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改過自新 體現教學價值

某名教師對“教師-家長-學生”之間關係的心聲已成為目前熱論題材。
教師正承受教育學生的不少壓力,尤其 是在更改新教育課程階段中。
教師正承受教育學生的不少壓力,尤其 是在更改新教育課程階段中。
作者黃福告知,15年教學生涯見證了不少教師隊伍的淚水。這是為讀了其學生描寫渴望可以在父母的懷抱之下生活文章而默默地落淚;學生站在課堂上說出其未來職業之夢想時熱淚盈眶;經過數天苦讀、溫習後得知其學生奪得優異成績,為其學校爭光時所流下的幸福淚水等。

但得到廣大讀者關注的則是作者的同事感到無助、煩惱情況,因有某學生在課堂上出現不當行為,以“你有膽子就打我吧!我會立即舉報你。網上已有不少教師因打學生而被學校開除了”的挑戰性說話。
傷心事故數不勝數
對於上述情況,難免令到讀者方平感到不安:“在我國目前的教育正存在一個難以解決得到的問題,這就是:學者“沒需求”,但教方須負上責任。儘管知道教師除了灌輸文化知識之外,還要教育學生做人道德、待人接物準則,須建立親善、博愛關係等。同時還須宣傳、動員鼓勵學生勤奮好學。

然而,“學生的學習需求”不是學校和教師隊伍的責任,而首先應是家長的責任,其次才輪到學校、教師們。學校與教師隊伍只有權動員、鼓勵,而沒有權處罰學生若他們不來學校上課或家庭不讓他們上學。

讀者黃祿嘉發深有同感,他說:我曾被學生因想轉班(但學校不准予)而向學校“告狀”說我“刁難”他。若繼續強迫他在其負責班級上課,他將感到很大壓力而想自盡。而剛前一天晚上,他還向我發短信,談得很開心,翌日已向校方呈交《舉報書》。校方只好按照其志願轉至別的班級。現所有事情雖已獲查明清楚,但這永遠給我留下一道“疤痕”。覺得目前教師這份職責顯得暗淡無味。
信心有助堅守教師這份崇高職業
但也有部分意見認為:“教師若不是非要自衛就當然不得打學生。教師的責任除了盡心盡力傳達知識之外,還須勸喻、教育他們一些好的做人道理,有助他們明白不好的方面以改過自新;同時與家長聯繫,以結合把他們教好。若家長不合作,哪一位學生蓄意變“壞”的、“無禮”的,教師應向校方通報,並提議校方讓這位學生退學。因為當家長與學生都對學業方面不感興趣的,來學校只有搗亂,影響到教育環境,這些學生就須立即開除,不須顧慮太多。但教師絕對不得打學生。”

也有在另一個角度分析的意見,正如讀者杜瑞認為:我沒偏向任何一方,但的確有一些是“欺凌校園心理”的教師,對學生留下嚴重心理後果。

總而言之,有不少意見、立論圍繞著“教師與壞學生”題材。但總體來說均散發傳遞積極的通牒,如一名叫阿清的讀者寄言:“我希望教育與培訓部向各位教師隊伍,從事教育工作者閱讀有關一名美國教師叫菲拉(音)曾說:“遺棄一名孩子出社會,將來成為一名賊子就易如反掌。相反,把一名個別學生將來成為對社會有裨益的人,這才是教育工作者真正的責任。”從上述事故增加我對堅守維繫教師這份職業充滿信心。真的,目睹一名學生從壞變好,才深刻瞭解教學的價值◆
一名班主任的說話令我畢生難忘是:不怕個別學生,只怕個別家長。  陳氏白鸞
目前教師隊伍正承受不少的“精神虐待”!受家長、校委會及其學生的“欺凌”。但又有多少人真正願意站出來為教師們說句公道說話呢?   安煌
一旦遇到個別學生就採用威懾勸導方法 ; 起不到作用就邀請家長來學校通知情況。若家長也無法教導的,只好讓學生退學。儘管沒有任何教師想有一名如此的學生,但並非沒有其他更好的解決方法。 德智

最多點擊

没有实名登记的电话卡想买多少有多少。

盼早「解决」垃圾电话卡

垃圾电话卡(SIM)、短信-来电情况仍然存在,不断对人民造成麻烦、不满。读者提出不少措施,以希望早日解决这种“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