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民族英雄

戰爭已過去,身體的傷痕隨著時間已癒合,但心裡的痛仍無法撫平。這是有親愛家人已為祖國獨立、自由而捐軀的很多越南英雄母親的心事。
追憶民族英雄 ảnh 1 越南英雄母親黃氏勒的丈夫和獨子都是烈士。

1.“老大還是老二回來了?”現年95歲,家住古芝縣新安會鄉大角一村的越南英雄母親阮氏劇在夢中常以為兩個兒子仍在戰區,偶爾回家探望。阮氏劇大娘給人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是她的笑臉和幽默。見到記者,阮大娘問:“你們還記得我?我老了,誰都不認得。”可卻招待我們坐下且遞來茶水。提及已英勇犧牲的兒子們,她說:“老大是主力部隊,打了很多場仗。”


阮大娘所說的老大是決勝團所屬阮文社烈士,在1968年戊申戰役,他的任務是深入進攻西貢政府的首腦機關。懷念長子的她說:“那傢夥身材很高,很帥。村裡有幾個參加游擊隊的女孩每當聽說他回家就來探看。那時候我很怕,萬一敵人發現就不得了。至於老二,是在戊申戰役結束、他哥犧牲後就申請加入游擊隊。”不到一年後,阮大娘接到次子在簪樹哨站一戰中犧牲的消息。我們問:“敵人經常到您家審問嗎?”她說:“我一直住在這裡,村人都知道。敵人偶爾來審問,但我都說‘不知道’。也有部隊不時在夜間到來,我會給他們做飯,家裡有什麼就吃什麼。”

在老二犧牲後,阮大娘動員老四參加革命。在1975年4月的西貢解放戰役過後,參加西南兵力的老四完整回來,成為她晚年的安慰。最令這位越南英雄母親心痛不已的是兩名兒子的骸骨至今尚未找到。她說:“聽說在戊申戰役結束後,美軍將軍兵們、包括老大的屍體填埋了,但不知在何處。至於老二,據說後來改葬在安仁西公墓,但我到那邊打聽卻找不到其名字。也許他與無名烈士一起埋葬了。”

2.前往探望現年83歲,寓居古芝縣新安會鄉大角二村的越南英雄母親黃氏勒時,記者聽到關於兩位烈士--黃大娘的丈夫潘文良烈士(於1969年犧牲)和獨子潘清雄烈士(在1975 年西貢解放戰役中犧牲)的英勇事蹟。

黃大娘憶述:“阿雄在他父親犧牲後就堅決要參加革命為父報仇。當時才10幾歲的他跟著姑丈到R戰區。但他一去不回,也沒有任何消息。我也不知道他們父子具體的犧牲日期,只能以死亡通知書上的日期作為忌辰,分別是1969年1月13日和1975年正月十五。”
黃氏勒大娘回憶最後一次與丈夫見面是在連接柬埔寨邊境區域的R戰區。“那次去看他,是當日來回。我與丈夫和部隊們吃了一餐飯,之後就再沒有他的消息了。他犧牲時是屬於9號師,聽說是在展大檳石打仗時犧牲的。那場仗很激烈,犧牲的部隊們不可勝數。敵軍的炸彈填平、破壞整個區域,隨後還用推土機將所有犧牲的部隊填埋。後來他的同僚把其證件、遺物交給我,我一看到就知道是他了。”

有關兒子潘清雄烈士,黃大娘告知:“他打仗時受重傷,後因傷勢過重不治身亡。當時祖國解放了,我便將他領回村埋葬。後來,地方政府多次說服我把兒子的骸骨改葬到安仁西烈士公墓,但我不同意。我老了,讓他在這裡,我每天都可以看到他,而且在我去世後,還可以躺在他旁邊。”

在銅牆鐵壁的古芝縣,乃至全國許多地方,有很多像阮氏劇、黃氏勒有丈夫、兒子為國捐軀的越南英雄母親。各位母親的巨大犧牲為國家帶來和平、統一,為後代帶來平安、幸福。現在,戰爭已過去45多年,國家和平、發展,各位母親已經到了晚年,精疲力盡,但每次提到再也不回來的丈夫和兒子,仍心痛不已◆

最多點擊

胡志明市积极拓展对外关係

胡志明市积极拓展对外关係

胡志明市作为全国的经济、文化中心,也是国际交往中心。每年,本市都接待大量外国政客,特别是去年市领导还率领代表团出国访问,促进与各国的友好关係,推动各领域的合作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