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執筆寫信的日子

希望收到你的來信,更希望收到你的親手執筆完成的來信。面臨現代科技高速的發展,我們不再用筆寫信了,有什麼事情,打個電話、發個短信、通過微信、QQ等均可解決,好像完全沒必要再去用筆寫信寄信了。
(示意圖:互聯網)
(示意圖:互聯網)
親手執筆寫信這個傳統遺留下來的傳遞資訊的方式,現在雖然落後了甚至大家是不是有些遺忘了,但親手執筆寫信曾經深深影響過我的生活,我是什麼時候也不可能忘記的!

清楚地記得,我在1990年給《中國故事》投了一篇中篇小說,編輯用毛筆回信提出修改意見,在文稿紙上很工整地用小楷寫了兩頁多。我好敬佩他的敬業精神啊,遺憾的是我把小說稿及回信一起夾在自行車後座上給弄丟了!

清楚地記得1991年春天,我收到當時《十堰日報》泥土副刊編輯一張明信片,雖然只親筆寫了一句“泥土園裡有你種植的綠葉”,讓我激動了好多日子。

清楚地記得1992年,我認識了一位姑娘,我住在城東她住城西,當時自己沒有電話更沒有手機,我們只好寫信。一個星期一個來回,偶爾,來信的日子到了而信沒來,往往茶不思飯不想。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好浪漫,盼信的日子既牽腸掛肚又讓人覺得甜蜜幸福。有時候信沒到人見 面了,回頭再看來信,別有一番情趣。

曾經喜歡親手執筆寫信,現在依然喜歡親手執筆寫信,更喜歡一個人靜靜地讀朋友的來信。讀朋友的來信猶如讀一篇篇散文,真實地與朋友交流心得。電話確實是個非常便捷的交流工具,但因為隨口說出的話缺乏考慮,很簡單的事情往往扯得無邊無際,有時候無意說錯了,又費不少口舌去解釋。而我們親手執筆寫信就不一樣了,特別是一個人在夜深人靜時親手執筆寫的信更是不同,可以有許多精彩的句子。當然,這樣的東西也能通過鍵盤敲出來,只是感覺親手執筆就是不一樣。

現在有時無聊了,我喜歡在家裡把曾經珍藏下來的朋友們的來信,打開細細品讀,讓人很是愉悅。往往不知不覺間饒有興趣地一看幾小時,昔日朋友、同學、老師從字裡行間走出來,與我親切交談,讓我一會兒回到寂寞苦讀的日子,一會兒體驗歡樂幸福的友情,一會兒又回憶起遠方的思念,更有當時境況的感慨。讀著往日的來信,雖不是字字珠璣,但句句有情,看到的是文字,享受的是心情。讀往日的來信有時還可以欣賞到美麗、工整的書法作品。看著往日朋友親手寫的文字很是親切,見字如見人,他們把當時的心情保留在紙上,這是親情、友誼的見證啊!我突然靈感來了,寫了一首詩,名字叫做《信》:僅一個稱呼讓我享受幸幸福/滿信箋的身影/詞語中有你呼吸/發熱發燙的文字/讓我們感動感激……

現在想收到一封親手執筆寫的信很難了。如果我說我喜歡親手執筆寫信,友好些的朋友,會說我是浪漫懷舊,這也是不常有的!多數,我想是要遭到白眼的--現在還在用筆一筆一畫地寫,再去郵局,太麻煩了,純屬閑的!其實、我也沒必要讓所有的人能夠理解我的心情!

只是這本來很簡單樸素的東西,現在倒成了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