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緣堤岸 此心不變

他出生在堤岸的一個華人家庭中,祖輩與父輩都能講流利的潮州話,可是從小就專心學習越文和英文,而朋友圈中也沒有多少個華人的他,不但不會華語,而且對民族文化亦一無所知。近年來,他通過不同的方式,為尋找失去的根源而努力。 
華人書畫家黃獻平(中)給鄧國長(左)贈送墨寶。
華人書畫家黃獻平(中)給鄧國長(左)贈送墨寶。
鄧國長,一個30開外的年輕小夥子每天早上梳洗後就連忙提起背囊到咖啡廳去開始新一天的工作。經過多年的艱辛奮鬥,如今他可以輕鬆地坐在咖啡廳裏通過筆記本來管理4年前開設的安緣茶餐廳,並專心研究堤岸的華人文化歷史。 
曾祖父是從唐山移居到來的潮州人,祖父卻在他還沒出生時已經駕鶴歸西,母親又是位京族婦女,儘管所住地區華人眾多,但從校園到社會裏所接觸的朋友都是京族,所以他對華人的一切都很陌生。然而,有一種情懷一直藏在他心裏,他知道自己是華人,也喜歡堤岸的美食。為此,他曾多次報名去學習華文,但也因為功課繁重一而再,再而三地半途輟學,對民族文化的追求就這樣擦肩而過。可是,他從小學到大學都是優秀生,曾考取榜首,大學畢業的成績還名列前茅,是全校的模範生。
大學畢業後,國長在國內外的大企上過班,放假時也喜歡到東南亞各國去旅遊。4年前到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旅行時,他對當地濃郁的華人文化氛圍深感興趣,尤其是那些華人風格的餐廳頓時驚醒了夢中人,“既然語言不通,為什麼我不從美食中去尋找自己的根源呢?”國長這樣想。於是返回越南後,他與之前已合作在第五郡開設安緣素食館的夥伴阿德著手籌備成立一家以堤岸華人美食為主題的茶餐廳。經過一番考察,他選擇在第五郡陳殿街15號的百年老房子裡開店。正如上面所述,他對華人文化是一無所知的,但要開一家以華人文化為主題的餐廳談何容易?他的合作夥伴阿德之前曾在新加坡留過學,廚藝一流,而他又經常到馬來西亞觀光旅遊,他們二人對華人文化的認識都受到新馬華人文化的影響,所以在堤岸安緣茶餐廳構思醞釀過程中都被新馬華人文化先入為主,餐廳裏的設計、佈置無論是色澤抑或風格都與本地華人文化有所出入。國長說,當時真的什麼都不懂,邊設計餐廳邊請教身邊為數不多的華人朋友。他也以為華人的文化都是千篇一律的,哪裡都一樣。 
堤岸安緣茶餐廳開業4年來,在社交網上曾引起了一陣轟動,很多熱愛堤岸文化的年輕人慕名而來,也有不少演藝界人士前往拍照或拍節目。然而,國長感到高興的是,有不少華人食客前來用餐時都給他提供很多意見,同時也跟他談了很多關於西堤華人的傳統文化,讓他在經營過程中達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找回自己的根源,而且逐步讓餐廳融入本土文化。另方面他也透過自身的努力,在網上或到一些華人會館、社區去了解華人社會和文化歷史,然後撰文貼到餐廳的網頁上,與喜歡堤岸文化人士分享心得。
堤岸安緣茶餐廳的設計風格是濃濃的民族風,當然,餐廳所推出的菜餚也是以華人家常菜為主打。廚政部分是由國長那位廚藝高深的合夥負責,他們經常在一起研究推出新菜,但無論是什麼菜式都不能脫離堤岸華人家庭的私房菜,他們特別強調不同方言的華人菜系,如廣府人的蒸三色蛋、鹹魚蒸肉餅、客家炸香腸、客家釀豆腐、潮州鹵水拼盤、福建五香肉卷、XO醬脆皮豆腐、芋香扣肉、客家鹽焗雞等逾百道華人家常菜;最近還推出了備受年輕人青睞的早點“海南加椰吐司”……這些華人特色菜餚讓老堤岸吃出回憶,也讓新一代的華人找到傳統,特別是讓其他各族同胞了解到當地文化。可是,最令國長開心的是,開了茶餐廳後讓他有機會接觸到許多華人老前輩,能聆聽到西堤華人的滄桑故事、越華同胞守望相助的美好傳統,還有越華文化交融的趣事,從而產生了一種獨特的堤岸文化,她生生不息,世代相傳。4年來,他致力經營安緣茶餐廳,也結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這些朋友也像他那樣為尋根而走進了各華人會館、走進華人古巷、也來到了安緣茶餐廳。現在,每當堤岸華人有什麼文化活動時,他們都相約一起去參加或觀看,國長也把自己近年來所接觸到的本地文化帶回安緣茶餐廳,逐步以本土文化取代之前對華人文化的誤解。
國長表示,堤岸華人文化多姿多彩,跟其他國家的華人文化有所出入,在尋找根源的過程中他吸收到老祖宗的文化養分,為堤岸特有的文化融匯而深感興趣,從而慢慢地覺得自己並不孤獨,也為自己身為堤岸第四代華人而自豪。“當初選擇安緣來作為茶餐廳的名字並沒錯,能在堤岸出生註定自己的緣份安定於此,我愛堤岸的情懷會隨著時間的久遠越加濃郁,此心不變,此生不移!”這是國長在尋根中所得出的體會◆
安緣堤岸 此心不變 ảnh 1 剛奪得第三十ㄧ屆東運會越武道項目銀牌的華人運動員林東旺(右)到堤岸安緣茶餐廳慶功。左為鄧國長。

最多點擊

胡伯伯出国寻求救国之路111週年纪念音乐会的节目之一。

文化内生力量:民族之声 国家之声

深度与多维度的国际接轨,每个国家已通过民族价值体系的基础来着力打造内生力量,从而成为经济发展的前提和动力,让每个民族自信地在国际舞台上提升自己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