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清平來到報社求助。

單身病人沒錢治病

今年45歲、家住第八郡第十二坊從善王街523/48J的莊清平當“摩的”司機已經很多年,主要的客戶是熟悉的鄰居,每天掙有數萬元夠個人生活。去年他感到身體不適,呼吸困難,還以為是心臟病導致,後來進醫院做檢查,才查出患上末期腎衰竭,每週在安平醫院接受醫治,每個月的醫藥費大約500萬元,若沒有醫保卡,所需費用會更高。
楊正仁在租房區。

單身病人求助醫藥費

在第八郡第十二坊高春育135號租房子住的楊正仁(紙張跟母親姓陳)今年60歲,他沒有結婚,許多年前在紙廠工作,因為生意冷淡,紙廠停業約3年,從此他到處求職,但因年紀大找不到適合的工作做。
陳氏玉霞正為化療費發愁。

甲狀腺癌症病人求援

陳氏玉霞(今年48歲)與丈夫吳成忠(42歲)和2個兒子在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莎街228F號租個小房子住,租金每個月為150萬元。她於去年中發現頸部長有腫塊,聲音變得沙啞,持續咳嗽和呼吸困難等症狀,在西藥房買藥服用後仍不見好轉,於是到平盛郡市腫瘤醫院診治,醫生告知她患有甲狀腺癌,12月9日開始留醫和手術至24日才出院,醫藥費共花了1200萬元。
周福業患癌症後瘦骨如柴。

癌症病人求助後續醫藥費

今年60歲的周福業與姐姐周少蘭(61歲)住在平新郡新造坊胡文龍街黎成公寓D座0413號。由於單身沒有住處又患病在身,他與姐姐獲得親戚免費提供住處。周福業以前當“摩的”司機謀生。3年前經常感到頭痛,多次看醫生才知道得了腦囊蟲病,醫治了一段時間導致耳聾,從此他可以說話但聽不到別人的話,家人要比手畫腳才能與他溝通。
龍國霞期盼早日入院接受醫治。

古稀病人舉目無親

今年滿70歲的龍國霞的戶口原在第十一郡第十二坊領兵昇街,但祖屋已經賣掉很多年,之後她在新富郡和盛坊新化街325/8號租房子住至今有約20年。她以前跟母親相依為命,不過10年前母親病逝了,從此她過著孤獨的生活。她沒有結婚,更沒有兒女,許多年來推著手推車隨街叫賣蝦餃謀生,每天掙約10萬元過著粗茶淡飯的日子。
廖漢錦正照顧癱瘓的母親王桂英。

古稀病人多病纏身

今年73歲的王桂英(證件姓名為賴華美)患上高血壓、糖尿病、心供血不足、血脂紊亂症及關節炎已經多年,由於經濟窘困,加上年紀大體力差,導致去年底中風後的她體力不支,站立困難,行動需要幼子扶。大年初二,她舊病復發,從此不良於行,說話極其困難,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整天坐在靠椅上,一切由兒子照顧。
游弟正為後續醫藥費發愁。

癌症病人求助化療費用

游弟今年58歲,家住第十一郡第十四坊歐姬街127/72號。他以前靠在玻璃廠工作,後來因工作量越來越少而停職在家。去年他發現自己肚子經常疼痛,服藥一段長時間仍不見好轉,於是進第十一郡醫院做檢查,醫生查出他患有惡性胃癌、肝炎等,並建議他轉到115人民醫院接受治療。
陳志民每天靠盲人棍去賣彩票。

失明病人求助後續醫藥費

今年49歲的陳志民與妻子梁玉兒(35歲)和2個女兒及岳母在第十一郡第六坊傅基調街175/67號租一間屋子住已經4年。他是個視障人,從小視力弱,長大些完全失明。因為身有缺陷,求職困難,所以多年來他靠隨街兜售彩票謀生;梁玉兒則在巷口賣豬紅粥,從早上賣到中午,最多只能賺到20萬元。除了一日三餐,屋租之外,他們夫婦倆還供2個女兒讀書,她們現是初中三、四學生,生活勉強還能過得去。
陳枝梅患上腎衰竭,手臂浮腫。

末期腎衰竭病人求援

家住第六郡第三坊嘉富街514/15號的陳枝梅(現年47歲)以前是鞋廠工人,2017年開始出現全身疲倦,晚上上洗手間的次數多,頭暈眼花等症狀,在西藥房買藥服用一段時間後仍不見好轉,後來進大水鑊醫院做檢查,結果查出患上末期腎衰竭、高血壓、心供血不足等,從此失去勞動力和收入,一直在多家醫院接受醫治,目前每週定期在阮廌醫院洗腎3次,一個月光是腎病的治療費用已經花了240萬元。
顏俊傑夫婦倆都患病。

花甲病人再度中風

今年62歲顏俊傑與妻子阮氏美清(60歲)同女兒顏氏草(35歲)在新富郡和盛坊黃善祿街52/19號的租房區租小房子生活已經有3年時間了,租金每個月大約200萬元,目前他們一家3口的生活全靠女兒當巴士售票員所得收入約600萬元維持。顏俊傑於4年前因血壓飆升首次中風,從此體力明顯下降,雖然病情輕微還可以行動,但他完全喪失勞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