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後老闆一心幫助同病相憐者

“沒長眼睛嗎?這樣的人怎能聘用呢?”潘明貴仍牢記一名主管看到他無力雙腿時說出的這句話。整整10年只會拖著殘疾的雙腿爬行,手術成功後雖然可以行走,但仍搖晃容易跌倒的他決心開辦縫紉廠,以給殘疾人士創造就業機會。
潘明貴為包括殘疾人士在內的許多勞工傳授縫紉技術和創造就業機會。
潘明貴為包括殘疾人士在內的許多勞工傳授縫紉技術和創造就業機會。
父母老了,誰來撫養?
寧平培訓、創造就業機會和輔助殘疾人士授藝中心副主任潘明貴(31歲)憶述:“回顧自己求職沒人願意聘用的艱難行程,我決心開辦一個聘用殘疾和健全人士的授藝中心,為他們創造工作環境和穩定工作機會。有了手藝證書,他們更容易就業。”2020年,阿貴在自家土地開辦一家縫紉廠,給12名殘疾和健全者提供工作機會。

小時候在一場發燒之後,阿貴雙腿肌肉萎縮,導致他成為一名殘疾者。疼愛兒子,他父母抱著他到處尋醫,但病情不好轉。只能爬行的阿貴到了9歲才上小學一年級,並由父母背著他到學校。後來,幸運遇到一名妙手醫生給他施手術,經一年接受物理治療,到了10歲的阿貴開始學會走路。

他說:“當開始學會走路時,學校的朋友不小心碰撞我就跌倒。雙腿收縮,想伸出需要在腳下放置一個沙包給各關節、肌肉訓練才能穩定下來,到現在我仍維持這種訓練。”
體弱的阿貴學到九年級就申請退學,開始尋找工作。只帶上50萬元上路,19歲的他搭車從寧平省到南定省進入各工業區求職。然而,他收到的只是搖頭拒絕。最後,他獲一家美術木廠聘用做噴漆工。在美術木廠工作了一段時間,人變得又瘦又黑而且收入不穩定,阿貴認為如果沒有一技在身將很難穩定生活。他便返回家鄉寧平省,來到一家殘疾人士的授藝廠學縫紉。

最難的是,以前的縫紉機需要用腳來運作,所以很費力。在6個月學藝期間,阿貴的雙腿要學會如何熟悉操作縫紉機。他還牢記自己做好的第一件襯衫,到現在仍細心保管。
阿貴憶述:“父母經常說要我待在家裡,走出家門也不能做點什麼。然而,我想現在父母還健康可以照料,但父母年邁時,誰來撫養我呢?當時,這個難題使我不敢回答。雖然不知道怎麼賺錢,但我仍想試一試”過著自己喜愛的生活。

有了一技在身,阿貴自信到各家公司求職。然而數十家公司都因為看他身有缺陷,不確保健康而拒絕聘用。慶幸有一個女主管了解他的處境所以讓他試工。看到殘疾青年熟練操作縫紉機和縫衣技術,公司韓國經理願意聘用他。在公司工作兩年以達到“熟能生巧”水平後,阿貴繼續來到不同的大公司工作以累積經驗。至今,經上10年奔波,他自信地表示對於縫衣行業什麼事都難不倒他。

經歷過求職艱難的行程,阿貴十分理解殘疾人遇到的困難。有時還聽到十分傷人的話語:“這樣的人怎能做呢?”或“怎麼聘用這樣的人呢?”,所以他決心要有點作為來輔助和自己有共同處境的人。機緣成熟,有兄長們承諾幫他開辦聘用殘疾人士的縫紉廠,去年雖然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而遇到不少困難,但阿貴仍籌集8億元資金開辦工廠。他仍記得在酷熱的5月份裡,父子倆仍努力幫助水泥匠以趕進度。去年10月,培訓殘疾人士的縫紉廠正式落成,給數十名勞工提供就業機會,至少月工資為450萬元,有的勞工月收入由600至700萬元。

在阿貴的縫紉廠裡,阿梅(20歲)是當地的村民,她長得漂亮,工作十分認真、細心。患有先天性聾啞的她不識字,從來沒有離開過鄉村。阿貴說:“阿梅的處境相當特殊”。此前她母親送女兒到阿貴縫紉廠學藝,希望女兒學會一門手藝,能融入群體和自信生活。僅在幾個月學習,她已自信地坐在縫紉機前完成訂貨單的產品。

雖然連續獲得訂單,尤其是從今到年底的訂單仍充足,但阿貴仍謙虛地說:“到現在仍算不上是成功,只是穩定一些而已。”阿貴的願望是縫紉廠可吸引更多殘疾人士前來學藝,給他們提供工作機會,以一技在身自信地融入社會。

去年,在由越南青聯會發起“越南毅力之光”活動中,潘明貴榮獲表彰是64名非凡毅力殘疾人士之一。潘明貴說:“我想我所做的都不夠,怎麼能招聘更多殘疾者,給他們授藝,幫助他們養活自己,過著他們想過的生活是我最大的心願”◆

最多點擊

龙华寺护法会各位理事护法与释慧功师父拜年合影。

龙华寺护法会向释慧功师父拜年

〔本报消息〕 今(25)日上午,即癸卯年正月初四,龙华寺诸位理事护法、众佛弟子前来龙华寺参与顶礼三千佛洪名宝忏,随后向释慧功师父拜年。护法会理事长邓栢荣代表全体理事护法敬祝释慧功师父法体安康、福慧增长。释慧功师父亦祝各位护法理事新春愉快、生意兴隆、家庭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