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郡第二坊婦女會主席林玉明(左)將民生必需品交給貧困者。

抗擊疫情 不畏辛勞

“如果誰都怕辛勞,那工作由誰來承擔呢?身為黨員在艱難前更不能退縮!”這是第十一郡第二坊婦女會主席、華人婦女林玉明的心聲。
關婉嫻加工螺絲釘以掙點收入。

貧困病人求助醫藥費

家住第十一郡第二坊韓海元街157/10/12A號的關婉嫻(現年63歲)與兄弟姐妹一起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婉嫻沒有嫁人,以前在某家私人鎖頭生產單位工作,日薪有約10萬元。13年前,她因為患有地中海貧血症,偶爾感到頭疼,但沒有進醫院做檢查。有一天她正在工作時突然暈倒,等到同事通知其家人,並把她送進安平醫院就已經錯過搶救黃金時段。
楊氏金娥及其退休與患病的胞弟們。

長姐為胞弟籌措醫藥費

日前,我們收到位於第十一郡第二坊蔡番街109/20號的楊氏金娥一家寄來的求助信,陳述她家庭所遭遇的困境。
自從摔倒,張麗的身體變得很消瘦。

古稀老婆婆臥床不起

家住第十一郡第二坊鳴鳳街327/1A的黃欽(現年84歲高齡)日前通過第二坊人委會向本報求援,求助書內寫明他的家境:自己在大約30年來一直靠賣煎糕為生,一整天刻苦耐勞,也只能掙到10萬元左右,近幾年來生意冷淡,日掙5、6萬元而已,有時候賣不完的全家人要以煎糕代飯充饑,生活很貧苦。好在黃欽本身的身體向來良好,沒有病痛,日前只因為右眼視力模糊影響生計,於是進行手術,如今已經重獲光明,可以繼續去謀生。
吳月貴拿著病案坐在自家門口。

單身聾啞病人求援

今年66歲的吳月貴是個單身漢,獨自在第十一郡第二坊韓海源街157/8/9號居住。他每天靠到處去拾破爛為生,生活相當貧困。天生是個聾啞人的他,從小獲父母供書教學,所以長大能與人們筆談。
該坊人委會主席黃晉功向在扶貧計劃工作中有所作為的8集體和11個人頒發獎狀。

做好關照窮人工作

〔本報消息〕第十一郡第二坊人委會於日前在該坊會場舉行總結會議,內容為落實本市2016-2020年階段穩定扶貧計劃及公佈完成脫貧目標。郡祖國陣線委員會副主席黎氏秋雲以及坊多個部門領導應邀出席。
許文利被多病折磨幹不了活。

多病纏身病人無錢醫治

現正在第十一郡第二坊韓海源街175號租個房子住的許文利今年54歲,他以前在某私人建築單位打工,不過打從去年開始,就患上多種病,初期只是肺癆,後來多了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鼻竇炎、胃炎、大腸炎和前庭功能紊亂症,從此幹不了活,經常進醫院求醫。
黃文南只能躺在地上爬著移動。

殘疾兒子累壞老爸

住在第十一郡第二坊蔡蕃街的黃文南,今年56歲,小時候因為發高燒,家庭環境困難沒得到及時醫治而患上小兒麻痺症,不僅如此,腰椎也受影響不能坐立,雙腳完全萎縮。因為體康問題沒有上學。他是家中老大,還有4個弟妹,都很正常,健康成長。
蔡桂月和老母親。

年邁母女處境堪憐

獲悉家在第十一郡第二坊蔡蕃街76/8A號,現年95歲的蘇川婆婆與70歲的女兒蔡桂月(獨身)相依為命,生活極為困難。本報慈善組立刻登門探訪,瞭解情況。
麥愛桃仍在接受化療中。

請幫助患乳癌女病人

麥愛桃(41歲)現在第十一郡第二坊蔡蕃街門牌103/29/1 號居住。兩年前,桃姐發現自己乳房長腫瘤,在醫院檢查後曾經動手術割除。去年底,她進醫院複診,才發現又長了惡性腫瘤,於是再度動手術,結果向醫院繳納手術和醫藥費大約1200萬元。手術結束之後,她必須接受化療。化療費用每期不同,有期1000多萬元,亦有期升至2000萬元。由於桃姐有醫保,化療費用的八成獲醫保單位支付,自己也要支付300至400萬元。桃姐表示,在接受化療時期,她經常嘔吐,感到頭暈,頭髮逐漸脫落。