。這些交易都是違法。儘管這塊地皮存在糾紛,但條件未足以在同一案件中解決。

另一方面,阮清玉曾將被告訴諸於法,要求把土地還給她,此案已獲縣人民法院受理。因此,對於與作為犯罪工具的地皮有關的民事內容,初審庭沒有處理是有依據的。

然而,初審庭要求“將林氏萩莊和阮清玉的民事要求分開成另一案件”一事是不清楚。因為初審庭的判決沒有指出林氏萩莊的要求,沒有指出“另一案件”是按刑事訴訟程序還是民事訴訟程序處理,或者是否繼續解決阮清玉提告及該法院受理的民事案。

第三,法院確定第一位土地所有者是有關人。但在調查過程中,調查機關沒有錄取此人的供詞,而卻錄取其女兒的供詞。此外,有另一人也獲初審庭確定為有關人,但已不在地方居住,所以法院通過郵局轉交訴訟文本,這樣是違規的,按規定須公諸於眾。

第四,黎仲煌在詐騙林氏萩莊之後,跟阮清玉說房屋已建竣,並要求結算。太輕信的阮清玉已支付7300萬元。黎仲煌的這一行為呈“詐騙侵吞財產”罪的跡象,但初審訴訟機關沒有釐清。

另外,阮清玉儘管是老年人,但沒有建議減免訴訟費,但初審庭仍自行減免是不符合規定的◆
用阮清玉的土地詐騙林氏萩莊
在初審過後,阮清玉上訴說,被告已侵吞她的土地,因此她是受害者,法院認定她是有關人是不對。另外,初審級還遺漏罪犯,調查工作有許多不足之處等。

複審委員會認定,黎仲煌被告用阮清玉的土地作為詐騙林氏萩莊的工具。檢察院認定黎仲煌詐騙林氏萩莊,因此對前者作出追訴。在檢察院的追訴範圍內,初審庭確定林氏萩莊是受害者,至於阮清玉是有關人是符合的。

此外,在主觀角度上,黎仲煌並沒有侵吞56平方米地皮,而只將土地作為詐騙侵吞林氏萩莊的錢。阮清玉未獲公認是這塊56平方米地皮的所有者,被告的行為尚未導致失去她對土地的權利,因此不能說被告佔奪她的土地。

最多點擊

公证定金合同致住房难以出售

公证定金合同致住房难以出售

房主对定金合同进行公证,以为在法理方面可以放心,想不到却遇上困难,因为买者不签订住房买卖合同,但也不肯解除定金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