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學生帶手機上課利與弊

帶手機上課便於學生搜索學習資料,從而增長見識。但家長們切勿撒手不管地讓學生步入網絡世界。
學生上課使用手機會否影響學習?
學生上課使用手機會否影響學習?
教育與培訓部最近頒佈新規定,允許高中學生在學校使用手機一事已引起許多不同的意見。對此,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至於受直接影響的學生,就又一次像白老鼠似的被用於世界上仍有不同意見的事項做測試。
風險重重
專業管理機關代表認為該規定有助學生搜索學習資訊、材料,從而增長見識的觀點並沒有錯。在有條件的國家,學生可一邊上課,一邊搜查資訊。老師之所以採取這樣的學習方式,是為了促進學生發展品質與能力。因此,不少意見贊同並認為,學生上課時使用手機是符合日益應用更多技術設施的新教學習趨勢。禁止學生帶手機上課是保守、落後、反潮流的,封閉了子弟打開未來之門。

然而,問題在於該新規定被放鬆,沒有得到為學生確保安  全的專業軟件、在線平台的輔助,而監察學生的重任卻交付給老師們。

據統計數據顯示,每天有17萬5000多名少年兒童開始參加網絡世界,每秒鐘有1人上網。他們正面臨著成年人剛認識到,而未有任何防範措施的無數風險。小朋友只要在網絡上留下一點蛛絲馬跡,壞人就可以追蹤,並侵犯其隱私,以致成為猥褻、性侵犯等社會弊端的受害者。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關於“2017年世界兒童情況:數碼時代的兒童”報告顯示,互聯網用戶的三分之一是少年兒童,但國際群體為了保護少年兒童免受數碼世界帶來的風險而提出的措施卻少之又少。
淺談學生帶手機上課利與弊 ảnh 1 互聯網用戶的三分之一是少年兒童。
在使用智能手機方面,我國也許是最“自由”的國家。兒童從未會說話時,就得到父母給智能手機來探索互聯網世界。15歲以下少兒可以自由加入在線群組,通常每個少兒在互聯網上 都有很多不為人知,甚至連父母都無法監管的個人帳戶。許多打架事件從網絡世界被拖到現實世界來。
安全第一
值國際互聯網安全日之際,教皇方濟各呼籲:“在數碼時代,全社會需攜手保護少年兒童”。美國前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嚴管自己未成年女兒的手機使用,同時禁止使用臉書。連如史蒂夫·喬布斯、比爾‧蓋茨、馬克·庫班等億萬富翁,儘管是現代技術的創始人,但在這方面也對孩子管得甚嚴。比爾·蓋茨說:“我們在進餐時不打開手機,更不讓孩子們在14歲之前使用手機。”至於馬克·庫班就“以技術來管理技術”,以文明和安全的方式監管孩子的行為。 他說:“我安裝思科(Cisco)路由器,並透過管理軟件以掌握我的孩子正在使用哪些應用程式,從而在必要的情況下可以關閉他們的手機。”史蒂夫‧喬布斯只允許孩子在用餐時就歷史、文學、現實生活的故事等的主題交換意見。儘管他是手機、平板電腦的創始人,但他的孩子沒有沉迷於這些設備。

技術正幫助我們重新思考,改變工作、生活方式,以及更加滿足娛樂需求,但也可能吞噬靈魂,影響到行為,破壞經過千年形成與發展的價值。技術在所有方面都提出新的挑戰,影響深遠,讓人們須重新定義和重組社會,包括教育、科學和知識傳播。但在盡量利用技術的優勢過程中,切勿忘記確保孩子的安全。對於存在許多不同意見的問題,不應該將學生用作實驗目的。在風險重重的背景下,老師不能最有效地監管學生,不能最有效地保護學生安全。

若能回答以下3個問題,我們才能放心讓少年兒童使用手機,那就是如何幫助孩子辨認網絡世界中不好的、危險的事物,從而迴避?有助成年人分析、發現及監察的工具是哪些?法理環境是否確保安全、透明性及能否堅決對社交網上犯罪行為及對兒童的不良影響進行處理?◆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