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竊」的土地儲備面積

那就是房地產、工業區項目開發商按規定在實施項目時須騰出用於建設社會住房、工人宿舍的兩成土地儲備面積,但實際上,遵守該規定的單位寥寥無幾。
  由於沒有工人宿舍,所以在實施“三就地”模式時,企業須使用廠房作為工人 用餐、歇息之處。
  由於沒有工人宿舍,所以在實施“三就地”模式時,企業須使用廠房作為工人 用餐、歇息之處。
繳款不繳地

據建設部的統計數據,在2011年至2020年階段,全國社會住房需求為約44萬個住房單位,但已完成的社會住房項目數量只有207個,共約8萬581個住房單位。因此,經過多年開展之後,至2020 年與願景2030年國家住房發展戰略只達到既定目標的34.3%。據建設部告知,在今年第二季,全國只有在峴港、清化和諒山省的3個社會住房項目,共1766個住房單位獲發新註冊許可證。

與此同時,各省、市正開展94個項目,共12萬3085個住房單位,主要集中在平陽、同奈、河內和清化等省、市。企業在各重點城市投建的為低收入者服務的社會住房項目大部分用於出售,每個面積從50至70平方米,每平方米售價為2000萬元以下。至於工人宿舍,全國現只有214個專供工人的社會住房,土地面積約600公頃,其中已竣工的項目為116個,土地面積約250公頃。這意味著已經投資建設及投入使用的面積只達約41%。至於在各工業區的工人宿舍,全國至今有258萬平方米,足以容納約33萬名勞工,只滿足數千萬工人中很小部分的住房需求。實際上,大部分工業區都沒有騰出用於建設工人宿舍的土地儲備面積。由於這一不足之處,而政府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的背景下要求實施“三就地”模式時,企業沒有供給工人留下來工作、居住的場所。因此,不少單位須關門停業或削減產能。

市監察署最近公佈的對市建設廳的社會住房調節工作監察結果顯示,在26個項目中的17個只記錄開發商按規定實施社會住房調節,而沒有明確地確定開發商須建設社會住房。這意味著開發商大部分選擇交錢的方案,而不是繳納項目的兩成土地儲備面積。
工業區須設有工人宿舍

據建設部所屬房地產市場與住房管理局局長裴春勇告知,據政府頒佈,關於社會住房發展與管理規定的第100號《議定》,對於面積為10公頃以下的項目,開發商可以繳納相當於兩成土地儲備面積價值的款項。因此,大部分開發商沒有騰出項目的兩成土地用於建設社會住房,而選擇繳費,導致發展社會住房的土地儲備面積被縮小。而且,企業因不騰出兩成土地而須繳納的款項也沒有列入地方社會住房開發   基金。

規劃專家認為,儘管法律已明確地規定工業區須騰出用於建設工人宿舍的土地儲備面積,商業住房項目須騰出兩成土地建設社會住房,但開發商沒有遵守,原因是由於法律規定不嚴及未提出制裁措施。很多工業區不僅沒有騰出土地用於建設工人宿舍,還用土地建設廠房以出租。不少企業儘管有制定工人宿舍用地規劃,但在一段時間後就變成商業房地產項目或劃分出售。與此同時,企業繳納的相當於兩成土地價值的款項已被加入財政預算收入,並使用於其他目的,而沒有為社會住房發展計劃服務。因此,須提出機制以將這筆款項分開,不應該加入財政預算收入,而要用於建設社會住房的目的。

建設部副部長阮文生評價,在過去期間,新冠肺炎疫情給聚集眾多工業區的地方乃至經濟體系造成影響,導致各工業區的產銷活動遇上困難、生產供應鏈中斷、勞動力量短缺等。此實況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由於各地方未注重投建工人宿舍(住宿區),所以沒法實施“三就地”(就地用餐、就地歇息、就地工作)模式。

因此,建設部最近向各地方發出緊急文本,指導在制定、審批工業區建設規劃時,須在當地安排符合的土地面積用於建設工人宿舍,確保具備同步的基礎基礎設、社會基礎設施,為在那工業區工作的工人、勞工 服務。

另外,建設部還要求各地方須制定具體的機制、措施,營造良好的土地環境、行政手續,以輔助、鼓勵及吸引企業積極參加發展社會住房,特別是在各省、市經濟區、公寓區、工業小區供工人租用的住房。同時,提高社會住房,尤其是工人宿舍的質量,提出符合勞工需求的出租住房產品架構,確保都市和工業區社會住房建設項目的技術基礎設施、社會基礎設施和交通、醫療、教育、文化等基本條件◆
建設部副部長阮文生認為,在工人住宿區和聚集眾多工人、勞工的社會住房內外,開發商須建設學校、幼兒園、診療單位和社群活動、文化、體育等場所,以滿足民眾、勞工的需求。

最多點擊

市人委会领导与知识份子、民族与宗教代表团合影。

发挥全民族大团结力量携手共建繁荣

〔本报消息〕值越南共产党成立93週年(1930.2.3-2023.2.3)纪念,党中央委员、市委常务副书记、市人委会主席潘文迈昨(2)日上午主持接见前来拜访和祝贺市委的知识份子、民族与宗教代表团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