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嫁給我吧

我毫不猶豫地跨進理髮店,今天必須剃個光頭。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小時候,覺得有個一休那樣的光頭就會很聰明,哭著喊著要剃光頭。母親在我屁股上烙了幾巴掌後,讓我很多年死了剃光頭的心。

上高中時,電影裏黑社會大哥的光頭,墨鏡,黑風衣,迷得我神魂顛倒,做夢都想剃個光頭。父親說,咱們家歷代都是書香門第,剃個光頭出去給我丟人現眼,只要我在,你就休想。

現在上大學了,學校不管,父母不在身邊,終於可以自己做主了。

剃頭的老師傅手法乾淨俐落,不一會兒,頭頂鋥光瓦亮,我很滿意。

一會兒要去見對象小雨。兩年前,我倆一見鍾情,相處情投意合,如膠似漆。雖然她一直也不喜歡我剃光頭,但木已成舟,她也沒法。

輕輕推開門,屋裏有很多人,小雨坐在床上。見我進來,所有的目光全落在我明晃晃的光頭上,小雨臉上更是驚異萬分。我舉起手中的一大棒玫瑰花,單膝跪在小雨的床頭。
親愛的,嫁給我吧!

屋裏的人們愣了一下,然後發出了熱烈的掌聲,小雨也已滿眼淚花。我坐在床上緊緊抱住了小雨,兩個光頭緊緊貼在了一起。

半年前,小雨查出了白血病,正在化療◆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