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源:互聯網)

燕子聲聲裡

每年清明,回家祭拜父母後,我總是飛快地逃離。我不敢看那煙樹深處的白牆碧瓦,那曾經盈滿歡笑的老屋,如今是一座空巢。然而今天,我無意間的一瞥,竟然被一個碗狀的東西拽住了,並不由自主地向它走去。
(示意圖源:互聯網)

新柳如詩

她繪出山花爛漫的畫卷,她譜出鳥兒婉轉的樂譜,而那簇新的柳絲就是她揮灑的詩行,還有,還有那輕揚的柳絮,就是她精心編織的一簾幽夢。
(示意圖源:互聯網)

寫給庚子年的情人節

一座城池,該禁閉多久,才能守得雲開月明。 一條小路,該逶迤多久,才能通往春暖花開。
(示意圖源:互聯網)

閒話過年

小時候的年,是母性的,童真的。
(示意圖源:互聯網)

偎著燭光的寒夜

記得一首詠燭的詩,短得只有一句話:總是在停電的夜晚,才被人想起。確是淺語道真知。近來頻頻與燭光有約,只因為總是停電的緣故。好在蠟燭不計較人類的勢利,只要人們需要,它隨時挺身而出。
(示意圖源:互聯網)

醒鐘

那時候,他讀高一,每天早上最煩的就是聽到鬧鈴。那五點四十的鬧鈴一響,他就一躍而起,簡單地洗漱一下,迷迷糊糊地吃幾口母親做的早餐,就馬不停蹄地趕往六里之外的學校。有時稍微磨蹭點,就遲到了。老師責問時,他總是說:“對不起,我家的鬧鐘壞了。”
(示意圖源:互聯網)

眼光

林夕帶男朋友方盛回家,正碰到爸爸和媽媽為剛裝修好的房子在爭吵。
(示意圖源:互聯網)

天造地設的一對

熹微的晨光透過藍色的窗簾落在老婆子蠟黃的臉上,她已經昏迷十多天了,醫生下了三次病危通知,要求家屬運回家,但我怎麼忍心在她還有生命體徵時拔掉呼吸機呢?我們是公認的模範夫妻,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示意圖源:互聯網)

才子風流

生活中,有太多所謂的名流才子,狂妄自大,恃才放曠。而博聞強識、學貫中西的梁啟超先生卻在一次演講的開場白說:“啟超沒有什麼學問……”
(示意圖源:互聯網)

幸運星

她是個孤兒,嫁給我時,只帶了兩隻上鎖的皮箱。皮箱裡到底有什麼?我很好奇,她卻笑而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