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光明商貿中心商販為何要求救?

連日來,大光明商貿中心(南部最大的服裝輔料市場)的買賣氣氛依舊熱鬧,但不少商販的焦急心情卻有如“熱鍋上的螞蟻”。因為,如果真如主管單位的通知,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假如不繼續簽約租賃經營場所,商家的攤位就會被收回。商販不少次到公司提出對話,多次發信投訴,但結果都不如人意。
商販們掛標語表示不同意主管單位的決定。
商販們掛標語表示不同意主管單位的決定。
堅持了好幾代的生意

經過多次機制變更,截至目前,大光明商貿服務中心(以下簡稱大光明商貿中心)歸屬西貢貿易服務股份公司(Satraseco)所有。由於一些分歧,此時,大光明商貿中心的許多攤位都掛著一個黃底的紅字雲母板,上面寫著願望:“請西貢貿易服務股份公司經理部與商販集體對話!”、“反對西貢貿易服務股份公司挪用資金”、“強烈反對西貢貿易服務股份公司上調租金超過200%”等的標語。B3號攤位陳氏柳表示:“在這個傳統市場,80%以上的攤主都經歷了3代經營,相當於30多年的時間。就像我家的生意從在金邊市場經營,然後是2號商業中心,最後來到這裡。經過這麼多年的運作,中心年久失修。屋頂漏水,地磚剝落,所以我們同意提高攤位的租金價格,以便公司支付維修費用。具體來說,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前,我們同意將租金提升10%。攤位租金的上漲是正常的,我們願意分擔因為物價上漲和建造、修葺市場的費用不斷上升。當公司在本市實行社交距離期間減收租金50%時,我們感到非常興奮。然而,重新開放後,攤位租金立即上漲了10%。8個多月沒有收入,我們依然默默接受,以示善意。然而最近,公司向商販發布的一系列公告,讓我們感到困惑和擔憂!”陳氏柳的憂慮也是其他許多商販的擔憂。因為,此時的大光明商貿中心還沒有自己的存車場,上百名商販卻只有一個3間廁所的衛生間,地磚剝落,很多地方的天花板都已嚴重損壞。
對攤位租金價格存分歧

今年3月,西貢貿易服務股份公司副總經理阮氏黃燕向各小商販發出通知,要求重新簽訂租用攤位的合同。如果客戶想繼續租攤位,舊合同將延長至本月30日結束。3-6/35號和6/33號攤位的業主告知:“自2017年以來,租金價格已經上漲。到本月,每月的租金為2559萬元。但是,至明年1月1日的新租金,西貢貿易服務股份公司預計收取租金每月為5499萬元。因此,僅在今年的最後6個月,西貢貿易服務股份公司的租金就上漲了214.9%。然而,該公司還宣佈漲價週期為每6個月一次。具體來說,從今年7月1日到年底,租金每月為4124萬元。由明年1月1日至6月30日,每月為5499萬元,增長133.4%。新通知還規定,我們必須支付3個月的押金,以確保我們在租賃期間的義務。許多商販認為,這是一種挪用資本的形式。”

在攤位租金上調和要交押金以便重新簽訂合同之前,商販們已多次向公司和有關部門呈遞信函。許多商販到公司提出集體對話。然而,截至目前,管理單位尚未作出回應。6月1日,俊賢工商有限公司領導人、A10號攤位老闆阮黃晉在致西貢貿易服務股份公司的信中,懇切提議與有關各機關、地方政府的領導人進行集體對話,以解決此事。阮黃晉表示:“作為這個商貿中心成立之初的小商販之一,這意味著在公司接手和管理之前,我們為這個傳統批發市集的運營和聲譽做出了很大的貢獻。我們接受空置的空間,並自行設計和搭建攤位。因此,我們不知道如何賠償在延遲交還場地的損失。3個月的押金是相當高的,也是一種新的形式。因為,在第五郡運營的其它市集和商貿中心沒有此規定。”

增加攤位場地的租金,重新簽訂合同的押金多少是大光明商貿中心的業主和商販之間的事情。各方之間的共識是在此時維持專業化傳統市集運作的目標。欲能做到這一點,有關各方有必要組織一場對話,並表達解決問題的所有理由。僅有這樣才能緩解全國數一數二服裝輔料傳統市場的緊張局面◆
5月30日,西貢貿易服務股份公司總經理范世亨向小商戶簽發通知,肯定重新簽訂合同是符合法律規定,以便雙方達成協議簽訂合同。西貢貿易服務股份公司不會接受被迫保持舊價格簽訂合同。對不配合、有教唆、拉攏、聚眾、擾亂,導致不安寧,無秩序行為的客戶,本公司不予重新簽訂合同。若客戶與本公司無法就簽訂合同達成一致,本公司被迫辦理清算合同、回收攤位等手續。

最多點擊

第十一郡郡委常务副书记阮曾明(右一)向热心社会工作的茶山庆云南院住持周华邦(右二)颁发感谢状。

茶山庆云南院 长期致力于社会公益活动 一年支出逾60亿元

第十一郡拥有约21万人口,其中,华人佔近四成,主要是生产、经营、普通劳工。在该郡、各有关单位的切实关照以及各企业、单位的热心支持下,于2020年,按市政府2019-2020年阶段的扶贫标准,该郡已没有贫困户,而其中茶山庆云南院为地方“消饥扶贫”工作贡献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