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願做一隻螢火蟲

教孩子們唱過這首歌“螢火蟲螢火蟲慢慢飛,夏夜裏夏夜裏風輕吹。怕黑的孩子安心睡吧,讓螢火蟲給你一點光”,我很喜歡這首安靜優美同時又具有很強畫面感的歌曲。每當唱起這首歌,總是會隨之回憶起那些螢火飛舞的夏天。夏夜,鄉間,臨水的田埂邊,蛙聲一片、星光閃閃、溪水潺潺……最靈動的就是在草葉上飛舞的螢火蟲了,它們是夜間的精靈,是墜落地上的星星。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螢火蟲是有故事的蟲子,它曾是窮書生的光陰。儘管小時候的我們並不完整地知道“車胤囊螢夜讀”的故事,但我們大概知道古代有個讀書人,因為窮,夜裏沒有錢買油燈讀書,就去捉螢火蟲,借螢火蟲微弱的光來讀書。我們也常帶著玻璃瓶兒在這樣的夏夜捉螢火蟲玩,不為效仿,只因有趣。螢火蟲並不難捉,它飛得緩慢,似乎帶著醉意,東拐西撞的不走直線,對人好像也沒有什麼戒心。我們把蟲兒裝進瓶子,特意帶進熄了燈的房間裏,看微弱的螢火一閃一閃,直到這光照進我們的夢裏。

大人看我們屢屢在夏夜裏玩捉螢火蟲的把戲,便嚇唬我們說“捉了螢火蟲會爛嘴角”,我們半信半疑,但每次總忍不住又撲起了流螢,只是之後拼命地洗手,怕真的會爛嘴巴。後來想想,這該是淳樸的鄉人最初的環保意識吧!

據說,螢火蟲是靈敏的環境指示動物。就跟白鷺一樣,它們只喜歡生存在水質好,沒有環境污染的地方。這些年,螢火蟲似乎罕見多了。螢火飛舞的夜空,成了我們童年最美的記憶。

關於螢火蟲的詩句,我能記得的不多,最有印象的是唐朝詩人杜牧的《秋夕》“紅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天階夜色涼如水,臥看牽牛織女星。”全詩宛似一幅人物水彩畫,層層佈景,將一位宮女七夕時複雜的內心,融入燭光畫屏的幽暗和天階夜色的清涼之中,展示了深宮生活一個鮮為人知的側面。詩裏的螢火蟲形象是一齣人間的悲歡離合,是深宮女子的幽咽心曲,是含情無限的千古絕唱。

及至後來讀到了南宋詩人周紫芝的這句“微螢不自知時晚,猶抱餘光照水飛”,甚是喜歡。秋意漸濃,寒風微涼,可愛的螢火蟲好像並未察覺季候的變化,仍舊在快樂地飛舞著。真的忍不住想要叮囑:夏天啊,你不要走得太決絕!

耳邊又想起了《螢火蟲》的歌聲“燃燒小小的身影在夜裏,為夜路的旅人找到方向,短暫的生命努力地發光,讓黑暗的世界充滿希望。”忍不住會把印度偉大詩人泰戈爾的詩《螢火蟲》拿來相比。“小小流螢,在樹林裏,在黑沉沉的暮色裏,你多麼歡樂地展開你的翅膀!你在歡樂中傾注了你的心。
你不是太陽,你不是月亮,難道你的樂趣就少了幾分?”泰戈爾更著重去發掘螢火蟲的“本我”,寄託了泰戈爾積極樂觀的人生態度。誠如他在接下來的詩句“你完成了你的生存,你點亮了你自己的燈;你所有的都是你自己的,你對誰也不負債蒙恩。”而歌裏的螢火蟲多了一份殉道者的光芒“點燃自己,照亮他人”。詩與歌的異曲同工之處是,他們都強調“微小的強者”形象。

是的,生命的意義不是以外在的偉大和渺小來衡量的,而在於你是不是珍惜你自己,珍惜大自然賦予你的力量,並最大限度地用這力量發出光芒。

其實,人一輩子能做好一隻螢火蟲就足夠了,快樂地飛舞,努力地燃燒◆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